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伯灵异堂◢ 公寓游荡的老人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阿伯灵异堂◢ 公寓游荡的老人

    ■文接上期:《入伙撞鬼》



    上期说到,一名年轻少妇美发师阿思,在槟城相中一间公寓单位,打算做一点自营的小生意,租下单位打造成居家式的美发店。

    她正式迁入前,找上了太极无疆堂的许虹光,要求办一场旺宅仪式,到了入伙当日,女屋主明明来到公寓底层交钥匙,但无论对她说什么,都极不愿意踏入自家单位门口。

    许虹光与团员在单位客厅处理着仪式时,冷不防大房门无故“碰”一声关起,在场众人吓了一跳,阿思掏出钥匙,却发现竟然无法把房门打开。

    大房门诡异自行反锁,许虹光往单位外面走廊端上一张椅子,与团员轮流站上去探看房内的情景,他们看见房里面的墙角有一团黑影,隐约可见人形,逐渐清晰显现,出现一个瘦小的老人。

    老人呈现十分古怪的站姿,他的半个头颅深埋入墙内,只看得见半张脸,露出的嘴角不断蠕动,仿佛在喃喃自语,这正是“鬼吃泥”的现象。

    许虹光的鼻端开始飘入一股呛鼻的味道,闻起来就像浓烈的咳嗽药水……

    锁匠前来 开不了门

    许虹光一众团员经常在外寻幽探秘,活跃于探灵活动,平常见惯灵异场面,自然不会感到害怕,但他们可不想就此惊吓到阿思。

    他们当场没有说出目睹房内有鬼的情景,而是委婉地对阿思说,他们实在没有办法打开房门,且入伙当日若强行破门甚不吉利,所以建议她不如请来开锁匠解决问题。

    阿思也没有其他法子,轻叹了一口气,转身便拨电召开锁匠上门。

    锁匠很快就来到了单位内,这名中年大叔端详了大房门,自己也摸不着头脑,房门安装的旧式门闩锁,必须由人从房内拉动门闩才能锁紧房门,怎可能无故自行反锁?

    “可能是门锁过于陈旧,房门猛烈关起导致自行上锁……?”他似在自言自语,却无法合理解释这种现象。

    锁匠只好掏出工具干活儿,花了差不多10分钟,他满头大汗淋漓,大房门仍是闻风不动,场面有点尴尬。

    “若实在不行,最后唯有强行撬门了。”锁匠深感无奈,但阿思很不愿意,毕竟是入伙旺日,却遇上无法打开房门的事情,她脸色已往下沉。

    (图取自网络)

    门口化符 房门即开

    许虹光心里有数,一个人悄悄走到单位大门外,掏出一道符箓以法科道法化符,说也奇怪,开锁匠短短几秒内即成功打开了房门。

    事后,许虹光与开锁匠在公寓附近茶档闲聊,原来在他成功打开房门那一刹那,连他自己都感觉匪夷所思。

    锁匠说,在他动手解锁之初,即感到有一股力量从房门后抵挡,就像和他展开一场力量拔河,搞了10分钟仍开不了门,他甚至以为有人躲在房内与他恶作剧。

    后来他尝试用特殊工具,打算从门缝撬开门闩,但眼前突然像是被蒙上一层雾,任他怎么撬都撬不准。

    锁匠说,在整个过程当中,他隐约听到房内似有传来声响,然而打开房门后却发现房内空空如也,许虹光听完,只是呵呵一笑。

    生前是屋主 不满外人迁入

    话说回头,在许虹光化符让锁匠成功开门后,他即进入房内展开仪式,召请了老人的灵魂,与祂沟通一番。

    原来,老人生前就是这间单位的主人,即使已经离开人世,但始终不愿意将生前的住处出租予外人。

    对于阿思打算迁入,带了人上门做净化旺宅仪式,更令“祂”十分不满,所以才在许虹光予团员从走廊探看时现身,想要吓走众人。

    许虹光知悉了前因后果,便与阿思讲述一切,她吓得脸色煞白,情绪激动,直嚷着她一名少妇,在闹鬼的单位内怎可能住得安心?

    许虹光毕竟受阿思委托,有责任要解决这种问题,便与鬼魂展开一场谈判。

    他事后跟阿伯说起,在处理的过程中,他发现老人的灵魂执念很深,所以在他们进门之处,出现了刮风、反锁房门和显灵的情景,经由一番折腾,最后“祂”还是接受现实,接受劝服而被安顿下来。

    (图取自网络)

    死后滞留屋内 妻儿搬迁不敢回家

    阿思租到闹鬼单位,当然心感不忿,后来找上了女屋主追究,她知道无法再隐瞒,只好道出了一切。

    女屋主的丈夫生前罹患癌症,经历长时间的化疗与吃药,年纪大了身子不堪折磨,最终在单位的那间大房离开人世。

    丈夫逝世一段时日后,有几晚女屋主目睹他的灵体出现,一直在单位内游荡,还伴随着那股味道。

    本篇开头提及许虹光闻到一股呛鼻气味,正是老人生前长期化疗用药的味道。

    丈夫虽然不是死于非命,但频频显灵已令妻子深感不安,她与孩子也不知该如何处理,搞到他们不敢回家,只好搬迁出去,偶有回家只敢在门口拜拜。

    女屋主的本意,是打算将这间单位出租几年,之后再转让出售,她本身再也不想回到这间老家。

    祂”并没有离去

    在经历这些事情后,阿思最后还是决定留下来,一住就是2年,直至租约届满后她才迁走。

    当然,这是经由许虹光安顿鬼魂后,她才愿意租住下来,这两年期间,她隐约感觉单位内仍有老人鬼魂的存在,心里认定就是逝世的屋主。

    而她没有被鬼魂骚扰,所以不至过于恐惧,算是安稳地住了2年。

    阿思也向许虹光透露过,她的客户上门找她美发,也没有遇上灵异事故,看来“祂”最终接受现实,没有再骚扰人了。

    阿思搬走后,那间单位没有出租,事隔至今据闻单位早已转手,不过依然一直丢空没人居住,那股药味还在大房的角落回荡,历年不散。

    住在同一楼层的邻居,不时仍会发现该单位出现不明的黑影,偶尔夜半时刻,还出现在走廊处飘荡。

    看来,老人的灵魂虽然接受了安顿,但并没有真正的离去,祂还一直游荡的公寓内……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