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种培明华小 动工了 从务边迁移 2024年启用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KL人 ChinaPress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蒲种培明华小 动工了 从务边迁移 2024年启用

    (蒲种9日讯)经历了3年多校地风波,从霹雳务边迁往蒲种的培明华小,终寻觅占地约3.9英亩的新校地,并于今日举行动工仪式,预料工程将耗时18个月,2024年正式启用,进一步舒缓蒲种区华小爆满的困境。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蒲种培明华小建委会主席彭康贤指出,该校于6月中获得梳邦再也市政厅发出的发展准证(KM),并在7月13日展开打桩与填土工程,预料建校工程耗时18个月,继而在2024年正式启用。

    “目前建校工程如火如荼进行中,根据图测,培明华小将拥有36间教室、图书馆、食堂、科学室和教师办公室。”

    (岑家豪摄)

    他今日中午陪同雪州行政议员黄思汉、梳邦再也市长拿督佐哈里,以及多名嘉宾一同为培明华小进行动土礼时,这么指出。

    他提及,该校原有的建校基金为800万令吉,惟随着建筑材料价格上涨,建校经费已上升至1000万令吉,若扣除当年教育部拨款的400万令吉,以及热爱华教的热心人士捐献的200万令吉,如今仍不敷400万的建校基金。

    “为此,我仅代表建委会呼吁热爱教育的社会领袖与先达,发挥百年树人的精神,为我校地建校计划免尽一份力,好让蒲种的居民无需将孩子送往边远地区的学校就读,同时也可舒缓蒲种华小过于拥挤的问题。”

    出席者还包括蒲种培明华小建委会秘书叶国荣、雪隆华校董联会主席蔡庆文律师、秘书长罗志昌、八打灵区发展华小工委会主席李金权、金群利集团董事经理何官训及雪隆潮州会馆会长林家光。

    此外,蒲种中华总商会与梳邦国会议员黄基全,也趁着动土礼之际,各别宣布将拨款10万和8万令吉,作为培明华小的建校基金。

    彭康贤(左8起)与黄思汉连同一众嘉宾,一同为蒲种培明华小进行动土仪式。左4起为林家光、李金泉、罗志昌、蔡庆文、佐哈里及何官训。

    黄思汉:获颁布土地使用权

    黄思汉指出,较早前,该校原定迁往蒲种乌达玛,但基于该校地已颁给宗教学校,因此当局积极与教育部和土地局配合,在蒲种区寻找适合的校地,最终鉴定现址,即坐落在蒲种都会城(Bandar Metro Puchong)的校地。

    “经过梳邦再也市长的解释,土地局和学会走教育局协调后,认为这片校地最适合用于培明华小的建校,因此进行宪报颁布土地的程序,目前雪州政府已将该校地,正式颁布给培明华小,换言之,有关地契已经注明,这片校地的使用权属于培明华小。”

    他也是金銮镇州议员,他提及,培明华小是全津贴华小,待学校完成建校后,将由教育部决定是否拿回校地,纵使教育部没有意愿,雪州政府仍会继续让学校使用该校地。

    “如今,培明华小经获得所有准证,包括教育部、雪州政府和其他技术部门的准证,才正式动工,预料启用后可容纳1200至1500名学生。

    经历3年的校地风波后,蒲种培明华小获得位于蒲种都会城占地约3.9英亩的校地。

    蒲种须新建更多学校

    黄思汉提及,蒲种是人口密集的城市,过去20、30年多发展迅速,而根据选委会的选民资料,蒲种的选民人数高达12万人,若每个选民的家庭人数为3至4人,估计蒲种的总人口将多达36万至48万人。

    “如此庞大与密集的人口,必须提升各种公共设备,尤其是学校设施,这涵盖各源流学校,皆因如今无论是国小、华小或淡小,抑或是中学,学生人数都很拥挤,因此希望教育部给予配合,在蒲种地区新建更多学校。”

    “就以加里尔高峰(Puncak Jalil)地区为例,当地是个庞大的住宅区,惟迄今却没有一间国小。”

    他强调,土地并不构成问题,皆因梳邦再也市政厅辖下的校地众多,至少有30块,故他质问教育部为何不加以善用。

    他也说,碍于蒲种地区的学校严重不足,每所学校人数动辄都超过2000人,非常拥挤,且许多家长每天都必须一大清早载送孩子到遥远的学校,因此,政府理应建立更多学校,减轻父母与学生所面对的经济与精神负担,同时也可舒缓各学校上下学时段的塞车问题。

    “我有信心培明华小可在一年后顺利建起,也期待2024年第一个学期招收学生,但这需要大家都配合,一同筹募建校基金,好让400万令吉的建校基金尽快筹获。”

    蒲种培明华小预料将耗时18个月施工,设有4层楼共36间课室的教学楼,估计可在2024年启用。

    蔡庆文:拒绝合并学校献议

    雪隆华校董联会主席蔡庆文指出,董教总与华教组织将坚持“一所华小都不能少”的立场,促请教育部马上停止向微型华小的家长,发出“和拼学校”的意愿调查,而非暂时搁置合并微小的决定。

    他说,随着城市化的发展,乡区微型华小的数量日益增加,许多华小的人数已少于150人,甚有学校的人数已呈个位数,仰赖非华裔学生来支撑。

    “教育部在《2013-2025年马来西亚教育发展蓝图》中,已将搬迁微型学校列为其中一项解决微型学校问题的建议,但遗憾的是,教育部至今都没制定一个完善的搬迁微型学校机制。”

    他说,有关机制包括拨款拨地,供有意搬迁的微型学校做出申请,导致一些没有学生来源而需搬迁的微型华小,必须自行解决校地和建校经费的问题,无法顺利搬迁。

    他提及,最近教育部宣布采取三方案推行合并微型学校的措施,其一,对学生人数少于150人的学校进行实体合并、其二,对学生人数少于10人的微型学校进行“非实体合并”、其三,逐步停止微型学校的运作,即从一年级开始不录取新生报读。

    “董教总和华教组织都不同意教育部的上述措施,虽然教育部副部长马汉顺前天宣布将暂时搁置合并微小的决定,但我们还是要提醒所有微型华小董事会,必须提高警惕,拒绝教育部合并学校的献议。”

    合并后 执照去留须关注

    蔡庆文说,合并微型华小的措施对华小的影响深远,尤其是参与的合并微型华小的执照,是否会获得保留或取消,都值得大家关注。

    “董教总及华教组织长期以来都呼吁教育部,制度化地在华小人口密集区增建华小,可惜当局一直不愿落实这个方案;若制度化增建华小计划未有着落,华社有理由担心,万一微型华小被合并后,华小的数目将不断减少,而增加新华小却遥遥无期。”

    此外,他说,培明华小是政府在2017年10月,由时任教育部长拿督斯里玛哈兹尔宣布的“10+6增建华小计划”中,其中一所搬迁的华小,而在10所增建的新华小中,柔佛和雪兰莪各占5所。

    “6所搬迁的微型华小,有4所是跨州搬迁,包括培明华小,当时部长也提到,在批准搬迁的6所微型华小,都符合教育部的程序,即获得家长认同、生源问题及其他有关迁校的条件。”

    李金泉:还需准备增建华小

    八打灵区发展华小工委会主席李金泉指出,尽管蒲种区即将迎来两所新华小,即培明华小与朱运兴华小,惟随着发展区不断增加,未来当地的学生人数将持续递增,故他呼吁政府能提供更多校地资料,好让他们及早准备争取增建华小,未雨绸缪。

    他提及,照在10年前,蒲种只有3所华小,而该工委会也发现,当时有3所华小已呈爆满状态,平均有3、4000名学生。

    “我们曾做过调查,如果一间学校平平均有千多名学生,蒲种至少要8至10所学校,当时也有两所新学校,即李深静和竞智华小落成,得以舒缓一些学校爆满的压力。”

    “然而,时隔今日,蒲种共5所华小的学生人数高达1万2000人,意味每所学校平均有2400名学生,远远超过全国学校有1000名学生平均数值,纵使蒲种未来即将增建两所新学校,也难以应付发展区增多,学生人数递增的情况。”

    他说,若以每所学校平均1200名学生的标准来看,蒲种至少需要10所华小,若以现有的5所学校,加上即将兴建的两所华小,总共有7所华小,可惜朱运兴华小却遭遇各种障碍,故他与蔡庆文皆希望教育部能尽快解决问题,切勿因一点纠纷而勒令停工,忽视人民急需华小的权益与需求。

    针对教育部近期宣布合并微小的决定,他认为该决定有欠公平,皆因合并意味少了一所学校的执照。

    “为什么教育部面对学校学生不足时,就以合并的方法来解决,而城市发展区却不增加华小?我认为,政府应该要有一套自动增建华小的机制,如此一来,我们就不会面对争取和苦求增建华小的困境。”

    同时,他也呼吁人民代议士能与发展商配合,以便在发展与人口持续增多的蒲种区,获得更多地段以增建更多华小。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