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托子之福(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托子之福(上) 作者:雅蒙

    壮年男人丧偶后想续弦是平常事,尤其辛冠杰才35岁,还有很长的日子要过。



    因此在妻子去世满一周年后,辛冠杰透露说想续弦,亲朋戚友都认为理所当然。

    去过他家的人,更会不由自主地劝他∶“冠杰,你还是早点再找个妻子吧,你家没有一个女人主持中馈是不行的。”

    以前辛冠杰的妻子谢玉芳还在世时,整间屋子窗明几净,井井有条,她去世一年,整个家像个狗窝。

    辛冠杰和其他男人一样,粗枝大叶,照顾自己的私人卫生都只是草草了事,又怎会去打理屋子?况且除了工作外,辛冠杰还要照顾五岁的儿子辛守平。

    辛冠杰还算年轻,也长得一表人材,魁梧帅气,要获得异性青睐也不是难事,他续弦的唯一障碍,就出在他有一个年幼的儿子。

    许多女人不介意嫁再娶的男人,但她们不愿意当后母,尤其是男方的孩子还稚龄,她们经介绍后,对辛冠杰都很有意思,但是一听到他有一个五岁的儿子,就打退堂鼓。

    有几个口不择言的老友更对辛冠杰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现在是自讨苦吃,现在多了个累赘。”

    孩子是自己的骨肉,什么男人会认为是累赘?辛冠杰只有苦笑,但他也不以为然地说∶“守平跟我姓,吃我的饭,就是我的儿子,他给我很多欢乐,我不认为他是累赘。”

    亲朋戚友都知道,五岁的辛守平其实是辛冠杰领养的孩子。

    梦熊无兆

    辛冠杰和妻子谢玉芳是先期后期同学,他在27岁那年就结婚。辛冠杰是独生子,父母都望他及早传宗接代,开枝散叶,孩子生越多越好。

    可是结婚4年,谢玉芳一直梦熊无兆,老人家背后颇有怨言,谢玉芳心理压力甚大。

    一日辛冠杰的老父带媳妇去拜神求子,乩童说∶“先抚养一个,当做好事,孩子就会陆续而来。”

    谢玉芳也早有此意,欣然同意领养一个儿子,而这时听人说,有一个女人怀孕了,但不能生下,因为是“野种”,想打掉又怕又不忍,如果有好人家愿意领养,这名女人愿意免费送出孩子。

    中间人说∶“这也可以当作是做一件好事,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这话正合谢玉芳心意,因为神明也说“当做好事”,她和这名妇人见过面,对方也乐意把孩子送给她。

    生野种不是光荣的事,所以这名妇女要尽量保密,只和谢玉芳接触。

    辛冠杰记得妻子和他说过∶“这个女人是上了男人的当,她不能生下孩子自己抚养,看来孩子不会有什么问题。”

    视如己出

    这个女人没有食言,瓜熟蒂落生下一名儿子,即刻把他送给辛家夫妇,这名男婴漂亮健康,辛冠杰一看也满心喜欢,为他取名辛守平。

    谢玉芳领养了辛守平一年后倒也怀孕了,但是第二个月就小产,不久又小产两次,在辛守平4岁时,谢玉芳又急病去世。

    虽然辛守平不是自己的亲骨肉,但辛冠杰视如己出,疼惜交加,自妻子去世后,父子相依为命,感情更深。

    有一些不识好歹的亲友还曾建议∶“反正守平不是你生的,不如转卖给人,或送入孤儿院。”

    辛冠杰冷冷说∶“我又不是禽兽,做不出这等凉薄的事。”

    其实,说辛守平是父亲再婚的障碍也未必正确,因为他活泼聪明,又长得好看。

    不久,辛冠杰在友人的介绍下,认识了一位女子,她就一点都不嫌弃辛守平,很乐意当后母。

    这名女子叫何丽芳,已经32岁,一直未婚,是个白领丽人,性情好,虽然貌仅中姿,身材稍嫌瘦削,但辛冠杰倒也自量,不敢挑三剔四。

    多次约会后,辛冠杰提出婚事,何丽芳也含羞应允,辛冠杰以为好事将谐,谁知又是一场空欢喜。
    (二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