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天巴刹夜市喊停 零收入 小贩“转行” 路边摊暴增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露天巴刹夜市喊停 零收入 小贩“转行” 路边摊暴增

    (吉隆坡6日讯)露天巴刹与夜市营运被喊停,许多小贩饱受“零收入”冲击后,逼与无奈冒险“转行”摆路边,雪州多个地区路边摊贩如雨后春笋般激增,保守估计,从6月开始,各区路边摊增加20至30%!



    6月1日,我国落实全国大封锁期间,雪州早市皆获准开业,但只限于出售基本必需品,如食品和食材,然而根据日前国家安全理事会最新宣布,在雪隆实行强化行动管制令的区中,最标准作业程序,是露天早市、夜市、日间巴刹、农业市集和深夜巴刹,一律禁止营业,不少小贩大吐苦水。

    《中国报》抽样电访雪州数个地方政府,大部分受访市议员告知,从6月1日开始,夜市被禁止营业多时后,不少小贩已“忍无可忍”自寻出路,在人潮较多地点摆摊以维持生计。

    “保守估计,全国大封锁落实后,加上近期落实强化行动管制令,早夜市被关闭后,路边摊增加20%至30%,新增的小贩,主要是受疫情冲击而失业的人士,及被禁止营业的夜市小贩。”

    受访市议员告知,根据国安会SOP,售卖基本必须品,即食品的街边摊贩获准营业,因此新增的路边摊皆已食品摊档为多,包括近期大唱丰收的果王,即榴梿摊档。

    对于这些未能及时获取营业执照,抑或是“转行”的街边摊,各地方政府采取的做法不一,有者会直接开罚,有者则给予通融,在接获民众有关阻碍交通的投诉后,才会予以警告。

    他们也抨击,此前,露天巴刹和夜市均严谨控管人流,而夜市传出的感染群鲜少发生,若将小贩赶尽杀绝,导致后者被迫改为路边摊,将导致情况失控,同时对地方政府的执法人员,造成更沉重的工作负担。

    “希望中央政府重视人民的心声,尽快恢复夜市运作,与其禁止夜市营业,倒不如关闭大型工厂!”

    露天巴刹与夜市在雪州强化管制令期间被禁止营业,导致路边摊激增20%至30%。 (档案照)

    蔡耀宗:市会尚未强硬执法 

    安邦再也市议员蔡耀宗指出,自从雪州落实强化管制令后,他所负责的范围,路边摊增加了30%,而这些小贩,多数是来自夜市的固定摊贩,由于小贩们停业一个月之久,无法再承受毫无收入的日子,因此被逼迫冒险转当路边摊贩。

    “其实这些路边摊贩的营业地点多为随机筛选,哪里有人潮就往哪里摆摊,庆幸目前市议会尚未强硬执法,但若接到民众投诉或造成交通阻碍,则会前往现场给予警告,并指示他们搬离该营业地点。”

    他说,据观察,一般上路边摊小贩都会做好SOP,包括提供二维码和测量体温,但他不鼓励小贩从事路边摊,毕竟市议会并没有特别向这些小贩发出营业执照。

    “我们也明白,目前许多夜市和露天巴刹小贩正处于水深火热中,所以没有强硬执法,除非接到民众投诉才会予以警告,这些路边摊也会尽量做好管制,就如早前,有一块空地暂时没有用途,因此供做路边摊小贩的临时营业地点。”

    小贩致电哭诉前途茫茫 

    蔡耀宗说,早前,一名小贩致电向他哭诉,指停业一个月后前途茫茫,经他向对方分析路边摊承受的风险后,对方仍在别于选择下决定冒险,继续靠双手维持生计。

    “许多露天巴刹都有做好防疫措施,但却被禁止营业,反倒难以控管的路边摊小贩却允许运作,令人不解!”

    “为此,我促请中央政府妥当制定防疫SOP,如禁止早夜市小贩禁止营业一事,是一项本末倒置的政策,这不仅导致许多小贩不知所措,甚有者因此被迫冒险,转当路边摊小贩。”

    一些地方政府为杜绝非法路边摊,定期展开突击行动,对付造成交通阻碍或其他问题的摊贩。 (档案照)

    陈狄源:大多售卖食品 

    加影市议员陈狄源说,雪州在6月1日落实首阶段的全国大封锁后,保守估计,加影区内的路边摊数量,增加了20%至30%,当中不乏被禁止营业的早夜市小贩,以及在这段期间,被迫居家作业或失业人士。

    他说,新增的路边摊所售卖的多为食品,涵盖榴梿、椰浆饭、豆浆水或其他熟食。

    “增加的路边摊多为没有营业执照的非法摊贩,而加影市议会和警方向来都配合展开执法行动,发现违规者便会直接取缔,充公物品和开罚。”

    “然而,路边摊的增长速度多且快,导致必须承担接种中心辅助工作的执法人员,力不从心,也因如此,我们对国安会禁止早市和夜市巴刹营业的举措,颇感不满!”

    他说,许多巴刹都有做好防疫SOP,如聘请志愿警卫队严谨控管人流,但却被禁止运作,这不仅影响人民生计,且路边摊日后发展趋势,只会“有增无减”,持续加重地方执法人员的工作负担。

    “虽然这些路边摊都会置放MySejahtera二维码,也会敦促顾客购买时排队并保持人身距离,但在生意忙碌时,都会忽视这些SOP,所以相比起早夜市巴刹,路边摊的风险与安全性更令人担忧,国安会与中央政府必须慎重考虑,恢复早夜市运作,抑或一律禁止路边摊小贩营业。”

    未发现摊泛滥情况 

    ●梳邦再也市议员叶国荣
    由于目前申请执照转为线上简化处理,因此路边摊是否有增长迹象不得而知,然而,经过我亲身到各地点巡逻,尽管如今早夜市被禁止营业,但尚未发现有路边摊泛滥的情况。

    基本上,一般的巴刹小贩营业执照,不适用于路边摊,若要“改行”,必须向市政厅提出执照转换的申请,一旦发现小贩滥用执照,市政厅有权采取对付行动,并开出罚单。

    路边摊和巴刹小贩的营业执照并不一样,前者属于临时执照,只可供1个月至3个月的营业期限,且多为售卖水果和熟食,后者则是固定执照,不适用于路边摊营业模式。

    市政厅在受理路边摊小贩执照申请时,后者须提呈个资和摆摊地点的照片,以便市政厅考量其营业地点,不造成任何阻碍,如交通路口处和食肆前方位置,基本上都不会批准。

    早前,国安会已赋予各地方政府权力,向没有遵守防疫SOP的商家或摊贩采取对付行动,但提供上诉机会的权限不在于市政厅,而是国安会。

    为此,奉劝各商家谨慎而行,切勿在强化管制令期间,仓促转行,事先衡量转行的各个风险,如生意是否符合市场需求、路边摆摊的染疫风险等等,避免最终得不偿失;倘若深思熟虑仍有意转行,就必须透过线上申请路边摊的营业执照。

    榴梿季节摊档多 

    ●士拉央市议员余深恩
    近期发现,市议会辖区内的路边摊增加了30%,因为食品路边摊获准营业,新增的路边摊许多都是售卖食品,如水果、熟食和饮料等,由于目前是榴梿季节,榴梿的摊档很多,但目前市议会并没开放,这些摊贩都未能申请营业执照。

    尽管如此,如今情势艰难,许多人民因为失业,抑或是小贩因夜市关闭而陷入生活困境,所以市议会并没有采取强硬手法,对付这些没有营业执照的街边小贩,反而给予通融,派发类似申请临时执照的固本,让小贩填写以便持有临时执照,避免被开罚,然而,如若发现小贩的摆摊地点造成阻碍问题,便会指示对方清场或执法。

    举例,SJ 3巴刹前的繁忙路段,如今已有超过20个路边摊,当中只有9名小贩持有营业执照,其余的皆为非法营业,由于该地点是商业中心,交通繁忙,并不适合小贩摆档营业,所以市议会采取执法行动,避免阻碍交通。

    其实路边摊业者要兼顾生意,很难无时无刻去遵守民众遵守SOP,因此大家应该要自律,严谨遵从每一项防疫SOP,此外,目前地方政府的执法人员工作繁重,已面对严重的人手短缺问题,路边摊激增,必定会加重官员的工作量,因此,对于国安会禁止鲜少爆发感染群的夜市营业,令人倍感不解!

    此前,许多夜市都会在入口处,监督顾客遵守SOP,绝大部分的摊贩都是售卖食品为主,且民众消费形式与街边小贩没太大差异,购买了便会离开,但国安会为何要禁止夜市营业,导致人民的生活收入,饱受冲击。

    与其关闭夜市,倒不如钳制对单日确诊新冠肺炎新增病例,“贡献良多”的大型工厂!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