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老东西(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老东西(下) 作者:雅蒙

    唐庆德是爱找钱的人,也是厉害的人,他知道父亲唐裕发疼爱自己的长子唐森,担心父亲暗中支持唐森去念艺术系,他先“提醒”父亲:“爸,你疼爱孙子是一回事,管教阿森是我做父亲的权力,希望你不要干涉。”



    唐森明白公公的难处,并没有开口要求援助。这时因为农历马年将至,商会举办骏马绘画比赛,奖金丰富,还会请来外国名家担任评审,唐森也参加了。

    这是现场比赛,也是现场公布成绩,唐森是刚刚毕业的中学生,是最年轻的参赛者,既然是画马,他毫不犹豫的就画了他最熟悉的《骏马图》。

    唐森画作得了首奖,又惊又喜。评判员要见他,看到他还是毛头小子也很吃惊,也更鼓励他。

    一名评判说:“你画的骏马很有徐悲鸿的风骨,努力呀,你会成功的。”

    唐森问:“这个徐悲鸿很有名吗?”

    其他评判听了笑,一位说:“最现实的说法是,如果你有他的画,你可就发财了。”

    唐森听了怦然心跳。公公旧木箱内收藏的那幅画,好像就有个悲鸿的签名与印章。不知是不是评判员说的那位徐悲鸿。

    第2天中午举行绘画比赛颁奖礼,唐森邀请公公唐裕发一齐出席,并要公公带了那幅《骏马图》让评判鉴赏。

    那位评判一见先是失色发呆,然后惊喜的问:“你们从那儿得来的?”

    唐裕发照说:“是先祖父留给我的。”

    这位评判还立即用手机叫了其他评判来帮眼。大家的表情都一致先是吃惊然后惊喜,也都说:“毫无疑问,是徐先生的真迹,当年徐先生在南洋逗留过,留下画作是非常可能的事。”

    又说:“很少见到这么大幅的徐大师作品。”他们都拍了照。

    轰动国际画坛

    当唐裕发与孙子唐森还在私下讨论那幅《骏马图》不知能值多少钱时,国际画坛已经轰动。那些评判员回国泄露了这件事:在南洋发现徐大师巨幅画作《骏马图》。马上就有买家联络国际拍卖行,国际拍卖行也立即跟进查询。他们得了唐森的电话,即刻联络。

    唐森承认但也老实说:“是那些评判员说是徐大师的真迹,我与公公都不知道。如果是真的,值多少钱?”

    拍卖行职员说了一个数目“如果是真的,最少值这么多。”

    唐森吃惊到说不出话。

    他立即去找公公,唐裕发谨慎的说:“我们先不要欢喜,也许是一场空。”

    又说:“这种有关钱的事,得找你爸爸去谈,我们才不会吃亏。”

    唐庆德一听也吃惊得发呆,精明的他立即说:“爸,不管是真是假,得找个稳当的地方把你这些老宝藏收好,免得被人偷去。”

    唐森讽刺父亲:“以前口口声声是垃圾老东西,现在是老宝藏了。”

    唐裕发也说:“庆德,这件事交给你办可以,但你不得再反对阿森念他喜欢的科目。”

    唐庆德笑说:“爸,我也只是担心阿森日后穷得三餐不继。现在你这幅画能卖这么多钱,你这么疼爱他,当然会把钱留给他,我还反对什么呢?”

    两岸抡着收藏

    精明的唐庆德是举一反三的人,他首先想到的是,曾祖父留给父亲的那个旧楠木衣箱里头还有另外二件旧东西,不知会不会值钱呢。

    与国际拍卖行联络员谈好让它拍卖《骏马图》时,他试探的说,:“家父还有两件旧东西,不知有没有人有兴趣?”

    联络员先有兴趣,一得到答案,他先小声说:“天呀,令尊以前是谁呢?怎么收有那么多好东西呀?孙总理的墨宝,价值连城呀!你先让我放出消息去行吧?肯定两岸有人抡着收藏。”唐庆德心花怒放,更庆幸自己的长子唐森是父亲的最爱。

    唐庆德知道出嫁多年的妹妹已经痛心疾首捶胸顿足:“天啊,我为什么这样傻呀,竟然把这么大笔财产推出去。爸爸原本是送给我的呀。”

    她的丈夫说:“你可以再向岳父要呀。”

    她痛哭说:“你傻的?我那两个兄弟肯吗?”

    唐裕发的次儿媳妇对丈夫说:“现在是老大为你父亲经营这件事,他是个精过龙的人,还有我们的份吗?再说阿森又是你父亲的心头爱。”

    次子却淡淡说:“我了解我父亲,他会公平对待子女,你不要乱开口。”

    唐裕发也明白钱财可以令亲密的人反目。虽然哲学家说金钱买不到幸福健康快乐,但是没有人不爱钱,这也是知易行难的事。他决定趁自己有生之年解决这件事,勿让儿女为钱反目。

    他召来三名儿女说:“老总理的亲笔签名照片与墨宝,卖得的钱就由你们3个人平分。至于那幅《骏马图》我是早就答应给阿森了,如果不是他,也不会知道这些东西现在都值钱了。”

    老大一算,自己一家得益最多,心中暗喜连忙叠声说:“就听爸爸的吩咐。东西是爸爸的嘛。”

    老二觉得不吃亏,也明知争不过老大。老三还没想到父亲肯给女儿一份也喜出望外了。

    唐裕发轻轻叹息:“剩我这个老东西最不值钱,大概没人要。”

    唐森连忙说:“乱讲,阿公,我要。”

    唐裕发笑:“留下东西给我的阿公是当了曾祖父抱了曾孙子才走,乖孙,你能不能了阿公的心愿呢!”

    唐庆德搭腔:“保证在阿爸百岁寿诞前一定曾孙绕膝。”
    (三之三、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