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捍华促廖润强签改名同意书 将送“限高杆公会”标志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KL人 ChinaPress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欧阳捍华促廖润强签改名同意书 将送“限高杆公会”标志

    (沙登14日讯)史里肯邦安区州议员欧阳捍华为鼓励马华蒲种区会主席拿督廖润强,将马华公会改名为“限高杆公会”,特别准备改名同意书与“限高杆公会”标志,送给后者。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欧阳捍华说,廖润强及当地马华成员在2018年大选后就销声匿迹,直至最近临近大选才出来装模作样搞宣传。

    “口口声声要监督政府,但只会等罗厘撞坏限高杆后,拉大队拍照,并胡乱把罪名怪罪在州议员及梳邦再也市政厅身上,却对肇祸者只字不提,这是他们一贯博取廉价政治宣传的低级伎俩。”

    他说,他早前讽刺对方只爱跟限高杆拍照,并揶揄对方只要愿意把马华改名为“限高杆公会”,就会建议市政厅把限高杆交给对方管理。

    “岂料他们为了逞强爱面子,竟然接受了,实在可笑。”

    欧阳捍华(中)准备改名同意书与标志,送给马华。左起唐竟发及王奕翔。

    他也为此准备改名同意书寄给廖润强及马华领袖,只要后者签名同意改名为“限高杆公会”,他就会向市政厅建议把限高杆交给对方。

    “我们也准备了一个标志送给他们,希望他们笑纳。”

    他说,马华自我国独立以来,就是中央执政党,掌权超过一甲子时间,但我国国力比起邻国却节节倒退,如一马公司案就是最佳佐证。

    “国阵2022年透过后门上台执政,与极端主义的伊党合作,还取消独中及华社民办学校的拨款,承认统考也无期。”

    他说,如今诸如廖润强及马华蒲种领袖上演的政治猴戏,足以证明马华根本不理会国家问题与人民福祉,只会在大选临近才作廉价个人宣传,实属整个社区不幸。

    出席者还有市议员唐竟发与王奕翔。

    欧阳捍华促请廖润强及马华领袖签署改名同意书,以便让他向市政厅建议把限高杆管理权交给对方。
    欧阳捍华为“限高杆公会”设计的标志。

    欧阳捍华:限高杆撞毁就修
    马华为何怪罪议员

    欧阳捍华指出,金马花园7路被撞坏的限高杆,两周前已拆除,并在寻找承包商重新安装。

    “市政厅要招标找承包商安装限高杆,这是需要时间。”

    他说,限高杆是限制罗厘进入住宅区,然而有的司机却疏忽撞毁。

    他指出,撞毁了就进行维修,这不是大问题,为何马华会把责任怪罪在议员身上?

    “市政厅并没有固定维修限高杆的承包商,因此才需要花时间招标。”

    (李文源摄)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