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杀夫仇人(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杀夫仇人(下) 作者:雅蒙

    这一年,梅素丽已经28岁,距离阿诚去世也快5年了。



    在城市中,梅素丽是和几名年龄相若的单身女子共同租屋而居,她们都是求侣心切的一群。

    一日,其中林美娟通过友人的介绍,要做非正式的相亲,她需要女伴,要求梅素丽陪行。

    这天的变相相亲情况颇融洽,林美娟和被介绍的对象许绍文谈得颇投机。对方也有男伴来,是一名32岁,长得颇雄伟粗犷的男子,名叫程立鹏。

    程立鹏长得颇英俊,肤色黝黑壮健的他充满现代男性美,又是建筑师,他的条件非常好,虽然未婚,但梅素丽认为他绝对不会看上自己,所以大方的和程立鹏侃侃而谈。

    梅素丽完全没料到她和程立鹏会有发展。

    林美娟和许绍文的相亲很成功,隔两天,许绍文登门拜访时,程立鹏也跟着来,很诚恳的邀约梅素丽一块出去做4人行。

    事后,林美娟告诉梅素丽∶“许绍文告诉我,程立鹏对你一见钟情呢!”

    梅素丽也感觉到他追求自己,芳心暗喜,却担心他知道自己是寡妇,会立即消失。

    梅素丽不逃避现实,在第3次的单独约会中,她把自己曾是黑衣新娘的事坦白说出。

    程立鹏是有点惊讶,但也充满了同情,他问∶“我好像曾在报纸上看到此则新闻,是不是5年前的事,死者叫陈国诚,对吗?”

    轮到梅素丽惊讶∶“没想到你记得这件事,记忆还那么好。”

    苦命鸳鸯

    程立鹏低声说∶“我印象深刻,是因为当时我为你们这一对苦命鸳鸯,而深深感到难过。”

    梅素丽想到往事泪盈满眶,程立鹏伸出他温热的大手握住她,然后恳切说∶“我喜欢你,我一点都不在乎你是不是寡妇,我希望你不久后就能接受我的感情。”

    梅素丽的泪流下来,但这一回是喜悦的,她终于找到一位没有令她失望的理想伴侣。

    他们很快就陷入情网,程立鹏很快就向梅素丽求婚,两人都不喜欢婚礼铺张,认为悄悄注册结婚会更好。

    但在注册前一个星期,程立鹏有点心事重重,终于他对梅素丽说∶“你说夫妻应该互相坦诚没有秘密,我很赞同,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勇气告诉你。”

    梅素丽紧张说∶“你别告诉我,你已是有妇之夫。”

    程立鹏摇头∶“不是,但比这更严重,也许你会恨我入骨也不一定。”

    程立鹏说∶“你告诉过我,你恨那个肇祸司机林尚志,因为他害死了阿诚,对不?”

    梅素丽苦涩的说∶“是,因为他毁了我的幸福。”

    程立鹏凝望着她∶“现在我不想再骗你,那一天不是林尚志驾车,是我,是我撞死阿诚。”

    梅素丽吃惊的说不出话,呆望着程立鹏。

    黑衣新娘

    程立鹏痛苦的说∶“林尚志是我表哥,那辆车子是他的,那时,我的驾驶执照过了期没换,我撞死了人会入狱,我求林尚志为我顶罪,我父母愿意送他一笔钱,所以他答应顶罪,但实际上,是我令你的丈夫死亡,是我令你变成哀伤的黑衣新娘。”

    梅素丽望着程立鹏不断摇头,她说不出话,她没想到天底下有这么巧的事,她想嫁的人居然是曾间接令她的丈夫死去的人。

    一会儿她说∶“你先走吧,我要静静想一想。”

    程立鹏轻叹一声说∶“我明白你的感受,但请相信我,我是真心爱你。我曾经令你失去幸福,我愿意这辈子再令你幸福。”

    程立鹏走后,梅素丽回到家后放声悲恸,她痛苦万分,她已深深爱上程立鹏,但她能够嫁给“杀夫仇人”吗?

    梅素丽找出阿诚的遗照,她擦擦眼泪想∶“人不能决定的事,就交由命运去决定吧。”

    她凝视阿诚的遗照,在心中默祷∶“阿诚,你曾经说要令我一辈子幸福,但程立鹏令你做不到。如果你九泉之下有灵,愿意让程立鹏代替你,令我幸福,你就给我三个胜筊,好吗?”

    梅素丽拿了两个五角钱的银币连掷3回,说也奇怪,3次都是一头一花的胜筊。

    梅素丽哭了∶“阿诚,你是真正爱我,愿意我幸福。”

    梅素丽第二晚和程立鹏会面,把掷筊的事告诉他。

    他又说∶“我们明天就去注册结婚吧!”

    梅素丽仰望着他∶“你是真的爱我,而不是赎罪吧!”

    程立鹏双手合拢把她挽在胸前∶“我当然是真的爱你,是为了爱你才爱你,你别忘了我是先追求你,然后才知道你曾是一位寡妇。”

    梅素丽笑了,现在她对婚姻有了信心,她深信程立鹏是个世间难寻的好丈夫。
    (二之二,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