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诊死丈夫睡过床褥 “全家不敢丢 却找我们”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确诊死丈夫睡过床褥 “全家不敢丢 却找我们”

    (无拉港11日讯)丈夫感染新冠肺炎病逝,老伴不敢碰另一伴睡过的床褥,竟开口要求市议员抬走!



    加影市议员神建华说,面对民众这些无理要求,他只能拒绝对方,教导对方如何处理。

    他说,陈明再也一名妇女上周对他提出这项要求,当时其丈夫病逝了12小时才被载走,留下的床褥没人敢碰。

    当时他询问妇女为何不交待儿子处理, 没想到对方竟回答说:“有病毒的,怎能让儿子动手丢掉?”

    “我们也是人,也有家人,难到我们的安全不用顾?有时候民众会把市议员的服务视为理所当然。”

    他说,由于当时他没有准备,身上也没有防护服,只能教她在床褥上淋一些消毒水才包好丢掉。

    他今日在记者会上,这样指出。

    另方面,出席记者会的加影市议员陈狄源指出,早前有些孩子不敢载父母到疫苗接种中心打针,也要求市议员帮忙载。

    “还有一些父母确诊了,孩子不敢载他们去新冠肺炎评估中心,要求我们载,当我们告诉他们,同住一间屋子的可以自己载,只要做好防护工作拉下车窗就行,他们就会不高兴。”

    他强调,市议员或国州议员团队,只能协助真正有需要帮忙的民众,包括那些没有交通或孩子不在家的老人。

    万宜特别行动队到陈明再也组屋区消毒。

    陈狄源:民众不安查询
    遗体火化后 可设灵堂 

    加影市议员陈狄源说,一些民众针对曾经确诊的逝者,家属在家设灵堂感到疑惑,事实上遗体在火化后,家属可以领回家或在殡仪馆设灵堂。

    他有时会接到民众有关这类问题的查询,但经他了解后,很多时候有关死者并非死于冠病。

    他说,即使死于冠病,遗体火化后还是可以把骨灰领回家,若是土葬则必须直接送到墓园埋葬。

    “死者家属若在隔离中,骨灰可寄放在殡仪馆,等隔离结束才领回。”

    他认为,若民众对此社区情况感到不安,建议向家属查询清楚,不要多作揣测,以免对家属造成二度伤害或制造恐慌。

    他周三在记者会上说,近来一些网民也在社交媒体批评国州议员或市议员,知道哪里有确诊却没协助消毒。

    他说,感染冠病属于病人私隐,卫生局不会公开,国州议员和市议员都不会知道,除非患者自己说出来或主动求助。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