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最后一次杀人(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最后一次杀人(上) 作者:雅蒙

    夏虹最近烦恼重重、情绪低落,只有对着年仅5岁的女儿,她才强颜欢笑。



    夏虹身心不快是因为她正在闹离婚。夫妇搞到闹离婚这一地步多属已成怨偶,夏虹和丈夫戴国明也不例外。

    夏虹老是想到一句古诗:悔教夫婿觅封侯。从古至今,有很多妇女宁可与丈夫捱苦,也不希望他飞黄腾达,就因为男人一旦当了官或发了财,就生异心。

    夏虹的丈夫戴国明也不例外。夏虹和戴国明结婚刚好7年,夏虹在出嫁时,戴国明还只是一名普通职员。

    戴国明是一个野心颇大的人,在妻子的鼓励下,他辞职出来自己搞生意。

    他胆量也大,一开始,就有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心,做了好几单非法走私生意。风险大、盈利高,就此站稳脚步,加上时来运到,不出几年,已是个面团团的小富豪。

    戴国明和很多男人一样,有了几分钱就到处风流、拈花惹草。这一些,夏虹都还可以忍受,直至戴国明收了一名女子金屋藏娇,公然外宿,夏虹终于忍无可忍。

    夏虹持着自己才30岁,离婚要趁早。她入禀法庭申请离婚,先行分居,带着女儿小琪生活。

    夏虹找到一个精明又同情她的女律师帮她搞离婚,这位王律师对她说:“你丈夫的财产是和你结婚才有的。你也有功劳,我会帮你分掉他一半财产。”

    律师也即刻申请禁止戴国明转移财产。

    一拍两散

    戴国明和那位女子打得火热,起初恨不得及早离婚,但他知道夏虹有可能分掉他一半财产,而且胜算颇高,他急了。

    戴国明想和夏虹重归于好,但夏虹说:“太迟了,况且你是因为舍不得钱才想这么做,我更非离不可。”

    戴国明发狠劾说:“我不离,看你又如何?”

    夏虹早得律师指点,淡淡的说:“分居期满,由不得你不答应,而且我有你通奸的证据。”

    戴国明又声色俱厉说:“我的钱是我冒险赚来的,你休想分一半去。”

    夏虹平静的说:“好啊,我在法庭上爆出你是怎么样赚到钱,大家一拍两散。”

    戴国明呆住了,然后说:“好,你狠,夏虹,你等着瞧,想吃我,没这么容易。”

    夏虹也没料到自己的婚姻会落到这个地步,她和戴国明是热恋后结婚,两人以前恩恩爱爱,如今却变成一见面,就份外眼红的冤家。

    发生车祸

    夏虹这一日下午,往幼稚园接了女儿小琪回家。车走了一段路,她看到前面有一辆摩哆,车后坐着一个与小琪年龄相若的小女孩,穿着同样的幼稚园制服,由一个男人载着。

    这时一辆鲁莽的汽车逼进,令摩哆失去平衡倒在路旁,父女两人更滚落路旁一个小草坡,肇祸汽车却扬长而去。

    小琪在车上叫道:“那是我的同学小玲。”

    夏虹把车子停下,下车看个究竟。驾摩哆的是一个30多岁的男人,样子粗犷雄伟。他已站了起来,虽然狼狈却没有受伤,但他的女儿撞伤,而且一只手脱臼,痛得大哭。

    夏虹自告奋勇说:“我帮你载女儿,送到医院去治疗吧,我女儿和她是同学。”

    男人也毫不犹豫说:“那就麻烦你了,这位太太。”

    然后,他驾着摩哆尾随夏虹的车子到医院。夏虹好人做到底,因为受伤的小玲不能坐摩哆,她又帮忙送回家。

    这对父女住在普通住宅区的单层排屋,环境过得去。

    过了一个星期,夏虹又看到这个男人来载女儿放学,他特地走上来向夏虹道谢。

    在医院中,夏虹已知道对方姓麦,叫麦震昌,他已36岁,妻子在一年前去世了,目前和女儿相依为命。

    麦震昌坚持要请夏虹吃一餐饭,夏虹原本婉拒,不想对方花钱,但麦震昌诚恳的说:“我只是在家做几个小菜请你和令千金,千万赏脸,批评一下我的手艺。”

    夏虹笑说:“我最喜欢家常小菜,既然这样,我就不客气了。”

    夏虹此时不知道,丈夫戴国明已准备谋杀她。
    (二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