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水费调整恐牵连广 涨得太突然 喘不过气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KL人 ChinaPress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商业水费调整恐牵连广 涨得太突然 喘不过气

    (吉隆坡28日讯)雪兰莪、吉隆坡和布城非家庭及特别用户水费调整!商家纷纷摇头指目前“万物高涨”已被涨潮压得喘不过气,更担心水费调整将牵一发而动全身,各种涨风只会接踵而来而杀他们片甲不留!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环境与水务部宣布,非家用或特殊类别的水费,从8月1日起每立方公尺平均调涨25仙,内阁于6月22日做出上述决定。

    随后,雪州水供管理有限公司(Air Selangor)在官方社交媒体网站率先发布通告宣布,从8月1日起,非家庭用户(kategori bukan domestik)及特别用户( kategori khas)的水费将调整,从每立方公尺 (m3) 平均增20仙。

    即使家庭用户“豁免”,惟用水量极高的厂家、饮食业、洗衣业、洗车业、酒家餐馆和酒店等都因被归为非家庭用户,因此此次水费的调整肯定首当其冲。

    就以工厂举例,食品工厂每月水费约为1000至5000令吉左右,非食品则介于数百令吉至1000令吉以下不等,至于饮食业者的每月水费估计是超过300令吉。

    商家业者希望调整水费事宜可暂缓,因目前并非最佳时刻,加上各业面对各种涨潮的打击而陷入左右为难的局势。

    据《中国报》向雪隆一带的茶室、餐馆和工厂业者了解,有者之前是听闻水费将调整,不过完全没想到是于下个月执行,让他们大受打击。

    受访者指出,即使水费在众多开销中占不多,可是一旦水费调整就不排除会引起连锁反应,意味着许多单位都会纷纷调整收费。

    “我们明白水费多年未调整,我们并不是范围,可是时间错了,目前各行各业已陷入各类涨潮,情况持续下去会令商家们非常难熬!”

    他们指出,面对各种涨价,一些商家会选择微调价钱,也有者继续吸纳,否则肯定会转嫁至消费者身上。

    薛富丰:非最佳时刻

    吉隆坡武吉免登小贩商工会主席兼隆华堂秘书长薛富丰指出,饮食业用水量较高,不过占整体成本开销不多,尽管如此,目前不是调整水费的最佳时刻。

    他指出,目前商家面对的是“万物”涨价,已被各种物品的涨潮左右夹攻,如今再迎来水费的调整,犹如是趁火打劫。

    他强调,雪水供公司强调是为了经济而调整,试问商家们若要维持各自的经济和成本,就必须大幅度调整价钱呢?

    他指出,我国工商活动才复苏不久,各界都在适应中,政府各机构应给予1至2年的时间让他们恢复元气和有喘息的空间。

    “我们已非要求津贴或减价,只是不要再有任何涨价的宣布,商家现在简直闻‘涨’色变,市场肯定会迎来一片哀悼!”

    他本身也是在武吉免登从事饮食业。他指出,虽然水费在众多开销中非占多数,可是也会积少成多而对商家打击甚大。

    “为了保持优惠给熟客,我们已尽量吸纳成本,可是很多商家已顶不顺而陆续调整价钱,同时也会面对执法单位的突击检查和取缔!”

    他指出,水费涨了,接下来是否电费呢?

    他也希望政府可出手协助商家们,维持水费的收费率。

    因成本和运输费等的涨价,雪隆一带的茶室今年已开始调整茶水价钱。

    陈芳心:各行业仍复苏中

    大马中小型企业公会会长陈芳心指出,目前经济不好,各行各业仍努力复苏中,根本就不应该再趁火打劫,掀起各种物品涨价的事情发生。

    他接受《中国报》电访时指出,早前是听闻水费将调整,怎知却接获8月1日将涨价的噩耗。

    他指出,过去疫情的已让商家业者苦不堪言,不应迫于马上调整水费。

    他指出,食品工厂的用水量极高,每月水费约为1000至5000令吉之间,至于非食品则是5至600令吉至1000令吉以下。

    “对用水量的厂家而言,这次调整不是少数的涨价,完全是一刀砍下!”

    他指出,商家厂家面对各种挑战和打击,复苏也不足半年,从复苏初期面对资金不足直到目前员工不足的困境,随后就是各种物品和成本的涨价。

    他强调,单单是员工的薪金,一个月也要7、8万令,甚至是10多万令吉,各种开销完全是算不尽!

    他坦言,大家的血已被吸干,为何政府还要吸下去呢?

    “我明白水费多年未调整,可是国能过后是否也会以同样的理由要求调整呢?”

    他也希望雪州水供公司可手下留情,维持目前的收费率。

    食肆也洗车业用水量高,在此次水费的调整肯定首当其冲。

    蔡常兵:涨价会被公审

    天天来苦瓜汤老板蔡常兵无奈指目前的行情很乱,面对成本涨价还得面对消费者将涨价的不满发布至社交,导致许多饮食业在网上被“公审”!

    他指出,面对各种物品和成本的涨价,业者也必须作出调整,惟价钱调整后就会被网民发布至社交,引来各界的公审,压力甚大。

    他指出,该餐馆曾于5月时涨价,因供应商已劝告物价只会涨而不会下调,最终选择性的调整食品价钱,至少吸纳一半的成本。

    “原本经过数月前的涨价,是估计可顶多1、2年不会再调整价钱,奈何以目前的经济发展,明年似乎会再有新一波涨潮,试问消费者的消费能力可接受吗?”

    他指出,该餐馆的每月水费也需700令吉左右,现阶段也不了解水费会如何计算,加上餐馆用水量高,相信会涨幅10%以上!

    “反对又如何?最终也得接受!”

    林福财:调整收费 加重负担

    雪隆潮州商会总务拿督林福财指出,水费确实已很久不曾调整,只是时间不对,目前毕竟是通货膨胀的期间,再调整各类收费只会加重商家的负担。

    他指出,杂货店的用水量虽然非常低,可是也必须考虑其他用水量高的领域,包括咖啡店、餐馆、酒家、霸市和酒店等,水费调整肯定大受影响。

    他理解水费需要调整,可是奈何选错时间。

    “水费调整后,下一步是否电费呢?”

    他也指出,政府指考虑重启消费税而要打击猖獗的走私活动,可是如此严重的走私活动追根到底难道不是海关执法不足的问题吗?

    雪州水供管理有限公司率先宣布,雪隆布的非家庭和特别用户水费将于8月1日调整。

    恐造成连锁反应

    随着水费调整,业者难免担心会造成连锁反应!

    餐饮业者林造峰指出,他本身从事饮食业,而水费在整体的营业额而言是占很小的单位,即使对很多商家而言敏感度不大,可是不意味着影响不大!

    他指出,水电费的调整是会掀起连锁反应,其他单位也会跟随而要求涨价。

    他指出,商家也处于左右为难的情况,面对各种物品的涨价,有者是不敢贸然起价,因物品仍不断调涨,商家岂敢调整价钱。

    “如果商家根据经济走势,一次性大幅度调整,比如原为10令吉调至16令吉,这类涨幅对消费者而言是难以接受!”

    他指出,面对各种涨潮,商家也是极度恐慌,有者只能等至市场稳定后才敢涨价,因此现阶段只能亏钱营业。

     

     

     

    ⬇相关新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