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坏男人(上)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坏男人(上)作者:雅蒙

    “亲爱的,你太杞人忧天了,不会有事的。就照那天的话再说一遍就行了。没有人会怀疑你的,你又没有得到任何利益。啊当然,那是以后的事。所以最近我不能与你见面呀!我怎么会过桥抽板呢,我是在保护你,因为你是我最爱的人嘛!”



    “达令,你要对我有信心,不然我会生气的,你怀疑我就是对我爱得不够。我不是告诉你了吗,我们要把眼光放得远一点,过了这段日子,我们就能过着最幸福的日子了。到时我一定会与你结婚的。”

    “嗯,我会带你到法国定制婚妙,到时你就是全世界最美丽的新娘。不,那怎么会是浪费钱呢,到时我们就有许多钱了。再说,你是大功臣呢,你是我未来的妻子,当然我要你得到最好的,这是你应得的。达令。我们会是最幸福的一对,只要你绝对信任我。达令,有人找我,我们再谈。”

    “爱你,更爱你。”

    但他没有收线,她继续等着,也许他打发了来人,会继续与她谈话。她面色大变,一阵比一阵难看。他没有再与她谈话,她明白这是他忘了收线,所以自己听到他与别人的谈话。他与别人在谈论自己,这才是他心中对自己的真正看法。

    她发怔:老天。太残酷了,在我为他做了这么多事后。她在想这是上苍给她的启示吗?还是天网恢恢?如果是这样,她应该怎么办呢?她是相信人如果犯罪,死了会下地狱的人。她恨自己:我太傻太不自量了!现在上苍可怜我,让我明白他不爱我是利用我!

    她全身发抖:我有罪,怎么办?

    没律师敢辩护

    另一方面,叶玉美一身冷汗从恶梦中醒过来。这是一个冗长的恶梦,她梦到自己在法庭受审,自己低头小声说:“是的,我有罪。”

    她走出法庭时,愤怒的人们大声谩骂:“你是淫娃荡妇,你应该下地狱!”

    还有人向她丢掷污物。有人怒骂:“你为什么不去死,如果我是你,我就去死。”

    对呀,自己也不想活了呀,但是死是便宜自己了。她不能死,她要活着来惩罚自己,死等于是解脱,太便宜自己所犯的罪行了。

    叶玉美又从这个恶梦跳到另一个,仍然在法庭里。是丈夫申请与她离婚。她什么也没有得到,奇怪的是所有的人都认同,包括听审的人、法官,尤其是自己更认为这是正确的判决,她没有资格从这段婚姻中得到任何东西。她对家庭做了太大的破坏,不,是毁灭了家庭。

    没有人会原谅她,她认为这是理所当然。她没有聘请律师,那是白花钱。任何律师也改变不了这个判决。话说回来,这个城镇没有律师敢为她辩护,除非他准备离开这个城镇。

    在恶梦中,她回忆那时自己的心灰意冷,还想:如果是在以前,自己会被愤怒的人群用石头掷死。

    叶玉美再也睡不下,她在等待天亮。幸好第一丝阳光很快出现了。越来越明晰。

    她看看这间装饰豪华的卧室,宽广等于中等人家一层公寓,她起身走出卧室,她想再好好看一下这间超级豪宅。这座富丽堂皇的大宅是她刚去世不久的丈夫乔琛建的,他以前有浮夸的习性,什么都要超大超豪奢,要令人羡慕。

    但是到头来乔琛明白这些都不重要,不能给他幸福快乐。也许因为这样,她才能成为乔夫人。她明白人们一直背后谈论她与丈夫这段婚姻,大部分人认为乔琛是老糊涂了,才会娶身分不配的她为妻。

    罪成失继承权

    乔琛把这座大宅留给她,但是可能她保不住这个颇值钱的产业了。因为等一下律师会上门陪她上法庭,检察司会寻求法官允许提控叶玉美“谋杀亲夫”。动机是谋财,因为乔琛在遗嘱中,把所有的财产都留给叶玉美。这是一笔价值60亿美元的财产。

    这份遗嘱不是秘密,乔琛已经先透露。所以有人认为叶玉美是企图谋财害命的狐狸精,是早就有备而来,不然为什么她会嫁给比自己大上25岁的乔琛。

    叶玉美苦笑:自己并不年轻,已经53岁了,怎么可能是狐狸精,那要年轻美貌性感才有资格拥有这个形容词。

    叶玉美明白有好几个人妒恨她,包括乔琛3个离婚的前妻。乔琛厌恶她们,根本不会留给她们任何好处,只是她们还妄想乔琛会念在一夜夫妻百夜恩,给她们一点好处,最恨她的是第三任妻子尤蔓丽,因为她与乔琛生有一位儿子乔琪,但卅岁的乔琪也没有得到任何财产。

    所以最关心叶玉美被控谋杀亲夫的就是乔琪。如果叶玉美罪名成立,她就丧失继承乔琛财产的权力,而乔琪是乔琛的儿子,即使遗嘱上没有他的名字,他能以儿子的身分申请继承父亲的遗产。尤其乔琛的遗嘱并没有列明如果叶玉美不能继承遗产,将会由谁继承,他也没有特别列明财产不给儿子。乔琛只是在遗嘱中没有提及乔琪。

    叶玉美听律师说,如果自己真的被判谋杀亲夫,乔琪是很有胜望成为第二位人继承人。所以乔琪比任何人更关心这起案件,也更落力协助检察司要把叶玉美钉死在这起案件。

    叶玉美的主辩张律师到来接她,出门时他最后问:“你可以向我说老实话,你有没有犯罪?”

    叶玉美直视他:“谋杀亲夫?没有。”
    (三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