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爱情的毒药 作者:阿宿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爱情的毒药 作者:阿宿

    一个人心房有多大?能容纳多少的爱?又能付出多少的情?尤丽真正的苦恼了。



    她爱维利,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他们一同成长,在山野间游荡玩水,维利像个守护者般,于致尤丽从没害怕过任何危险。

    家里的人都骂她像个野丫头,遍山野岭地到处跑。

    但尤丽实实在在有个十分快乐的童年,她会游水会爬山。

    她记得他们到山间的湖水去玩,有一次让水草泥泞拌住了,她慌张地以为自己这次一定命休了。

    可是维利还是有办法把她救了上来,从此坚定了维利在尤丽心目中的英雄形象。

    她依赖他,除了山野的冒险外,功课上的难题也是。大她两年的维利,任何数理语文科都顶呱呱。

    放学若看到愁眉苦脸的尤丽,他总关切地第一个知道,然后教导她,替她温习。

    维利是小村落里,第一个考进大学的人,然后他到城里念大学了。

    维利希望尤丽能到城里念大学,这样两人不必相隔两地了。

    果然尤丽果不负他所望,顺利进入马大校园。

    维利总有许多抱负,而每个梦想中,都是以尤丽为中心。

    然而,就在维利毕业后,他忙着为刚起步的工作分身乏术,已学会独立的尤丽,也展开了她真正的生活。

    就在这时,一个不同系的男生闯进了尤丽的心房。他给予尤丽的是另一种爱,他会写诗,他会写美美的散文,他用文字把尤丽的心掳取了。

    这是一种全然新的感觉,在诗情画意之中有着许多浪漫。

    陷入三角关系

    尤丽突然间发现自己浴于爱河中,不能自拔地已堕落情网。

    那维利怎办?她陷入痛苦的矛盾中,同时爱上两个男生,那不是合乎爱情的规律。

    她爱维利,没有人可以取代他在她心目中的地位。

    维利终于知道真相了,“我有什么地方不好,你让我知道,我可以改过的。”他哀求尤丽。

    但爱情是种不可解释的东西,尤丽只懂得流泪和摇头。“不是你不好,是我不对,我也不知该怎么办。”看见尤丽痛苦,维利不再逼她了,默默地离开了。

    那会写诗的男孩叫永生,从一开始他已知道维利的存在,但爱情是盲目的。

    他爱上了那个在朴素中有着山野味道可爱的姑娘,陷入这种三角关系,感情的磨难令得他笔尖更流露出深情的诗句。

    “如果你喜欢我较少而爱我较深,在经过那些欢笑和雨水的夏日后,此刻我早已不是忧伤的继承者,也不会是侍立在痛苦之屋中的仆人。”

    无法做出选择

    他这样写给尤丽,念文学系的尤丽又一次溶在他的诗他的文字中,深不可拔了。

    能够得到一个男孩的深情,那是一个少女毕生幸福,而得到两个男孩的爱情,却是那么不幸。

    永生的每一个文字,似乎都带给尤丽一种刻骨铭心的伤痛感。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她现在才意会到为什么有人说,爱情是把双面刀,它能刺伤别人同时也刺伤自己。

    尤丽无法做出选择,她发现她唯一剩下的选择就是独自离去。为了逃避这场伤人的爱情游戏,她转校转系了。

    维利回家乡向她的家人探消息,而他们根本一无所知。

    而写诗的男孩发现他寄出去给尤丽的情诗原封不动地被打回头了。

    很多年以后,当大家都淡忘了这个爱情故事。维利结识到另一个女子,顺理成章走了一些日子就论起婚嫁。

    写诗的男孩也不再见有诗句刊登在报上了,他也遇上另外的女子,总也走上了婚姻之道。

    大家各自在这个城市生活着,也说不上有无碰面过,但谁也不记得谁了。

    而尤丽,最后成为了一个教师,她乐于接受被派到一个穷乡僻壤的小地方执教。

    一年又一年地过了,她竟没再找意中人。

    一批又一批的学生毕业了,新的学生又来到,大家看着这个淡淡雅雅的老师,逐渐也被年岁浸化了。

    她的长发束成了一个髻在脑后,开始有几咎华发出现了。

    她像脱离红尘般与世无争,有学生背后窃窃细语,好奇这个老姑婆的老师知道什么是恋爱的滋味吗?

    她不是没有听到,但她若无其事地打他们身边走过。
    (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