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难忘的味道(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难忘的味道(下) 作者:雅蒙

    一个星期后,牛魔黄又来按摩,江淑芳松了一口气,但她内心紧张,觉得要不惜任何牺牲把牛魔黄勾引上手。



    江淑芳对牛魔黄说:“有些老顾客会特别给我小费,要求我为他们做特别服务。”牛魔黄吃吃邪笑:“真想不到你还赚这种钱,不过说真的,你虽然是瞎子,但长得还真不错。”

    江淑芳轻轻拍他的大腿:“你头脑肮脏,我才不做那种特别服务,我是说我有一手功夫‘枯木迎春’,是我的泰国师傅教的,比伟哥还好,又不怕副作用。”

    牛魔黄又淫笑地表示不信。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牛魔黄惊喜地叫道:“哗,原来你真有一手,老子好久没这么劲过,老子现在心痒痒,你们这边是古方按摩,没有女人陪的,怎么办?”

    江淑芳嗲声嗲气说:“什么话,我虽然是瞎子,难道不是女人吗?”牛魔黄听了色心顿起,但江淑芳却对他说:“我刚才那一手还只是小意思,你真心要我,不如跟我回家,要怎么玩就怎么玩。”

    牛魔黄淫笑道:“他妈的,还说你们是正经女子不陪客,都是车大炮。”

    江淑芳微笑:“我不陪客,但我也是人,遇到自己喜欢的,我就愿意自动给他呀!”牛魔黄得意地大笑。

    一番话说得牛魔黄深信不疑,他随江淑芳回家。进入屋中时,江淑芳问他:“阿黄,你有和瞎眼的女人好过吗?”

    牛魔黄迟疑一阵才说:“试过一次,但做的时候不知道她是瞎子,别说了,你还有什么功夫,快拿出来让老子爽一爽。”

    一会儿,江淑芳对他说:“阿黄,我带你回来是因为我喜欢玩特别一点的,我有点被虐待狂,我喜欢男人粗暴地对我。”

    牛魔黄后来玩出真火,真的痛打江淑芳,因为江淑芳竟然出死力地抓伤他,还险些咬下他肩头一块肉。

    百词莫辩

    然后牛魔黄扬长而去,但3个小时后牛魔黄被警方扣捕,江淑芳报案说她遭一名刚刚相识的顾客暴力强奸。

    江淑芳身体的暴力伤痕、体内的精液,还有牛魔黄身上的伤痕,都令他百词莫辩,他被判罪名成立。

    牛魔黄力辩是江淑芳引诱他,但没有人相信,同情江淑芳的顾客如陈先生还自愿上庭供证,力指江淑芳是一名正经女子。

    一个瞎子被强暴,引起举国同情,在舆论压力下,有前科纪录的牛魔黄被判入狱12年、打5鞭。

    由于太受注目,江淑芳暂停按摩工作,一天有一名30多岁的男子登门造访,他自称是刘建峰警官,但他说他是私下慰问,并祝贺江淑芳报了仇,江淑芳只淡淡地笑着。

    刘建峰说:“我查过纪录,江小姐,你廿岁那年曾被一名色魔强奸,嫌犯之一是牛魔黄,但因为你看不到,不能指认嫌犯,结果没有人被起诉。”

    刘建峰说:“我今天是要满足好奇心,牛魔黄是不是罪有应得。”江淑芳轻轻点头:“牛魔黄是罪有应得,逍遥法外十年已经便宜他了。”

    自投罗网

    刘建峰微笑:“我明白了,那么牛魔黄这一次其实是为他十年前的罪入狱。”

    江淑芳忍不住问:“刘警官为何这么说?他这一次也强暴我,证据确凿。”

    刘建峰说:“就因为证据太确凿,他简直是自投罗网,令我怀疑他这一次中了圈套。”

    江淑芳微笑不语,刘建峰赞叹江淑芳聪明,江淑芳低声说:“每个人都须为他所犯的过失付出代价,成语叫做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刘建峰问:“这一回你是怎样认出牛魔黄?”

    江淑芳仍然笑而不答。

    刘建峰这时轻声说:“但你记得我吗?”

    江淑芳身体一颤,然后说:“当然记得你,10年前你还是个警员,是你在案发现场抱起我,把我送入医院。”

    刘建峰好奇问:“是因为我的声音吗?”

    江淑芳点头,然后说:“还有你的气味,你…有一种健康的气味。”

    刘建峰恍然大悟地深深点头。

    江淑芳有点伤感,10年前的一个夜晚,令她刻骨铭心的气味并不是牛魔黄的气味,而是这位宛如救世主降临的刘建峰警官,在他怀中,她恢复了生存意志。

    江淑芳神伤的是,尽管她能令恨之入骨的牛魔黄受到应得的惩罚,但她不可令刘建峰爱上她这名按摩女郎。

    但刘建峰这时却说:“其实我也一直打探你的下落,我以后能常常来看你吗?”

    江淑芳惊喜交集,但即使她有眼睛,也看不到前途何在?
    (二之二、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