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计划取消‧警察局又搬走 偷窃频生 人心惶惶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KL人 ChinaPress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保安计划取消‧警察局又搬走 偷窃频生 人心惶惶

    (无拉港13日讯)首都镇第一期花园自6月,因居民反应不热烈而取消保安计划后,犯罪率节节上升,7月发生至少14宗偷窃汽车三元催化器(catalytic converter)事件,6月至今至少有3宗入门爆窃,导致人心惶惶!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加影市议员陈狄源指出,自当地警察局在2019年搬走后,加上今年6月起停止保安计划,首都镇第一期花园的治安开始变差,罪案率提高。

    他说,单单7月,居民协会至少接到14宗偷窃汽车三元催化器(又称环保箱)的事件,匪徒在晚上干案,目标是停放在屋前的汽车。

    https://kl.chinapress.com.my/?p=1443965

    (本报连利元摄)” />

    (本报连利元摄)

    “据悉新的汽车三元催化器价值数千令吉,可以转卖1000令吉以上,且重点是容易拆除,只需4 粒螺丝,且没有噪音,匪徒可在神不知鬼不觉下干案。”

    他日前联同居民协会主席丘嘉程及理事们,向《中国报》反映当地治安问题时,这么指出。

    陈狄源说,至于入门爆窃案,自6月至今已发生3宗,但损失不大,不包括一些企图入门爆窃的投诉。

    “据我了解,居民没针对这些罪案报案,相信是因为当地没有警察局,最靠近的要到蕉赖9哩,红绿灯多加上塞车,需费时30分钟,所以居民不积极报案。”

    他说,每当向警察反映问题时,警察也很惊讶,因为他们并没有接获正式投报,无法掌握正确的数据。

    “我会在下星期的小组会议,提出要求市议会执照组和警方配合,到二手零件车厂展开突击检查,万宜区国会议员王建民也会致函有关当局,要求设立社区警局。”

    部分居民为求“自保”,自行聘请保安人员驻守。

    丘嘉程:不积极缴保安费

    丘嘉程说,保安计划最高峰的缴费率只有60%,也一度跌至30% ,导致计划无法持续进行。

    他说,2006年期间,当地罪案率最严重,居协才从2008年开始展开保安计划,问题逐渐舒缓,但自警察局搬迁后卷土重来。

    他说,该花园有700多户,3个路口,需要6名保安人员轮班驻守,1人负责巡逻。

    “保安费从最初的每户每个月40令吉增加至60令吉,奈何越来越少人支持,我们无法承担费用,因为今年起开始落实最低1500令吉薪金制度名,便在6月停止保安计划,治安问题就越来越严重。”

    丘嘉程也坦言,居民对保安计划也有两种声音,不配合的人认为太严厉,配合的人又嫌做不足。

    “如今没了警察局和保安计划,居民只能自行提高警惕,包括安装闭路电视、养狗、和在社交群组里反映。”

    匪徒偷走了三元催化器。
    匪徒骑着摩哆四处围绕干案,包括偷楼梯。

    刘容妃:有人在家匪照偷
    重设警局 刻不容缓 

    居民协会秘书刘容妃指出,匪徒行径猖狂,即使有人在家也无惧干案,可以卖钱的液化石油气桶、冷气机压缩器、楼梯、电箱等一律不放过!

    她说,匪徒的手法很专业,去年曾发生家里有人也可以偷进屋子搬走液化石油气桶。

    她说,居民若把可以卖钱的楼梯、电箱等放在前院车房,匪徒也会在光天化日下爬门进入偷窃。

    “我们需要重设警察局,之前有警察局时没那么猖狂,而且有警局坐镇,也可以起恐吓作用。”

    陈狄源(右)与首都镇第一期花园居民协汇报当地的治安问题。左起为刘容妃、丘嘉程、刘礼魁及赖耀鸿。

    刘容妃也分享之前还有警察局时,曾发生拐带小孩案,匪徒连人带车开走,但因为有警察局,警方很快采取行动,成功就救回小孩。

    此外,陈狄源说,日前社交媒体分享的闭路电视,2名匪徒在本月9日下午5时骑着摩哆干案,翻门进入屋子前院偷取价值10多令吉的电池。

    “根据居民透露,2名匪徒当天下午2 时许就开始在住宅区骑着摩哆兜圈,同日还在其它单位偷走楼梯。”

    他说,当地四通八达,匪徒干案后也可迅速离开。

    “我们不排除有内鬼,因为附近有工业区,很多单位有出租给外劳居住。”

    陈狄源指汽车三元催化器是匪徒专偷的汽车零件。

    陈狄源:商区治案也亮红灯

    陈狄源指出,自警察局搬迁后,首都镇第一期花园的商业区罪案率也逐渐上升。

    他说,商业区的罪案率自今年开始增加,包括进店偷东西,比如电脑和零钱。

    他说,掠夺匪也会在早市巴刹和夜市物色单独行走的目标,因为比较容易下手。

    “其中最轰动的,是今年初一家电脑店4天内两度进贼,甚至在短短7个月内被盗贼闯入4次,匪徒还挟持保安人员事件。”

    陈狄源坦言,警局搬走后警察还是有来巡逻,但次数减少,让匪徒有机可趁。

    “我呼吁居民和民众,在面对罪案时必须积极报案,让警方掌握正确的罪案数据。”

    自从取消了保安计划,住宅花园入口处的保安亭已“如同虚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