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接受 作者:阿宿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接受 作者:阿宿

    我那些在工作和家庭之间拚搏得水深火热的朋友及同事老爱羡慕我,因为我有个好妈妈和阿姨替我将家里照顾得无微不至,我只全心全力为事业发展。



    通常,我对别人的羡慕都只回应以一个微笑及点点头,我怎样坦白地对别人说我的故事呢?

    那个和我们同住的阿姨,她不是妈妈的姐妹,而是她的情人!这其中当然有一段很长的历史故事。

    我八岁那年,父亲搭上另一个女人,不告而别,母亲带着我回娘家投靠,却遭尽白眼。

    后来母亲在一间工厂找到一份工作,我们总算安定下来,租了间小房过活。

    在别人眼中,我们的生活是那么不堪,但那时的我们才真正领悟到自由和自立的幸福。

    我们母女过着简单省俭的生活,母亲把全盘希望放在我身上,常常不断地提醒我要努力读书出人头地。

    我们压根儿已把“父亲”这两个字遗忘,他不再伤害到我们,并且无补于我们的生活。

    母亲就是在工厂里认识阿姨,那时从没干过粗活的母亲到工厂做工,着实吃尽了苦头。

    母亲常回来说起这个阿姨,她是如何照顾她,替她挡过许多不必要的苦难。

    后来我们就搬去和阿姨同住,阿姨拥有一间单层排屋,原本分租出去给人,在我们搬去后,她就没租给人了。

    那时,我可以拥有一间自己的房间,她们给我买了许多一般小女孩应有的物质,老实说,当时我真的有从地狱爬上了天堂的感觉。

    没自卑感

    在拥有了一般孩子的物质及自己努力读回来的成绩,我渐渐没有了自卑感,也不再自问为什么人人都有父亲,偏偏我没有的傻话。

    正常和自信的生活,说起来也算有个快乐的童年。

    自从和阿姨共住后,假日里阿姨开了车带我们母女出游,生活真好。

    阿姨很疼惜我,连母亲都说她会把我宠坏,可是这种好景,却在我十六岁那年破灭了。

    在外我听到别人吱吱唔唔异论着母亲和阿姨的关系,然后自己也逐渐长大到懂人事了,但我就是不大敢相信这两个老土的女人在闹玩这么新潮的玩意儿。

    那种矛盾加上正逢叛逆期,我在家中闹革命了。

    这场革命闹了好几年,我变得不再快乐,她们有点措手不及也不懂怎么办,直到母亲受不了压力,吃了一大堆各种药物去自杀。

    最后虽然被救回来了,但也足够令我内疚和痛苦。

    阿姨骂我,说我完全不体恤母亲的苦心。

    哭着忏悔

    母亲恢复精神后,她对我说出阿姨对我们的恩惠,以及在她最无助最痛苦时,也只得这个阿姨能给她慰幸和爱护。

    她要我原谅她,我没有话好说,只能哭着忏悔。

    考上大学,我趁机离家外宿,因为有了距离,我们的关系也慢慢和好了起来。

    直到我遇上现在的丈夫,在我们的恋爱成熟后,我把一切真相告诉了他,没想到他竟开明接受。

    新婚后,我们有了自己的小天地,但随着孩子的出生,情况非得做出改变不可。

    阿姨建议把她那单层排屋卖了,加上我们又把小公寓租给人,总算够钱换了一间大的双层排屋。

    母亲和阿姨合力把我们的家照顾得无微不至,而且我们也可以看得出阿姨对母亲的真心体贴,什么粗活都一手包办,母亲通常就全心全意照顾着我的孩子。

    丈夫也是很感恩的人,他说再过些年,当她们都老了,到时可得请个女佣回来侍候这两个婆婆了。

    可是照目前来说,五十开外的妈妈和阿姨们能体壮力充地把我们照顾得好好。

    自从我和丈夫都能接受她们后,母亲和阿姨常在有意无意间表示出她们的快乐和安慰,加上如今连孙子都有了,她们更加说是人生无憾。

    (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