廉价组屋沦为罪案热点 管理费收不足 怎改善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廉价组屋沦为罪案热点 管理费收不足 怎改善

    (吉隆坡18日讯)这边厢面对居民不愿配合缴付管理费,另边厢的管理层则喊钱不够用,无法妥善维修基设,无形中导致廉价组屋沦为“罪案热点”,进而成为瘾君子追龙天堂、垃圾虫乱丢垃圾的地方,以及小偷潜入偷摩哆等!



    在雪州,廉价组屋可说是指不胜屈,许多廉价组屋的民生课题一箩筐,尤其管理层面对管理费无法收足,导致许多基本设施无法获得提升和维修,一些廉价组屋甚至“无王管”,问题积少成多。

    至于居民方面,因经济困境或抱着管理层无法妥善处理问题,所以选择不缴付管理费。

    基于许多廉价组屋都没有保安,更没有电眼监督,任何人可自由进出,自然成为不法之徒“干案”的地方。

    廉价组屋种种问题是人民代议士最头痛的事项,也陷入进退两难的角色,毕竟大部分廉价组屋范围内的问题,必须交由当地管理层负责,即使有人民代议士拨款协助但杯水车薪。

    不过,有些廉价组屋已“脱胎换骨”,从问题组屋转型为安全居住的地方。

    掌管雪州房屋、城市和谐和企业发展事务的行政议员罗兹雅早前宣布,雪州政府将拨款30万令吉,在州内30个廉价组屋安装闭路电视,当局会依据各区罪案率来遴选受惠组屋,尤其是黑区。

    受访人民代议士和县市议员受访时坦言,闭路电视确实可减少组屋区面对的治安问题,除了可逮到搞破坏、小偷和潜入组屋区的瘾君子,也可捉到乱丢垃圾的垃圾虫。

    惟他们反映,闭路电视交由谁管理是最关键的问题,否则安装闭路电视会沦为白象计划。

    部分组屋区常遭人涂鸦,破坏市容。
    黄思汉:科技解决人手问题

    新科技的趋势可解决人手不足的问题,无需以来双眼和人力全天候监督闭路电视的片段!

    金銮区州议员黄思汉指出,全国廉价组屋都面对各自问题,尤其管理费缴交率低,管理层为此无法维持。

    他指出,除了廉价组屋,中价组屋也面对相同问题,奈何组屋区属于私人范围,他们要协助也显得“绑手绑脚”。

    他指出,安装闭路电视确实可以起到很大的效果,包括迈向安全城市防止罪案,而组屋区常面对的破坏行为也可被监视,以在大厅安装闭路电视来监控。

    “廉价组屋因缺乏管理,也面对非法垃圾问题,即使外地人还是当地居民,都可被逮到。”

    黄思汉指出,现今已不能再使用双眼去全天候监视闭路电视,而必须采取最新的科技,即是智能系统。

    他指出,新科技的闭路电视可解决人手不足的问题,只要将闭路电视的片段链接至地方政府的总指挥中心即可,即使雪州传递单位也可衔接到闭路电视的片段。

    蔡伟杰:部分成毒品交易地

    廉价组屋除了有吸毒者追龙,甚至成为毒品交易的地方。

    公正党万挠区州议员蔡伟杰指出,其州选区有多座组屋出现各种问题,尤其管理层管理不当,造成基本设施无法获得妥善处理,无形中成为犯罪的地方。

    他指出,即使其选区的廉价组屋非治安黑区,但有组屋区成为毒品交易的场所,更有组屋成为焚烧摩哆的地方。

    他认为,若政府鉴定一些组屋安装闭路电视,而闭路电视的管理和监督交由给当地管理层,也担心成为另一个问题,因此政府必须检讨是否有需要建立全面的中央系统。

    他不赞成将闭路电视的管理权交给管理层,因担心会为当地居民带来负担。

    “我们州议员能力也有限,因廉价组屋面对的问题所牵涉的款项非常庞大,区区1、2万令吉帮助并不大。”

    蔡伟杰指出,政府必须进一步探讨如何在基设方面给予协助,居住环境是影响当地罪案率的因素之一。

    他指出,无可否认,廉价组屋范围内的设施不在于地方政府的管辖范围内,可是久而久之就会形成各种问题,所以政府必须从现有的法令着手,以从最简单问题逐步介入协助。

    梁德志:能力有限难协助

    面对廉价组屋的一箩筐问题,人民代议士也苦不堪言,因能力有限而难以出手协助!

    班达马兰州议员梁德志指出,其州选区有3个地方属廉价组屋区,分别有300户、900户和1700户,他也接到许多投诉和各自问题,包括有瘾君子的出没和有贩毒的活动,警察也前去调查,奈何都没发现任何贩毒活动。

    他指出,居民不敢发声,所以若有闭路电视的设立,就可逮捕到不法分子的勾当行为。

    “这些组屋不至于是治安黑区,居民主要反映有吸毒者出现,一些组屋就有设施被蓄意破坏的情况发生,所以我也很头疼;有时前往组屋巡视时都会特别怕,因我们的能力有限。”

    梁德志指出,廉价组屋区的居民属于贫穷群体而无法依时缴付管理费,管理层没有足够的资金进行各种维修和提升工作,最终只能任由问题累积。

    “我们帮不了多少,牵涉款项太大。”

    梁德志指出,雪州政府若拨款给廉价组屋装设闭路电视,闭路电视的监督也可交给地方政府监管。

    一些组屋也出现废弃摩哆,疑是不法分子偷窃后运至组屋区支解。
    余深恩:安装电眼 交谁管理

    士拉央市议员余深恩指出,士拉央市议会管辖范围内的组屋很多,也面对各种问题,包括摩哆零件被偷窃等。

    他举例,很多组屋区的底楼空位充作摩哆泊车位,因没有保安驻守,摩哆零件经常被偷。

    他认同,雪州政府计划在所遴选的廉价组屋安装闭路电视的做法,除了可监督组屋区的治安问题,也可逮捕乱丢垃圾的人,可是关键于谁人管理和维修,若某日有居民摩哆被偷,要找谁去索取闭路电视的片段呢?

    “所有廉价组屋最关键是必须有管理层来管理整座组屋,以及安排保安驻守,否则谁来监督闭路电视呢?我们也必须考虑另一个问题,就是管理层也会换,如果接手的管理层无法拿到闭路电视的密码,就会成为另一个问题,最终也会导致闭路电视的设置已白费。”

    询及闭路电视管理权是否适合交给地方政府管理,他则认为,地方政府工作繁多,尤其执法组人手也有限,却必须“包山包海”。

    王友泰:COB有权介入

    八打灵再也市议员王友泰指出,若组屋的管理层表现不佳,八打灵再也市政厅的建筑专员员委员会(COB),有权利介入和委任管理公司代为管理组屋。

    他指出,一些组屋的居民反映他们面对的问题,包括治安和设施管理有欠理想等,也有州议员会拨款协助。

    “一些组屋的升降机甚至多次维修都会遭到破坏。”

    王友泰指出,即使有组屋是治安黑区,可是也有组屋从黑区转为安全区。

    他也希望居民、管理层都必须给予配合,很多事情都可解决,只要大家合作。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