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深恩: 消毒工作比肩高峰期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KL人 ChinaPress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余深恩: 消毒工作比肩高峰期 

    白沙罗火箭行动队协调员余深恩接受《中国报》电访时指出,去年6月之后数个月是疫情高峰期,当时消毒团队每日必须到多个地方消毒,包括住家、学校、宗教场所、商业区和工业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他形容现阶段的消毒工作与疫情高峰期不分上下,消毒团队必须轮流出动和协调前往不同的地区, 每天至少5至6场消毒工作,最多是8场,几乎是应接不暇。

    他坦言, 消毒团队有7至8个核心成员,团队从年初五到现在一直没停过, 出动的次数比去年11月、12月还要多。

    “我们收到很多电话,接着就会评估每个个案,比如屋内还有没有确诊者,团队必须等隔离期结束才能过去消毒。”

    不过,他说,去年较多前往工作场作消毒,目前则是社区为主,许多求助电话多是家庭成员全部一起中招的情况。

    “去年年中的疫苗接种率不高,故看到许多重症和死亡病例,而现阶段虽然疫情在社区扩散,但多是轻症病例。”

    当工作场所出现确诊病例,业者亦会向义务消毒团队求助。

    询及求助确诊者的症状,余深恩则说,许多成人都是出现伤风、咳嗽的轻微症状,孩童则有出现发烧。

    “其中一个个案是4岁和10岁的孩童发烧,入院后才知道已经感染冠病。”

    他说,确诊的家庭一般是拜年和群聚的时候被传染,当有亲戚朋友通知确诊,自己做检测才发现也被感染。

    “很多家庭会全部一起确诊原因包括症状不明显,很多人并不知道自己确诊,以为是普通伤风、咳嗽,再者就是家里空间不大,当有人确诊也没法隔离,就会造成家人之间互相传染。”

    由于频频外出和参与消毒工作,余深恩每星期做3次自检,家人也安排每周至少自检2次。

    李富豪:消毒个案有增加趋势

    行动党雪州第2分队队长兼巴生市议员李富豪指出,去年年尾大家忙着水灾救援工作的时候,要求消毒的个案很少,但是这个星期则有增加的趋势。

    他说,自年二十六开始有人要求消毒,不过当时团队成员开始回家乡,唯有教导求助者们如何自行消毒。

    “求助的华人多是家庭聚会感染冠病,这个星期的消毒求助开始增加,在巴生区和斯迪亚阿南区,每天至少3至5场,且几乎都是全家人确诊。”

    他说, 巴生在雪州不是最严重的县署,消毒团队有3至7个人一个小组,另外有一些居协有自己的消毒队。

    他说,相较于去年6、7月的疫情,当时很多重症和死亡病例,所以大家都希望消毒队能为他们消毒,现在情况比较好,不是每个家庭都要求消毒。

    “很多确诊者都是咳嗽、鼻塞、喉咙痛等,部分则出现呼吸困难 ,我们现在都很担心确诊后的后遗症。”

    李富豪坦言,很多人确诊后没有呈报,故许多人不知道自己是密切接触者,这将无法控制密切接触者或确诊者外出。

    他说,冠病不是什么羞耻的病,请大家确诊后诚实呈报和通知密切接触者,否则就会出现很多隐形病毒传播者。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