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血染春山红(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血染春山红(下) 作者:雅蒙

    沈洁蕊要证明自己不是吸毒者,才能保存教师的职位。她联络良木镇警方,见到了老麦与助手小雷。



    沈洁蕊看了游鸿毅与林玉佳的照片说:“是的,我在春山见到了这对情侣。是的,他们看来很相爱,也很快乐。他们在野餐,请我吃东西,他们还带有一瓶红酒,我喝了半杯,下山就感觉到迷糊了。我没有吸毒,麻醉药是在这些食物或者红酒里。”

    老麦点头,现在明白游鸿毅说他后来昏迷是真的,看来林玉佳也一样。

    沈洁蕊说他们在野餐,但是警方在发现林玉佳的尸体时,在现场没有任何野餐的食物与痕迹。

    小雷笑说:“凶手太小心了,没想到有沈洁蕊这个证人,凶手在游鸿毅昏睡过去时,杀死了林玉佳,把刀放入游鸿毅手里,要让他以为自己在无意识状态中杀死了林玉佳。”

    他问:“但是现在只有人证,证明食物被下了迷幻药之类的药物,不知他们吃了什么食物遭暗算。”

    老麦取出了那天他找到的酒瓶塞说:“也许这会是物证。当时现场没有酒瓶,我却找到了这个酒瓶塞,证明沈洁蕊的话是真的,他们当时喝了红酒。”

    小雷小声叫:“万家藏有许多红酒,我即刻去查封。”

    不久小雷回来,他说:“有人做贼心虚,厨房里原本有十几瓶红酒,现在全不见了。万利的父母说他们喝光了,我笑说:‘才两天就喝光,不是在庆祝林玉佳去世吧?’他们脸色大变,万利更是脸色苍白。他们心中有鬼。我已叫这里的警察去搜寻酒瓶。”

    老麦微笑:“罪证鉴定组也查出,酒瓶塞含有麻醉素,证明酒内被人下了毒品,酒瓶塞有一个小孔,是有人用针把毒品注射入酒内。”

    小雷冷笑:“谁会有机会做到,当然是万家的人。但是为什么呢?虽然林玉佳与游鸿毅相恋,但是她已经向丈夫提出离婚。难道是要惩罚她不守妇道?而且为什么要嫁祸游鸿毅?手段高明也非常毒辣。”

    计划周详谋杀

    这时,当地的警员来报告说:“酒瓶已经找到了。”

    小雷要求罪证鉴定组立即查证,得到的报告是:每一只酒瓶内剩下的一点酒,都有迷幻麻醉药,每一只酒瓶塞子都有针孔。

    老麦说:“这是计划周详的谋杀,为了要确保林玉佳一定会中迷幻药,就把厨房内所有的红酒都用针注射入药物,这样林玉佳不管拿那一瓶红酒去都会中招,一定会被药物麻醉昏迷。我们叫这里的警长与我们一齐上万家去,准备抓凶手。”

    老麦把理论说出,把警方查到的物证摆在万家父子3人面前。万利第一个指着父母、声音颤抖的说:“不是你们吧?”

    小雷劝告万国胜与王凤珠夫妇:“你们不想连累儿子的话,就爽快认罪吧。”

    他望着万国胜:“是你吗?万老先生?”

    万国胜脸色苍白,王凤珠抢先说:“是我,整件事都是我一个人策划的,国胜都是听我指挥。”

    撕毁婚前合约

    王凤珠面无惧色,她愤怒说:“我们万家有什么对不起林玉佳的地方?她竟然与旧情人游鸿毅复合,还要与万利离婚。我不能容忍这件事发生。”

    她继续说:“我已经查明她每隔一天就会与游鸿毅到春山幽会,每次都是下午人迹稀少的时候去,每次都做了野餐,还会带一瓶红酒去享受。是的,为了确保计划成功,我把厨房的红酒都注射了迷幻药,她不管拿那一瓶去都会喝了昏迷。我与国胜较后跟踪去,看到了他们两人都喝了红酒昏睡不醒。”

    万利这时叫起来:“你们谁对玉佳下如此毒手!”

    老麦回答:“你的母亲。法医解剖尸体查出了,刀刺的力量是女性下的毒手,她怕刺不死林玉佳,所以连刺7刀。”

    万利掩脸呜咽。

    老麦望着王凤珠说:“但是你们没有料到会有人证,一名女教师在春山遇到他们两人,她也喝了红酒,下山后昏沉沉把车子撞向大树。你们把酒瓶取走了,但是她证明当时有红酒。我也在现场找到了那只酒瓶塞子,你们百密一疏。”

    万利悲伤的问父母:“这是我与玉佳的事,为什么你们要如此对她?她并没有隐瞒我有关游鸿毅的事,她已经向我提出离婚。”

    王凤珠暴躁的说:“什么不关我们的事,你与林玉佳离婚就关我们的事。你忘记了,你父亲已经把万家所有的动产与不动产都办了正式手续归在你的名下,现在林玉佳如果与你离婚,她能分去你一半的财产,不是吗?当初你为了讨她的欢心,在婚前签署了一份文件给她,如果离婚,她能分得你一半财产,我不能容忍这种事发生!”

    万利这时却更悲怆的仰天大叫:“玉佳不是这种女子。为了要我迅速答应与她离婚,她不要我一分钱,她已经把那份婚前合约当我的面前撕毁了。”

    万利流泪说:“这次我原想在下星期回来,与玉佳签署离婚手续的。以前是我对游鸿毅说,如果他真的爱玉佳,就要为她的幸福着想,这一次游鸿毅也这样对我说,所以我答应离婚,让玉佳幸福。”

    在离开良木镇时,小雷对老麦说:“万利值得同情,但是他的父母却很恶毒,他们不仅杀害了林玉佳,更嫁祸游鸿毅,差点再害一条命。”

    (三之三、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