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家3口确诊 妇女不敌病毒病逝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1家3口确诊 妇女不敌病毒病逝

    (吉隆坡2日讯)47岁妇女与家人出现新冠肺炎症状,检测后证实确诊并自主隔离,岂料妇女病情迅速恶化,确诊约一周后病逝,遗下丈夫与12岁儿子居家隔离,如今丈夫血氧也开始下滑,更担心自身病毒会传播予人,拒绝民间组织上门协助。



    莲花苑州议员黎潍裮向《中国报》指出,居住在安邦的47岁妇女,自雪州在7月落实强化行动管制令时,便频密联系他,了解对方从事的行业是否能如常营业,及标准作业程序。

    他说,直到7月中,该名妇女告知一家3口出现冠病症状,询问可到哪里接受检测,随后便告知全家人确诊,包括其12岁儿子;期间,患有高血压和糖尿病的妇女的药物没了,却因确诊冠病无法到医院取药,便向他寻求协助。

    “随后协助她到医院拿取药,及移交氧气罐和血氧测量仪给她,怎料数日后,该名妇女血氧饱和指数迅速降至55,最终宣告病逝,其遗体已送往安邦医院,但因火化场爆满,必须等待约一周才能办理领尸程序。”

    他说,该名妇女离世后,遗下丈夫与儿子居家隔离,丈夫血氧指数也下滑至低于90,夫妇俩育有的12岁儿子,也待在家里和父亲一同隔离,情况令人担忧。

    “接到消息后,曾从事救护员的义工便自荐上门,检查看他们的情况,并探讨如何予以援助,但基于该父亲不想再让病毒传给他人,拒绝了我们的帮忙。”

    “无论如何,我们已向他们送上携带式的氧气管,以备不时之需。”

    没及时求助 最终走向死亡

    黎潍裮无奈指出,在众多援助个案中,不少求助者虽然会在前期,与他保持联系,惟在后期,例如该名妇女处于病重时,没有及时求助,最终在无助情况下,走向死亡。

    “对于该名妇女的遭遇,我感到遗憾,而过去曾有好几个案列,之前都会积极向我求助,但最后不知为何就断了联系,不久后就接到离世噩耗。”

    他提及,当确诊病患与他联系时,只能代为传话,以自身经验教他们如何处理危机,甚至准备两辆货车,专门载送冠病患者,可愿意承担风险负责载送工作的义工只有两人,且他们还得兼顾消毒、处理和派送物资的工作,如今已疲惫不堪。

    “如今,我国尤其是雪隆地区的中央和私人医院已爆满,许多患者逼与无奈情况下,只能居家隔离,但当他们遇到呼吸困难或病重情况,却不知该如何时候,极度无助。”

    他正积极筹募100支氧气灌,并购置更多的制氧机,再通过制氧机充满氧气袋,借给需要氧气确诊者。

    黎潍裮正积极筹募100支氧气灌,并购置更多的制氧机,再通过制氧机充满氧气袋,借给需要氧气的确诊者。

    政府应设法解决

    黎潍裮说,政府应在新冠疫情严峻时刻,将政治成见搁置一旁,寻找解决方案,如透过各民众会堂充当临时床位,甚至动用军人的医疗设备,支援日益爆满的医疗体系,而不是一味以床位不足作为推搪理由。

    他说,早前,有经济能力的冠病确诊者,可租用私人救护车前往医院,惟如今就连救护车的租用电话应接不暇,需要更多时间安排载送。

    “之前,有鉴于目前仍有80%的公务员居家工作,许多政府机构的交通工具都没有用武之地,因此我曾建议将之改装,并用于载送确诊者,惟迄今却不见政府当局有任何动作。”

    “此外,早前沙登医院搭建临时帐篷并增设床位,以容纳冠病患者,然而,我们难道没有其他更合适的地点吗?既然我们有那么多民众会堂,为何不挪用?”

    他再度呼吁拥有丰富资源的中央政府,严正看待医疗体系和疫情的各种乱象,包括动用军人的医疗设备,支援日益爆满的医疗体系,同时妥善管理冠病评估中心的用途,并尽快加强医疗设备、人力和系统,解决冠病患者所面对的问题。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