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 干柴烈火 作者:拾恋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 干柴烈火 作者:拾恋

    经济不景气,应征十家公司都石沉大海;然而,想起女儿身体欠佳,经常因为哮喘病要看医生,加上钧科每月收入不丰,她唯有积极找工作。



    果然,皇天不负苦心人,骆云终于找到一份书记工作,老板是一个五十岁中年人,但外表看来像四十五岁左右,身型高大,蓄着两撇浓浓的八字胡,深具男人味。

    骆云最怕直接和老板相处,因为他那双会电死女人的眼睛,时常有意无意地挑诱她,令她十分不自在。

    有一次,老板假公济私,约骆云共进晚餐,藉着酒精壮胆,他竟向骆云透露许多心事,他告诉骆云他有一段不美满的婚姻,太太常常外出,冷落他一个人。

    那晚,老板用黑豹载她回家被钧科撞见,和骆云大吵了一个晚上。

    骆云平日工作已经够累了,又得面对钧科的无理取闹,她委实受不了。

    翌日上班,骆云显得心事重重,做起事来总是心不在焉,平日的工作效率,已不见踪影,老是犯错。

    骆云终于被老板传召,她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推门而入。

    老板坐在宽大的办公椅上,见到我见犹怜的骆云,不但没责备她,反而以爱怜的目光望着她。

    老板示意骆云坐下,以温柔得足以溶化对方的口吻问道∶“工作不如意?”

    骆云猛烈地摇头。

    老板抛出一个神秘而性感的微笑,“被先生欺负了?”

    骆云再也强忍不住欲滚下来的泪水,经老板这么细心一问,一发不可收拾的眼泪夺眶而出。

    老板见状,不慌不忙地递上纸巾,走到骆云身边,一手将骆云用力托起,让骆云伏在自己的胸膛上大哭一顿。

    胡思乱想

    骆云觉得这是最好的发泄,唏哩哗啦地哭了一场,虽然她觉得这胸膛即舒服又宽大,但女性天赋的敏感度告诉她∶老板的生理起了变化!

    骆云猛力推开老板,以很多工作为由,抹干泪痕,赶快跑出办公室。

    好不容易才熬到了下班时间,骆云飞快地离开办公室,避免撞见老板。

    回到家,钧科还没回来,骆云一颗往下沉的心开始胡思乱想,约晚上九时,骆云躺在宽大的双人床上,怎样都按不通钧科的手机,她多渴望钧科这时能躺在她身侧,倾听她吐露工作上的困苦。

    搁下电话,无意中触翻小几上的一本书,拾起来时发现是钧科看到一半的诗集,因为孤单寂寞,她企图翻阅着诗集,但她从不喜欢书里那种滥情主义,唯独钧科,这个白白净净的小男人,似乎是上帝赐的恩物!

    哦,她的恩物此刻在哪里?

    由于太疲倦了,骆云眯着双眼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不知睡了多久,骆云被电话铃声惊醒,她急忙地抓起听筒,听见闹哄哄的迪斯哥音乐夹杂着嘈杂的说话声。

    骆云“喂”了几次,对方并没回应,她纳闷地搁下听筒,下意识地望向台几上的闹钟,经已凌晨两点,双人床的另一侧却依然冷冷地。

    不可思议

    她的恩物到底在做什么?她想起刚刚电话传来的嘈杂声,莫非钧科这时在迪斯哥胡闹?

    她心中掠过一阵寒意,突然一阵热气冲到耳根,她激动地抓起听筒,拨电给钧科,对方的手机响了几响,才有人按下接听钮。

    “喂…喂…”对方传来女人的声音,骆云感到不可思议,这明明是钧科的手机号码,怎么传来女性的声音?莫非……

    骆云心有不甘,为了证实自己没拨错号码,她小心翼翼地按钧科的手机号码,希望刚才搭错线,但电话拨通后,对方依然是刚才熟悉的声音,骆云什么都说不出,热泪自眼眶中滑下。

    骆云心如刀割,她想起婚前母亲对她的吩咐:“不管以后发生什么,若想系住老公一生一世,最好的策略即是:只眼开,只眼闭!”

    骆云忍下了这口气,她若无其事地一天度过一天,纵使钧科已好久没和她共享鱼水之欢,她告诉自己:钧科终有一天会回心转意!

    骆云尽量以工作来麻醉自己,每天,她总是最早上班,最迟下班。

    这一天,当她一个人在办公室整理文件准备离去时,突然老板走进来,出其不意地抱着她,强而有力的亲吻着她。

    她企图推开,却敌不过那强而有力的臂膊及那极度男性化的诱惑。

    而贪婪的老板不规矩的双手,将骆云的衣物一件一件丢在办公室地上……

    (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