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伯灵异堂◢ 遗照里的阿嬷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阿伯灵异堂◢ 遗照里的阿嬷

    美柏是一个相当“倒霉”的女人,至少她也是如此嘲笑自己。



    她芳龄30余岁,已算是过了一般女人适婚的年纪,感情仍没有着落,甚至乎,过去曾经历过2段不告而终的感情,如今仍是孤家寡人,小姑独处。

    在工作上,她只是很普通的打工女,在职场无法有良好表现,或许是个性问题,搞到常被同事杯葛,被老板欺负。

    或许很多人也有着和她相似的人生经历,但事实上她真的悲惨得多,她父亲多年前患病入院、母亲遭遇车祸、家庭经历生意失败,几乎一连串衰事接踵而来。

    更糟糕的是,她遭遇鬼压床的现象超过10年,常常睡到半夜惊醒,发现全身无法动弹,深夜时分老是听见自己居住的老屋里,传来奇怪莫名的声音。

    尤其噩梦现象在近年来更趋严重,美柏在梦境中经常现身在战乱情景,在炮火冲天的环境中,她看到不少士兵朝着无辜者割喉屠杀、奸杀妇女、难民大逃亡的画面,梦境情景过于逼真,她是冒出全身冷汗惊醒过来,身上出现多处诡异的瘀青,但却不觉疼痛。

    常年被鬼压床和噩梦折磨,几乎搞到她精神衰弱, 濒临崩溃边缘,对于她身边的人事物抱着极度悲观的想法,身心疲惫的她,找上了太极无疆堂的许虹光,想要一解人生的迷茫与疑惑。

    现象涉灵异领域

    许虹光望着眼前憔悴的美柏,他知道单是用塔罗牌占卜,是无法适当地处理她的问题,从美柏描述她的以往经历,几乎可以推断,她面对的现象牵涉灵异层面领域。

    美柏知道,除了塔罗占卜,太极无疆堂也有提供处理灵异个案的服务,当下便请求许虹光上她家,看一看能否解决她面对的痛苦困境。

    一周后,许虹光众人来到了美柏的住家。

    忘了提及,美柏是居住在槟岛上,她住的单位是一所旧式的住宅,这种经历时光洗礼、充满历史斑驳的老屋,在槟岛上很常见。

    旧式老屋相当宽敞,有两楼之高,客厅里挂满历代祖先的遗照,有的是黑白照片,有的只是一幅手绘的人像画作,充斥着60至70年代期间,那种华人的宗祠会馆的风味。

    墙壁挂着其中一幅属于美柏阿嬷的遗照,吸引着许虹光一众人的目光。

    (图取自网络,非文中老屋)

    遗照里的阿嬷 怒目而视

    那幅黑白遗照,拍摄的是一名样貌普通的老妇人,上了年纪的老人家多数慈眉善目,而遗照里的阿嬷却是予人严肃之感,虽是黑白两色却拍得栩栩如生,她目光炯炯,照片里的眼神更是充满敌意。

    那种被已逝之人的照片狠狠盯着的感觉,如同尖针刺入每个人的神经末梢,令人不寒而栗。

    阿嬷的遗照挂在老屋内厅的位置,更显得特别昏暗,仿佛阿嬷就在屋内阴暗一角,板起严厉神情,不欢迎这批到访者。

    许虹光也发现,挂着众多的祖先遗照,似乎已经影响到房屋的磁场,虽说这是残旧的老屋,却予人更加老旧,与房屋建造年代不相称,总觉得屋内充斥着不舒服的感觉,而不尽然是来自旧式房屋的结构。

    储物室 与 脚步声

    美柏说起,老屋二楼的储物室,是她在家中最不想去的地方。

    她说,她本身的睡房与储物室相隔一段距离,不过她经常在夜半寂静时分,听到了根本没人的储物室里,传出了古怪的声响。

    偶尔听到怪声也罢,最不能让她忍受的,还是续而飘散过来的一股怪味,这种不知名的味道进入鼻端,极其难受。

    她还说,有时候她夜晚单独在家,还听到二楼屋顶处传来走动的脚步声,她赶紧抬头望去,似乎在昏暗的二楼处,看到了数个黑影乍现。

    老屋二楼的设计结构相当简单,只有一间储物室及一间房间,活动的小客厅衔接走廊,许虹光闻毕决定上楼查看。

    (图取自网络,非文中遗照)

    祖先开口 “你们是谁?”

    众人步入二楼走廊,感觉到氛围更不对劲。

    站在储物室与隔邻的房间外,明显感觉到阴凉潮湿之感,连空气似乎都是粘湿湿的,许虹光等人仿佛不处于屋内空间,而是在终日照射不进阳光,湿气弥漫的雨林内。

    然而,二楼的小厅却是异常闷热,几乎热得让人无法呼吸通畅,心情烦躁,这处小厅是美柏平时与家人的活动范围,仍他们在白天开着多大的风扇,总是驱离那种闷热感。

    同样是在二楼空间,感觉到的室温却是两极化,一阴一阳的温度,正是屋内显现灵异现象的征兆。

    许虹光说,一处地方若显得格外阴凉,多数是有鬼魂聚聚之处,而一个空间异常闷热,灵体显得更为凶猛,更无烈日底下无鬼之说,一切都应该小心应付。

    就在此时,屋顶处突然连续传来“砰砰砰”的声响,像是数人在屋上跑动传来的声响,众人一时不防,纷纷先被吓了一跳。

    看来众人这回探入老屋的举动,果真让屋内一众祖先动了气,通过显现灵异现象来宣泄对他们的不满。

    许虹光赶紧下楼,尝试与楼下墙壁张挂的一幅幅祖先遗照沟通,说明事项。

    岂料,屋内众多祖先的灵体率先发难,连珠炮似地不断责问,甚至异口同声呛声:“你们是谁?来这干嘛?”,“怎么来到了我们的家?”……

    ■文接下期:《无祖孤儿》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