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宁可命不要(下) 作者:费思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KL人 ChinaPress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奇情档案◢宁可命不要(下) 作者:费思

    詹炳煌是死于车祸,他的名贵轿车和庄德彬驾着的大罗厘相撞。

    在大道上车祸是平常事,不寻常的是,撞死詹炳煌的刚好是庄德彬,他们是誓不两立的情敌,詹炳煌视庄德彬为眼中钉,只恨不能除去。

    一些好事者,特别是詹家的亲友,更自动向警方报料,要警方彻底调查庄德彬是不是蓄意报仇,在公路上谋杀詹炳煌。

    这宗公路意外在法庭研审,但庄德彬被认为非蓄意谋杀,法庭只判他鲁莽驾车,吊销驾驶执照两年。

    在车祸发生时,庄德彬也受到重伤,他的头也撞破流血,幸无脑部震荡,而他的左腿却在震荡过度中腿骨折断,在医院足足住了一个月,三个月时才恢复正常。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公路车祸专家在庭上分析,庄德彬当时不可能是蓄意撞詹炳煌的车子,因为那等于是一种自杀行动,两个人都会同归于尽。

    因此法庭判决此案为意外车祸。

    庄德彬很佩服专家的分析,因为他当时的确是准备赔上自己一条命,要和詹炳煌同归于尽。

    自然,庄德彬绝不会向任何人说这件事。有人怀疑他要报被横刀夺爱之仇,他认为这只对了三分一。

    他是对詹炳煌夺去杨丽慧而对他深恶痛绝,但这项仇恨尚不致令他有勇气去杀死詹炳煌。

    庄德彬在医院中时,曾接到一个女人的电话,是杨丽慧偷偷打给他的,问候他的伤势。

    怀疑孩子非亲生

    庄德彬安慰她∶“腿断了,但已接好,你不必担心,我没有死是老天开眼,但即使我死了,只要能杀死詹炳煌,我会含笑九泉,因为我能保护到你们母子,我心甘情愿为你们而死。”

    没有人知道在事发前曾发生一些事。

    有一回詹炳煌又再夸耀自己的儿子詹建发如何漂亮。一名猪朋狗友调侃他∶“都不知道是不是你下的种,还这么得意。”

    詹炳煌大怒,拍台喝骂和对方反脸。有这么巧,詹炳煌第二天又遇到眼中钉庄德彬,他不得不承认剑眉星目的庄德彬的确是很英俊,然后他心中一动,他至爱的儿子詹建发也有几乎一模一样的剑眉星目。

    詹炳煌善猜忌,他想到杨丽慧是非处女、一嫁他就即刻怀孕的事,她很可能是已经怀了庄德彬的野种才嫁他。

    他回去“研究”儿子,心中矛盾,又怕儿子是自己的亲骨肉,只是像妈妈所以漂亮。

    决定要同归于尽

    这一晚他喝了一点酒,狠狠审问妻子,杨丽慧脸色苍白矢口否认。

    詹炳煌从报纸上知道脱氧核糖核酸基因检验这件事,他警告杨丽慧∶“我会和建发一同去检查血液,看我们是否是真的父子。

    是的话,老子会更疼他,也不亏对你。如果不是的话,嘿嘿,你等着瞧,老子会亲手捏死这个野种。

    杨丽慧心中再明白也没有,她是怀着庄德彬的爱情结晶品嫁给詹炳煌,她也是出嫁那天才通知庄德彬这件事。

    詹炳煌第二天联络医生,幸好他认为这是丑事,没有告诉任何人。

    杨丽慧透过娘家,属意联络庄德彬。

    庄德彬知道亲生儿子命在旦夕,忧心如焚,他即刻做下决定∶“丽慧你放心,我不会让詹炳煌伤害我们的儿子一根毫毛,不能保护你,我已经够惭愧,如果我连我的儿子都保护不了,我还是个男人吗?我宁可自己一条命不要,也会保护建发平平安安。”

    车祸发生后,只有杨丽慧明白,这不是意外,庄德彬是蓄意要撞死詹炳煌。

    但那时她也不知道,庄德彬已抱着必死准备要和詹炳煌同归于尽。

    也许上天垂怜,庄德彬活了下来。

    一年后,杨丽慧和儿子继承了詹炳煌的财产,不久他们悄悄离开,庄德彬已在会合地点等着他们母子。

    庄德彬和杨丽慧没有料到会有结合的一天,但如果能结合,他们绝不放弃。
    (二之二、完)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