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仅象征式报告 没守SOP 执法不严 雪疫情反弹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数据仅象征式报告 没守SOP 执法不严 雪疫情反弹

    (吉隆坡21日讯)雪州新冠肺炎疫情一度有下降趋势又反弹,惟数据只是象征式的报告,实际上,雪州疫情一直处于红色警告状态,除了是因为人民没有遵守标准作业程序,也是因为执法不严所致。



    雪州疫情本月屡创新高,其中在15日刷下新纪录,单日确诊报6120宗,随后数据连续4天都有下降的趋势,即16日5512宗、17日4985宗、18日4828宗、19日4404宗,直至20日回升至5524宗。

    其中9县当中,最严重的依旧是八打灵县、每日确诊至少千宗以上什至突破2000宗,乌冷县和巴生县则尾随在后,巴生县确诊更于昨日激增两倍。

    《中国报》抽样电访疫情严重地区的议员,他们都异口同声指出,雪州疫情从来都未曾缓和过,每日的确诊数据是视乎记录数据的时间上,比较快或比较慢。

    他们说,州内的疫情在人民没有严守标准作业程序,执法单位执法不严下,并没有获得太大的缓和,反而把疫情推向高峰。

    他们说,许多工厂在获得贸工部(MITI)批准信函下,继续操作,而市议会所扮演的执法权力有限,很多时候只是配合中央政府执法,没有实际的执法权。

    “除了职场感染严重,社区感染也已不是新鲜的事,但一直没有获得有关当局正视问题,包括没有严厉执法,导致疫情持续在社区内扩散,甚至越来越严重。”

    许来贤:没下放权力 州政府只能配合中央

    雪州行政议员兼加影区州议员许来贤强调,在整个防疫管理的程序中,州政府只能扮演配合中央政府的角色。

    他说,所有的医院和冠病评估中心(CAC)隶属中央卫生部管理,疫苗接种是中央的计划,就连标准作业程序也是由中央国家安全理事会制定。

    “中央没有下放权力给州政府,州政府能够做的就是全力配合,比如说帐篷不足就由我们提供,维持交通秩序方面,我们可以提供志愿警卫团。”

    许来贤说,乌冷县是疫情红区,加影是其中地区之一,惟加影市议会一般只能配合警方展开检举行动,若发现有商家、民众违反标准作业程序,才能开出罚单。

    “加影区内也有许多工厂,他们都持有贸工部的批准信函,我们不能阻止他们操作,只能确保他们没有违反标准作业程序。”

    他说,工厂所采用大量外劳员工的问题,也是中央政府批准所致。

    “无论如何,医院目前面对病床不足的问题,也是中央政府迫切需要解决的。”

    此外,许来贤也呼吁民众,若有感到任何不适,必须要马上进行检测,确诊后也要前往冠病评估中心,让医护人员决定在哪里进行隔离。

    路边摊造成群聚 王诗棋促加强执法

    疫情严重,路边摊却如雨后春笋般林立,尤其在高楼住宅范围外,是导致居民群聚的原因之一。

    无拉港区州议员王诗棋指出,我国疫情高居不下,中央政府禁止早市巴刹和夜市做生意,但允许路边摊开摊,当中也有不少是非法小贩。

    她说,这些路边摊大多数是在高楼住宅范围外开摊做生意,居民为了方便而光顾,继而变成了居民群聚的地方。

    “很多人光顾一个摊位的时候,很难保持安全的人身距离,有时,我们也看到小贩并没有戴好口罩,即使居民投诉报警,警察来到之后只是劝告,警察走后,小贩和居民依旧在没有遵守标准作业程序下,群聚聊天。”

    王诗棋促请有关当局加强执法,包括成立新的特别行动部队,确保有充足的设备和人力资源,对付违反标准作业程序的人士。

    她说,之前,警方已成立了相关部队,奈何热线总是联络不上,不排除是人手不足的关系。

    “警方执法时,也很少看到有身穿个人防护设备,这样也提高了警员的染疫风险,因此有必要重新整顿,才能提高前线人员的执法效率。

    此外,王诗棋也建议,如果警队真的面对人手不足的问题,可仿效国外的防疫措施,包括使用无人机,在发现群聚的现象时,以广播的方式驱散人群。

    李富豪:接种中心人满为患 SOP没真正杜绝交叉感染

    接种中心聚集四面八方人潮,加上强化管制令也没有做到全面封锁,如何防疫?

    巴生市议员李富豪指出,中央政府的整个标准作业程序制定,以及执法的教育性不足,也是防疫失败的其中因素。

    他说,因为MySejahtera系统安排不妥当,如今甚至有很多疫苗中心也成为了病毒传播的场所之一,尤其是大型的疫苗中心,更是聚集来自四面八方的人群。

    “我们发现,很多人被安排到距离住处很远的地方接种,包括巴生南区的到北区,路程需40分钟,甚至有巴生人被安排到吉隆坡接种。”

    李富豪说,如此一来,一些原本没机会接触的人士,或许会在疫苗中心接触,增加了染疫后把病毒带回社区扩散的几率。

    “尤其有不少20多岁的外劳6月登记接种,目前已获预约,如果来自50间不同地区的工厂的外劳,被安排在同一个接种中心接种,而本地人也在同一个场所,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他补充,因为系统的不足,甚至导致30多岁的本地人,3、4月登记至今还未接到预约,比外劳更迟接种。

    李富豪也说,刚刚在绝大部分地区结束的强化管制令,也并没有落实全面性的封锁。

    “政府禁止早市巴刹和夜市开业,却允许路边小贩做生意?”

    他说,政府的防疫措施并没有做到真正杜绝交叉感染,让情况越来越糟糕。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