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纠正错误(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纠正错误(上) 作者:雅蒙

    荣氏家族都巴结贵戚荣盛世。荣盛世虽然看不起这些已成破落户的亲戚,他却又肯在银钱上援助他们。荣盛世笑对人说:“我只是遵守祖父生前的遗训,六亲同运,他们真过不了日子,我也没面子是吧。”



    这些“五服六亲”的亲友只要肯捺下尊严,过年过节到荣氏公司,都能领到一点米炭钱。拿人钱财当然也要看人眼色仰人鼻息。他们也对荣盛世心生畏惧。他把先人留下的产业最少扩大了百倍,如今是数一数二的大富豪。都说荣盛世赚钱的方式够狠够辣,也够毒。

    都说他心冷无情,亲友都怕他,包括荣盛世已去世的儿子荣礼成。人家都说荣盛世心肠够硬,儿子惨死时,他都没有掉一颗眼泪,而且荣礼成还是他唯一的儿子。

    但即使再铁石心肠的人,心灵也有一个弱点。荣礼成死后留下一个遗腹子,荣盛世一看到这位爱孙荣玉麟就眉开眼笑,慈祥得就像所有溺爱孙儿的祖父一样。

    亲友都知道荣盛世把这个男孙当命根疼爱。荣玉麟可是荣氏这一支唯一可传烟火的男儿了。荣玉麟自小就粉雕玉琢般可爱,难怪祖父宠爱如心肝。

    长大后就像祖父一般是高大雄伟的男子汉,而且愈大愈出色也愈有出息。荣盛世也有心要栽培这位爱孙成为自己庞大事业的继承人,时时忍不住得意的对人夸耀:“玉麟可是我的跨灶之孙,日后肯定也青出于蓝胜于蓝,呵呵呵。”

    亲友认为荣盛世不算夸张,荣玉麟确是像祖父一般精明能干。

    花钱掩盖真相

    荣礼成当年去世的事相当谲诡恐怖,留下不解的谜团。

    据说荣盛世明白这件事通了天可就是丑闻,花钱把事情遮掩。荣盛世明令家仆与职员、不得在爱孙面前提起任何有关儿子死亡的事。但是也有百密一疏。

    在荣玉麟6岁那年,一日放学回家泪汪汪的找祖父诉苦,扁起小嘴说:“公,他们笑我,说我不是你的真孙子。”

    这可把荣盛世气得发昏,他先软言软语的安抚爱孙:“没有这回事,谁告诉你的他是说谎。”

    他带领孙子看偏厅墙壁上挂着的家庭照片,都是几代荣氏的留影或遗照。

    荣盛世指着自己的照片给孙儿看:“你看,这是公公小时候的照片,和你像不像?你看,我们的眉毛都很浓,头发也一样有点鬈,是不,嘴吧鼻子也像,是不?你当然是公公的真孙子。”

    孙子终于满意开怀笑了。的确荣玉麟日后长大更酷肖祖父,但荣盛世可没有这么大方,他第2天就打听到是哪一个亲戚的孩子对荣玉麟说那番话。他找了那个小孩的父亲来,脸色铁青说:“下一次我再听到,就把你和你老婆的舌头割下,信不信由你。你们比狗还不如,竟然咬回养你们的手!”

    这个人可没有获得荣氏亲友的同情,大家都讥笑:“活该,哪壶不开提哪壶。”

    荣盛世疼爱这个孙儿,不仅因为这是自己唯一的血脉,也因为他认为孙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孙子出世是一个奇迹,他认为孙子生命力强盛,十分像自己,才会在那种困苦的情况下,仍然坚毅力十足要出世求存。

    荣氏的亲戚当然知道当年荣玉麟出世的事,他们也认为这是一个奇迹。荣玉麟本人不知道,直到他高中毕业时,他才再一次无意间听到别人的闲言闲语:“荣玉麟不仅是个遗腹子,他还是一个死人生下的。”

    母亲成植物人

    荣玉麟震惊,他第一个反应是:“不可能,他们妒忌我,一直制造是非。”

    但疑团还是在他心里,因为这个谣言太荒谬。他长大了,会思考了,他记起一件事,依稀记得在4岁左右,祖父有一次带他到医院,他不喜欢医院的气氛与味道,要祖父一直抱着自己。他记不起祖父为什么带自己到医院,但也依稀记得他们曾到一间病室,有几个医院工人在等着,病床上有一个人“睡觉”,一动也不动,自己害怕不肯多望一眼。索性闭眼把头靠在祖父的肩头上。

    他现在明白了,那个人死了,祖父是带自己去见这个人最后一面。为什么?祖父从不做多余的事。也许荣盛世明白,纸包不住火,鸡蛋再密也有缝,总有东窗事发的一天。他已经预先对孙儿说:“日后如果你听到什么传言,不明白又想明白,你就直接找阿公谈。阿公一定不隐瞒你。”

    荣玉麟觉得这件事他应该找祖父谈。他单刀直入问:“为什么有人说我是死人生的?难道妈妈死了才生下我吗?怎么可能!”

    荣盛世早预备好答案:“当然不可能。”

    然后他叹息:“麟儿,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是怕你难过。你的母亲生你之前已经昏迷不醒,简单的说,她的脑已死,她是一个植物人,是靠维生工具生存。”

    荣盛世沉重的追忆往事说:“那时已经知道有你在她的肚中了,起初以为你活不了,但是奇迹出现,你一直有生命的迹象。我与很多医生讨论过,决定让你的母亲活着,即使别人认为她是一个活死人了。”

    荣玉麟吃惊,好一阵才问:“比方说母亲昏迷时,我多大了?”

    荣盛世微笑:“5个月大。已经是个小小人了。”

    他仍然感觉到那时的欢喜:“麟儿,人人都说你是个奇迹婴儿。”
    (三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