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营业领域掀倒闭潮 处处可见招租告示…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无法营业领域掀倒闭潮 处处可见招租告示…

    (吉隆坡22日讯)新冠肺炎肆虐,政府一再延长行动管制令,各行各业叫苦连天,一些长期无法营业的领域如旅游业和娱乐业更是很难支撑下去,倒闭潮高达90%,商业区还到处可见招租告示牌,昔日繁华景象不复存在。



    政府为了抑制疫情,将原定实施至本月14日的“全面封锁”措施延长至28日,虽然疫情稍微有所下降,但依旧未达安全水平,让许多业者感到惆怅,担心一旦再度延长“全面封锁”,他们已无法再支撑下去。

    根据《中国报》了解,雪隆区一些过去十分兴旺,人潮流量很高的商业区已失去的繁华的景象,越来越多商店结业,纷纷张挂招租告示牌。

    当中首当其冲的是在行动管制令长期无法开业的娱乐中心、按摩院、美容院、廉价酒店等,一年多过去的苦苦支撑,相信是已用尽了储备金,加上看不到未来的曙光,因此选择结束营业。

    即便是餐饮业,也有不少餐馆、酒家、咖啡店、奶茶店、专卖店关门大吉。

    《中国报》抽样电访相关领域了解情况,大部分业者面对最大的问题是沉重的租金和员工薪资,但却也是最基本的开销。

    业者在不能营业,没有收下,必须面对最少数千令吉,甚至上万令吉的租金开销,还有员工薪资,都加剧负担,长期下去,只能选择结业或转行。

    灵市SS2商业区不少商店张挂招租告示牌。(取自网络)
    灵SS2商店 陆续结业

    八打再也SS2商业区租金昂贵,许多在行动管制令下长期无法开业的商店已撑不住陆续结业,商铺纷纷挂上招租的告示牌。

    八打灵再也市议员王友泰接受《中国报》电访时指出,SS2区是灵市十分兴旺的商业区,因此租金相当高,一般介于7、8000令吉,有的独立式的商店月租至少1万令吉。

    他说,在去年第一次落实行动管制令时,各行各业勉强还可以动用储备金支撑住,但接下来的第二次,甚至是这次的全国封锁,很多商家已无法支撑。

    “储备金耗尽,加上这一次政府没有宣布暂缓偿还贷款计划,商家还要支付租金、员工等开销,根本无法继续下去,唯有忍痛结业 。”

    王友泰说,许多长期无法营业的行业首当其冲,包括娱乐业、 美容院、按摩院、酒店等。

    “尤其是需要用到大批员工的,面对很大的开销问题都无法撑下去。”

    他说,在政府禁止堂食下,一些酒楼、酒家、西餐厅也是比较难做生意,还有精品店,非重要领域的,如果没有足够的资金撑住,也面临倒闭。

    餐饮业也同样面对结业。
    刘磐石:90%娱乐业关门大吉

    马来西亚娱乐行业总会总会长拿督刘磐石说,受疫情打击,将近90%的娱乐业已关门大吉。

    他说,自政府于去年3月开始落实各种阶段的行动管制令,对娱乐业带来严重的创伤。

    他说,除了家庭式的娱乐场所如家庭卡拉OK在一些阶段下获得允许开业,其它娱乐业如酒吧、夜店、公开演出等都被禁止。

    “即便是家庭式的娱乐场所,在一年多内只有2、3个月可做生意,收入也无法平衡损失,其它不能开的则完全没有收入。”

    刘磐石说,从去年至今,将近90%的娱乐业已关门大吉,大部分都是索性关门,有的则转让。

    “也有一些是放着观望政府的宣布,但比较少数。”

    他说,娱乐场所的租金也是一种负担,因为很多必须要租至少两个单位来营业,一个单位如果3、4000令吉,两个单位是一笔沉重的开销。

    “现在我们的情况已经很惨,如果政府继续延迟,整个娱乐行业肯定跨了。”

    他说,即使让娱乐业重新营业,很多已倒闭的店也无法“咸鱼翻生”,只能靠新的投资者重振娱乐业。

    灵市SS2独立商店的月租金预计1万令吉以上。
    黄鸿杰:雪70%酒店撑不住

    马来西亚廉价酒店公会雪州主席黄鸿杰说,受疫情冲击一年多,雪州有70%的酒店已处于冬眠、转让和倒闭的状态。

    他说,疫情当前,各行各业都面对严峻的考验,尤其我国政府在应对措施方面做得不够妥当,制造许多问题,更加重业的困扰。

    他说,虽然酒店业在特定的情况下,即可申请国际贸易及工业部(MITI)的批准信,但业者在申请批准信方面也面对许多问题,最后申请不到。

    “酒店的顾客群必须来自重要领域,或者转做隔离中心,即使可以做生意,生意量也大跌,与往日相比, 做不到10%的业绩,根本无法应付沉重的开销。”

    黄鸿杰说,与第一次的行动管制令相比,这一次的情况更加严重,从去年至今,雪州有70%的酒店已处于冬眠、转让和倒闭的状态。

    “最重要的是,我们甚至还不知道政府几时才会解封复苏旅游业,在要同时维持租金和员工薪资的情况下,很多酒店业者都已经撑不住了。”

    他说,一个月前,公会已经向旅游部提呈酒店业员工的接种名单,但迟迟没有消息,因此促请政府加速这项接种计划。

    “如果政府继续延长行动管制令,最坏的打算,是整个酒店业都会倒闭。”

    洪细弟:虽转战网络
    10%服装店关门大吉

    马来西亚时装批发进出口商会会长拿督洪细弟指出,服装业虽然可以转战网路平台寻找出路,但整个疫情期间,至少也有10%的服装店已关门大吉。

    他说,去年第一次落实行动管制令,服装业者勉强还可以支撑,但接下来于今年农历新年前的管制令,加上这一次不知何时才结束的“全面封锁”措施,让许多业者开始吃不消。

    “原本的14天已经变成28天,如果继续延长14天又14天?商家没有收入,该如何是好?”

    他坦言,虽然有接近一半的服装店业可以转战网路平台,但还有另一半是必须靠门市来维持营业。

    “出不货又要给租金,是很大的负担,如果继续延长全面封锁,情况会越来越严重。”

    洪细弟说,有的业者甚至没有能力缴付租金,要求业主通融,有的业主为了帮助大家度过难关,也同意不收租金,变相自己要承担贷款。

    “希望政府可以看到各行各业的困境,可以再度实施延期还款计划(moratorium),减轻人民的负担。”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