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陪审员(中)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陪审员(中) 作者:雅蒙

    余露才当了陪审员一天,就觉得这事也顶有趣的。



    这个案件是富家子彭庆宗被控杀一名刚17岁女子何小燕,彭庆宗否认杀人,他承认与何小燕有发生关系,却是何小燕引诱他而且自愿的。

    余露记得她曾从报纸上看到这起新闻,记得报纸还透露嫌犯彭庆宗有前科,以前也被控告暴力强奸,但在名律师出色的狡辩下,彭庆宗在证据不足疑点利益归被告下无罪释放。更早前他也涉嫌强奸女子,但幸运的由富有的父亲用钱摆平。

    即使不懂得这些背景,余露下意识觉得彭庆宗有罪。

    彭庆宗在专家指导下,出庭时西装笔挺,衬着好青年式的平实发型,一脸正气,时而向陪审员微笑,怎么看他都是一名好青年,而且还长得英俊过人。这是一名没有必要强奸女性的男子,他只需用手指招一招就大把女子投怀送抱。这也是辩护律师后来引用的优越条件。

    但余露以前在娱乐场所看过成千上万各式男人,她觉得彭庆宗眼神时时闪过阴沉与狡猾神色,他对这起案件不害怕,他好像很兴奋,在进行一项危险游戏,他喜欢的就是挑战法律与公正,喜欢检察官没有办法突破他的预谋。

    一共有13名陪审员,7男6女,可能余露还残留着夜女郎的气息,眉梢眼角不能控制的会对异性流露出挑逗的风情,男陪审员对她和颜悦色,但女陪审员却对她冷淡,只有一位35岁的离婚妇女王丽霞还与她有说有笑。

    交换男人心得

    很快的两人在午餐时间后会出去抽一支烟,交换一下男人心得。余露觉得王丽霞不是一个聪明的女子,相当十三点,但案件审讯到一半时,余露却对王丽霞的智慧跌眼镜,王丽霞提出好些细微问题疑点,都是对彭庆宗有利的。

    王丽霞一再向其他陪审员“宣传”:彭庆宗需要强奸何小燕吗?他条件这么好。也许就如彭庆宗所说的,那时他与何小燕都用了迷幻兴奋剂,他神智不太清醒,醒来时发觉头部被人敲击流血,而何小燕人事不知死了。他说是有人嫁祸。

    余露很注意彭庆宗的反应,在查案警官供证时,彭庆宗显得兴奋双眼发光,不是无辜人应有的担心忧虑。这真的奇怪。

    这时余露也遇到另一起奇怪的事。她看到了不久前不辞而别的雷强。

    那个早上,余露抵达法院时,先站在旁边的大壁柱后抽一支烟,她看到一辆熟悉的红色跑车,她想起雷强有一辆,他干吗到法院来。这时余露看到一个女人下车--是王丽霞!余露吃惊之余也有怒气:老娘会比不上王丽霞?岂有此理。

    邂逅情况一样

    王丽霞还难舍难分的在车外身子俯低与雷强亲个嘴,才满面春风进入法院。也许王丽霞得意自己有一个年轻英俊的密友,在余露套问时,她全盘承认自己与雷强如今好得如蜜里调油。

    余露狐疑问:“你们两是如何认识的?”

    王丽霞说了,叫余露吃惊。这与自己邂逅雷强的情况一模一样,都是雷强以仗义英雄姿态出现。余露也好笑:雷强,你就没有别的桥吗?用来用去同一套,也许根本就是雷强的同党先偷去她们的钱包。

    但这同样引起余露的猜疑:雷强是蓄意认识王丽霞的,正如他也是蓄意与自己相识。

    雷强是在突然离开自己后,改去“追求”王丽霞的。为什么?王丽霞完全没有会令雷强热烈追求的条件。

    余露还有些许不甘心,雷强为什么会突然“抛弃”自己改去追求王丽霞。余露突然想到一件事:“你几时认识雷强的?”“王丽霞笑说:”不会太久啦,嗯,我记起了,是在我被通知会出任这个案件的陪审员的第二天。”

    余露明白了,不是自己比不上王丽霞,关键在那时自己没有被选任陪审员。但为什么呢?在这一天陪审员们会在审讯后讨论今天的审讯,要确认每个陪审员都明白今天审讯的要点。

    王丽霞起初没有发言,然后她说人有三急,上了洗手间回来后,她就有许多意见了,都是把疑点利益归于被告的。

    余露想起以前一直都如此,最大的可能就是王丽霞藉口上洗手间,是乘机会用手机与某个人通电话,她回来时雄辩滔滔是重复幕后人的说话。

    第二天,余露就向陪审员头子说:“审讯是秘密的,我认为如果在我们聆听审案到讨论期间,不能与外面联络。”

    陪审员头子认为合理,他要所有陪审员交出手机,王丽霞面有难色却不能不从。

    这一天下午的讨论会,王丽霞即没有要求上洗手间,更没有“高见”了。

    余露证实心中的猜疑,有高人在背后指点王丽霞,或者说利用王丽霞。
    (三之二、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