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老东西(中)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老东西(中) 作者:雅蒙

    唐玉书前半生流离颠沛,是后来到南洋来反而日子过得稳定。他没有思念回家乡,再说这时殖民地政府也不让华人回去了,更正确的说法是这是一条单程路--回去家乡就不能回来南洋。



    虽然日后的日子过得也不算丰盛,唐玉书总算是儿孙绕膝。与许多老人一样,他最疼爱长孙唐裕发,也因为相处的时间最长久。

    唐玉发随公公睡,他最喜欢听公公讲故事,那些故事在他长大后才明白是真的历史,不是故事。

    公公房内有一只楠木旧衣箱,是唐裕发专用的小书桌,他就坐在小板凳在旧衣箱上写字读书,甚至吃饭。

    唐裕发颇珍爱这只旧衣箱,因为公公已经说过以后里面的东西就是他的,所以这是他的个人财产。他觉得有必要了解里面的“财物”。

    与公公一样,唐裕发生肖也是属马,所以他很喜爱那幅水墨骏马图,他还要公公把它挂在板墙上。妈妈不屑说:“都没有颜色,送给人人家都不要。”是的,唐家客厅板壁上挂满了女明星日历,都是彩色的。

    对于旧木箱内收藏有别人的照片,唐裕发也很好奇,问公公:“他是你的谁,是你的爸爸吗?”

    唐玉书微笑:“我那有这么好命。他是我家乡以前的老总理。”

    唐裕发从公公的口中知道了一些旧历史。公公说:“老总理曾经在我们南洋这里住了3年多,那时那个满清政府要抓他,这里是英国人管的地方嘛,抓不到老总理。他在槟城住最久,也是在那里与亲信制定了革命计划,然后他成功了,还记得把照片寄来给会馆,亲笔签名呢,真是言而有信的人呀。”

    没有人要旧衣箱

    那幅挂联4个字,唐裕发已经会念了。但是他不太明白其中的含义,公公笑说:“你认得字不懂得意思,也就是知易行难呀。”

    多年后公公也去世,70多岁那时算长寿,唐裕发庆幸自己结了婚让公公抱了曾孙才含笑而逝。

    那时唐家已经“分家”了,没有家财分,只是各自过自己的日子了。那只楠木旧衣箱一直跟着唐裕发,没有人要,一位婶婶说:“阻地方,碍眼。”

    再说家人也知道唐玉书说过把它留给长孙唐裕发。

    社会繁华进步,人们的日子好过了,唐裕发也买了自己的排屋,公公遗留的旧木箱也一直放在他与妻子的卧室。这时渐渐古老当时新,唐裕发送到家私店去打磨上漆后,家人倒也不觉得它“难看”了。

    到唐裕发这代已经不敢多生育,他只生了两儿一女,过的日子是清茶淡饭。他与公公唐玉书一样,胸无大志,觉得日子只要平安就好了。到了他的子女长大工作后,家境才算逐渐好转。

    大儿子倒是很会追逐金钱的人,有时埋怨老父说:“为什么你与公公他们当年不会买地,以前蕉赖的地听说七十年代也才几毛一元一方尺,公公与太公住在那一带也不会买,你看我的朋友阿天的公公婆婆,以前省吃省用一块块的买,现在他们的子孙就得益了,1000元买下的地变100万了。”

    唐裕发疼爱长孙

    然后讽刺的嘲笑说:“你的阿公只留给你一只旧木箱。”

    女儿说:“这只旧木箱算是半古董了,爸,以后给我当嫁妆行吗?哥不会与我争吧?”

    哥哥笑:“送我都不要。”

    唐裕发问女儿:“里面的东西你要吗?”

    女儿摇头:“才不要,爸,丢掉算了。”

    唐裕发没有出声,里面的东西令他想起公公唐玉书,他留恋幼年时被公公宠爱无忧无虑的日子。他对女儿说:“那这个旧衣箱就不能给你,除非你连里面的东西一齐接受,可不能丢掉呀。”

    女儿说:“那我收回刚才的话,我不要了。现在有钱怕买不到吗?更美的都有。”

    唐裕发日后是跟次子一齐生活,喜欢赚钱的长子后来找到一些钱,就买了新式洋房先搬走了。

    长子也孝顺,他有问:“爸爸要和我住吗?我那儿有准备了房间。”

    唐裕发微笑婉拒了,他说:“你弟弟这儿需要我多些。”

    这是真的,次子是教师,妻子是公务员,需要唐裕发在家看头看尾照顾他们的子女。长子也明白这点,就说:“那爸爸几时有空也到我那儿住几天吧。”

    唐裕发是每周会到长子家住一两天,通常是周末,次子夫妇都在家的时候。因为唐裕发很疼爱长子的第一个儿子,也是他的长男孙唐森,无巧不成书,

    唐森也与公公与太公一样生肖属马。自小他也浏览过公公旧木箱内的“宝藏”,对那幅残旧的《骏马图》很有兴趣,而且唐森与喜欢赚钱的父亲不同,他有艺术才华,喜欢绘画。唐森第一幅临摹的作品就是《骏马图》。从小学到中学不断的临摹,对这幅画的画风与布局可说是了然于胸。

    唐森小时候以画作得奖时,爱钱的父亲唐庆德倒很欢喜,但是到了他后来表明想当画家时,父亲可发怒了:“画画找不到饭吃,只有穷途末路。”

    唐森不意外父亲的反应,他平静说:“人家毕卡索与张大千,就很有钱。”

    唐庆德冷笑:“但你不是他们。我只知道梵谷的画现在虽然是天价,但他生前穷得要命。”

    他说:“儿子,你要念艺术,你自己找钱去念。你老子不会做蚀本投资。”
    (三之二、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