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茨厂兴盛近40年 万佛缘斋菜馆走入历史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KL人 ChinaPress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见证茨厂兴盛近40年 万佛缘斋菜馆走入历史

    (吉隆坡20日讯)走过将近40载的老字号“万佛缘斋菜馆”,今日迎来最后营业日,更在结业前夕迎来大批老顾客蜂拥而至,以期在传统素食步入历史前,紧抓着回忆里扣人心弦的“老味道”,令馆内无论午餐或晚餐时段,皆高朋满座。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于1985年开业的“万佛缘斋菜馆”,坐落在隆市戏院街,营业迄今已迈入第37年,见证了周遭地区,如茨厂街的兴盛与衰落,也是众多老吉隆坡人的集体回忆。

    其中,斋菜馆多年始终如一的老味道,如咖喱羊肉、佛砵 、罗汉斋与素咸鱼等传统斋菜,都是制作工序繁杂的手工菜,成为老顾客口中“在外吃不到”的古早味,因此,当熟客得悉斋馆即将熄灯的消息后,都倍感惋惜。

    “万佛缘”老板娘王彩凤(凤姐)受访时告知,全店共有6名伙计,且年龄都介于70岁以上,大家在过去多年都相辅相成,致力为顾客提供传统的斋菜美食。

    “无奈在新冠肺炎疫情的肆虐下,我们的顾客逐渐流失且久未回流,加上一波又一波的涨价潮,叫人难以抵挡,而且伙计们也达到一定的年龄,所以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唯有做出结业的决定。”

    (李玉珍摄)

    双重打击下决定退休
    “碍于疫情造成物价上涨的重力冲击,加上年轻人鲜少吃素,导致斋馆生意大不如前,外加涨价潮的袭击,我们不得不做出熄灯的决定,而我与其他伙计也会在斋馆结业后,正式踏入退休生活。”

    “万佛缘”员工罗先生感叹,如今万物涨价,包括原料、煤气都已水涨船高,斋馆每天必须赚取300令吉以上,才足以应付员工薪金并维持生意。

    “其实大部分吃斋的都是老年人,如今都因为疫情关系鲜少出门,加上年轻人都不爱吃斋,令我们的生意一落千丈,每天收入仅有200多令吉,还得承受越来越贵的原料与开销,根本无法继续支撑下去。”

    他感慨,斋馆在新冠肺炎肆虐前的生意不错,平日都会有熟客、附近的上班族,乃至临近印度庙的信徒,都会顺道光顾,惟持续两年的疫情导致生意惨淡,加上所有伙计都是“老家伙”,不熟悉网络而无法使用外送平台,竞争力锐减刀子生意直线下滑。

    “许多熟客得悉该店即将结业后,纷纷到场光顾,每逢周六日总是座无虚席,包括来自柔佛的老顾客也前往捧场。”

    万佛缘斋菜馆熄灯在即,不少老顾客都把握最佳时机,选在周日(19日)前往捧场,令下午5时30分的老店已坐满人潮。
    顾客翻阅放满各个菜式照片的传统菜单,在各式古早味的斋菜中,做出选择。

    顾客不舍生意火热
    凤姐说,她在6月初口头通知熟客即将熄灯后,许多顾客都表达不舍之情,纷纷赶在该店结业前到场光顾,因此,斋馆的生意近期也颇为火热,令她感到十分窝心。

    “自从斋馆即将结业的消息传开后,确实有许多老顾客前来光顾捧场,也有不少顾客慰问和询问营业时间,甚至有熟客捧场之际,还送上礼物,令我们十分感谢!”

    据记者观察,踏入傍晚5时30分,夕阳斜照的万佛缘斋菜馆已近乎坐满,老顾客犹如坐入时光机,与昔日好友与老板娘闲话家常,间中也有不少新顾客趁老店结业前,一尝传统斋菜的古早味,顾客与板娘雇主嘘寒问暖的温馨场面,将随着老店熄灯而走入历史,既可贵又难得。

    罗先生(右起)与其他伙计都是从万佛缘开店起,一同打拼数十年,如今斋馆即将结业,他们也将随之踏入退休生活。
    随着万佛缘斋菜馆在本月20日结业后,年过70的老伙计也将卸下持续多年的工作岗位。
    刘嘉丰(右起)将叶塑品赠送予王彩凤,感谢后者过去多年致力于推广素食。

    讲究真材实料
    ■杨惠莉(57岁,家庭主妇)
    我和丈夫经常都会到万佛缘光顾,这边不仅有古早味的传统斋菜,且员工与老板娘的服务好且亲切,所以得悉老店即将熄灯后,周日(19日)早上11时便提早抵达享用午餐。然而,相信顾客太多,老店早已坐满,我们唯有到茨厂街闲逛半小时后才有位,随后等了2小时才吃到。

    老板娘讲究真材实料,还记得过年都会采用新鲜又大颗的芽菇,美味程度令人回味无穷,我也很喜欢这边的咸鱼炒饭,皆因他们采用的咸素鱼都是亲手制作的,是外面吃不到的传统斋菜,就连普通的中国茶也特别好喝。

    我们光顾了斋馆已有20年时间,每当怀念都会前来品尝,如今老店即将熄灯,因此特意前来享用午餐和晚餐,在老字号迈入历史前一尝即将消失的传统斋菜。

    眼见老顾客陆续前来光顾捧场,凤姐(右起)也不忘与他们嘘寒问暖,细说当年。

    无蛋素食很少
    ■刘嘉丰(42岁,叶塑艺术家)
    过去多年我都会透过自身的叶塑作品,协助许多素食馆推广素食,周日特意从马六甲到茨厂街观光,被古色古香的万佛缘老字号吸引,殊不知老店却即将熄灯,叫人惋惜。

    经老板娘口中得知,该店是没有鸡蛋的传统素食馆,是如今买少见少的传统斋店,而我趁机点了咸鱼炒饭和咸菜豆腐汤,也很庆幸在老店结业前,有机会品尝到即将消逝的老味道。

    坐落在戏院街的万佛缘斋菜馆,难敌时代洪流而宣告熄灯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