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血染春山红(中)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血染春山红(中) 作者:雅蒙

    老麦望着万国胜与王凤珠夫妇,不动声色说:“那也是说,你们的儿媳妇林玉佳死了,对你们万家也没有什么损失了。”



    万国胜夫妇一愕,不知如何回答。

    老麦听到身后一个悲怆的声音:“有,很大的损失,我失去一位妻子。”是林玉佳的丈夫万利。

    老麦要求他们每个人提出案发时不在场证据,万利那时还在500公里外办公室。

    万国胜夫妇说他们在家。王凤珠不满说:“你不是怀疑我们杀死玉佳吧?”

    老麦微笑:“不是,只是证明你们无辜。”

    然后老麦与小雷要求巡视万家大宅,发现万家还有一个酒窖,收藏许多美酒。

    万利自动说:“玉佳酒量不错,平日喜欢喝一点红酒。”

    老麦笑说:“听说红酒对女性有益,也不知是真是假。”

    万利还说:“我们也在厨房内放一些酒,这样就不必每次都要下地窖拿酒这么麻烦。”

    老麦在厨房里果然看到一架子红酒与其他美酒。

    临走时,万利悲痛的对老麦说:“请你们一定要把杀死内子的凶手缉拿归案。”

    老麦点点头:“那正是我与小雷来此的目的。”

    途中,小雷对老麦说:“刚才万利的母亲拉我到一边,她说不想让儿子知道。她说最近有一个叫游鸿毅的男子一直纠缠着林玉佳。她说游鸿毅以前追求过林玉佳,后来他去了外国,最近才回来,也不理林玉佳已经结婚了,仍然不时打电话来纠缠她,林玉佳为此十分烦恼,她不想因为这件事令到丈夫不高兴,王凤珠说她劝媳妇一定尽快把事情解决,让游鸿毅死了那条心。”

    凶手自首

    老麦与小雷才抵达良木镇的警察局,当地警长已经高兴的对他们说:“不必再查了,案子破了,凶手已经来自首。”

    他得意的说:“凶手叫游鸿毅,以前曾经追求过林玉佳,大概因爱成恨。”

    但老麦一与游鸿毅谈话后,就发现此案更加迷离诡异。

    首先游鸿毅否认因爱成恨的说法,他失魂落魄的说:“什么恨?我这么爱玉佳,我与玉佳也在相爱中。”

    老麦问:“但你为什么来自首?”他掩脸呜咽说:“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真的杀死玉佳,所以我来投案,希望警方调查清楚。”

    游鸿毅迷惘的说:“那天我们到春山,本来打算在看完日落后就下山,但不知为何,我突然感到渴睡,也不知怎么就睡着了。醒来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我看到玉佳躺在身边,我想叫醒她,应该下山回家了,已经迟了。”

    “这时她一动也不动,死了。她一身是血,我也是,我吓呆了,难道是我杀死了玉佳,因为我手里有一把刀。我惊恐害怕,不知道如何是好,我跑到森林躲藏起来。然后我想我一定要出来到警察局去,要警方查清这件事,如果真是我不知如何杀死了玉佳,我也不想活了,我到下面去求她原谅。”

    老麦与小雷相望一眼,这与王凤珠的说法不同。

    老麦故意问:“你是纠缠林玉佳跟踪到春山吗?”

    游鸿毅吃惊说:“不是,是她约我去的,探长,玉佳与我相爱,或者说是旧情复燃,我们最近一直到春山相会,讨论日后的事。”

    他重重的说:“我们已经决定永远在一起了,玉佳说她已经向万利提出离婚了,所以万利这两个月一直没有回来。”

    雪洗沉冤

    游鸿毅说:“我与玉佳在求学时就已经相爱了,那时万利也与玉佳很要好,后来万利来找我,他说如果我真正爱玉佳,就要为她的日后着想,我能给她什么呢?我是一名穷小子,不比万利是有钱富家子弟。”

    “我一时糊涂觉得他说得对,我不想玉佳与我过着牛衣对泣柴米夫妻百事哀的日子,我不告而别,一直到最近才回来与玉佳重逢,我才知道我做错了,我牺牲了自己与玉佳的爱情,但是玉佳并不幸福,因为她对万利只有兄长一般的感情,不是爱情,万利也察觉到她心里一直有我,他很恼怒,他们时时争执。”

    他望着老麦:“玉佳会与我旧情复燃,是万利先对不起她,万利这两年一直在大都会里,他已经有了要好的女朋友。”

    老麦叫万利到警察局,指责他:“你没有说老实话。”

    万利低头说:“探长,这里是个民风保守的城镇,我不想玉佳在死后被人指责为不守妇道、与旧情人幽会。”

    他伤感的说:“我是很爱玉佳的,一年前,因为我愤怒她仍然心里牵挂着游鸿毅,所以我交上一位女朋友,但是几个月前,我发现这个女人是看中我的钱财,我与她断绝来往了,我要求玉佳再给我们一个机会。”

    小雷试探他说:“但是玉佳与游鸿毅重燃爱火,她要求离婚,你因爱生恨,回来偷偷杀死她。”

    万利愤怒说:“你胡说,没有这回事,即使玉佳移情别恋,我也不会杀死她的。”

    这时正在医院治理脚伤的女老师沈洁蕊,正为自己莫名其妙被警方指吸毒危险驾车而苦恼。

    这天,她从护士那儿得到一份前两天的旧报纸,她看到了《血染春山红》的谋杀案报导。她恍然大悟,她高兴自己能为吸毒的事雪洗沉冤了。她明白自己为何会昏迷撞车,更明白血液内的毒素从何而来--自己吃了那对情侣的食物。
    (三之二、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