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伯灵异堂◢ 蛇精之了结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阿伯灵异堂◢ 蛇精之了结

    ■文接上期《蛇精之纠缠》



    太极无疆堂的许虹光,早年为一名叫作阿琪的年轻女生占卜前程,意外揭发了她被蛇精纠缠多年的故事。

    蛇精与阿琪曾有宿世因缘,两人在前世是恋人,今世在宿命安排下相遇了,蛇精狠缠阿琪不放,导致她长年被附身,不时陷入歇斯底里状况,眼神转变成凶残,发出骇人的男声嘶吼。

    许虹光等人耗费了2小时与蛇精斗法角力,算是暂时稳住了蛇精不让祂造次,欲制服蛇精必须追溯回阿琪的住家源头,没想到被狡猾的蛇精摆了一道,施法设结界的住处,根本不是蛇精真正的“窟洞”。

    处理完法事当天,阿琪到了夜晚突然又再发作,不仅歇斯底里,哭闹打烂家中的物品,还扯下全身衣物,赤裸裸在客厅来回走动。

    附身的蛇精更变本加厉,许虹光接获阿琪父母的来电通知,吩咐对方先强硬制服阿琪穿回衣物,漏夜将她载送去一家庙宇会合……

    喇嘛念咒 镇压蛇精

    许虹光在阿琪住家处理法事设结界时,曾一度与蛇精谈判,祂曾放软姿态,原本答应在次日就会离开阿琪,不料出尔反尔,当晚又附身在阿琪身上发作。

    阿琪被蛇精附身的状况很不稳定,不断嘶吼挣扎,许虹光眼见事态严重,稍有差池恐怕应付不来,带领众人在一家神庙会合后,马上押送阿琪向当地一家佛寺求助。

    当时已是午夜时分,寺院内所有人早已就寝,许虹光拍门呼叫声打破了深夜的静寂,寺院亮起了灯火,2名喇嘛出来应门。

    许虹光与这2名喇嘛以前曾是同修,算是有过交情,对方明白事况后,也愿意出手相助。

    当时阿琪短暂恢复平静,被押送入寺院道堂内,众人包围着阿琪以防突发事故,喇嘛两人对着阿琪,开始念诵经文。

    阿琪脸上笼罩了淡淡黑气,眼神一转露出凶光,身子先是乱舞一番,接着倒在地上如同蛇类不断扭动卷曲,寺院里回荡着她的嘶吼声,甚是骇人。

    喇嘛喃喃念咒仿佛撒下无边法网,蛇精被经文镇压而逐渐平息下来,但祂并不愿妥协,更不愿投降离开。

    (图取自网路,非文中喇嘛)

    佛寺的“扫地僧”

    当天夜深,阿琪附身的现象仅仅只是被短暂压制下来,两名喇嘛慈悲为怀,不愿对蛇精祭下狠手,见阿琪附身现象稍有好转,便决定施援至此。

    然而,以阿琪的状况,若不彻底解决收服蛇精,恐怕被附身现象一直没完没了,永无了结。

    隔天,许虹光与众人带着阿琪,出现在当地一家斯里兰卡小乘佛寺。

    小乘佛寺处于槟岛偏郊地区,环境清幽,他们要求见的并非佛寺主持,而是在寺内工作的一名出家人。

    许虹光对阿伯提及,这名出家人看似与普通人无异,实乃身怀绝技,过去曾助人解决不少玄异古怪的灵异个案,本身毫不张扬,负责打理寺院,闲时平静修行,大有“少林扫地僧”之风范。

    确实,这名传说中的“扫地僧”根本其貌不扬,在寺内也没有显著地位,众人上门求见时,他正在寺后厨房帮手烹煮素餐。

    出家人对峙蛇精

    出家人闻讯从厨房出来,搓着手来到寺庙大堂,与被附身的阿琪打个面照,她立即再发作,在众人面前像蛇一般扭动身子。

    出家人见惯世面,目睹这种场景已大致知晓发生什么事,先对着蛇精说起佛法,也坦言不想动法将祂烟消灰灭,劝祂留下来寺院修行,解脱六道轮回。

    然而蛇精相当嘴硬,坚决不屈服,折腾了近1小时,出家人状态转硬,扬言有手段可逼走蛇精,当下嘴唇微动细声念出一段咒语,被附身的阿琪立即在地上打滚,喊痛叫父母。

    许虹光在旁围观,看着出家人与蛇精沟通,奇妙的是,人与蛇精是互用英语交谈。

    或许蛇精蛰伏修行多年,附身在阿琪身上已学会多种人类语言,言谈之间还夹插着华语及北马福建话,与出家人对话间仍冥顽不灵,嘶吼喊叫说阿琪是属于祂的。

    “我不欲伤害你(蛇精),当你不肯听话,竟还一直要纠缠这个女孩!”出家人说罢,转入就回到厨房,被附身的阿琪图拉突然趴在地面扭动喊痛,在旁的众人一脸错愕。

    (图取自网路,非文中佛寺)

    聆听佛法 蛇纹显现

    蛇精陷入极痛苦状态,声嘶力竭高呼喊叫,附在阿琪身上不断在地面打滚,足有半小时之久。

    这时,出家人又回到大堂来,板起一张严肃脸孔,质问蛇精“考虑得怎样?”,被折腾的蛇精已趋心疲力尽,最终宣告认输,阿琪总算清醒回来。

    当然,事情没有就此结束,出家人吩咐阿琪的家人,每天都带她来到该佛寺听经论道,连续长达15天。

    在那一段日子,阿琪每天都往佛寺报到,在她聆听佛法的初期,手臂处出现明显的蛇纹痕迹,在许虹光与佛寺众人的助念下,蛇纹才逐渐消逝不见。

    13天慢慢过去了,仅仅剩下2天就功德圆满,阿琪却不再前来佛寺了。

    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连许虹光也无法再联络上她和家人,大家都百思不得其解,但出家人则相当平静,当作彼此缘分已尽。

    阿琪到哪儿去了?没人知道,在这件事情平息以后,许虹光才从其他管道收到消息,原来阿琪已前往吉隆坡。

    据闻,阿琪的家人花了数万令吉,聘请吉隆坡一名师傅将蛇精驱走,如今阿琪已恢复正常的人生,然而她为何故在最后的2天就此弃而离去,许虹光至今也不理解。

    被缠身长达数年,阿琪与蛇精之间终须了结,处理灵异个案也并非每一单都亲手完结;或许,这就是缘分吧?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