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滞不前‧面临亏损 部分行业 走向停业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停滞不前‧面临亏损 部分行业 走向停业

    (吉隆坡18日讯)为遏制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我国先后实施行动管制限制令和全国大封锁,限制公众流动范围,继而导致部分行业发展如同按下暂停键,在停滞不前和面临亏损的情况下,最终被迫走向结束营业的命运。



    我国对抗新冠肺炎疫情1年又3个月,去年的行动管制令1.0已导致不少业者撑不住和结束营业,虽然事后也有新的业者陆续接手店铺和重新开业,惟停业潮至今仍在发生。

    雪隆区的商业仍可看到店铺结束营业和挂上出售出租的横幅,《中国报》抽样电访雪隆区的代议士,大部分都指新冠肺炎疫情冲击经济发展,尤其是一些非关键领域和依赖游客的行业。

    他们指出,旅游地区的经济创伤显露,令一些土产店、酒店、饮食业即使能开业也没有客源,实在难以继续支撑。

    “尽管饮食业能做外带生意,但是有些食物始终不适合打包,加上考虑到没有客源,所以有些业者索性不开业。”

    他们提及,鉴于娱乐行业和非关键行业在行动管制令3.0及全国大封锁期间都没有营业,所以不确定这些长时间停业的商店是否已经结束营业。

    “希望业主能与业者共患难,比如折扣租金,否则一旦业者选择结束营业和终止租约,空置的店铺也未必能马上招到新租户,届时业主也会面临租金上的损失。”

    虽然部分商业区的停业潮仍在持续,不过有些地区却吸引品牌商的注意,前往开拓业务发展。

    万挠区州议员蔡伟杰受访时指出,万挠区没有看到停业潮,反而看到一些品牌进来开店。

    “因为疫情和病毒元素,消费者的消费习惯逐渐改变,只能留在自己的社区消费,反而带动一些住家社区附近的商业活动。”

    他说,业者们的租金可能获得业主给予折扣,所以仍能继续撑下去,加上万挠租金没有吉隆坡和灵市那么高,所以没有严重的停业潮。

    他说,这一年来很多连锁店可能看到城镇地区的商业奇迹,所以开始进入城镇地区发展,故暂时没有看到很多店铺结束营业。

    适耕庄旅游业 受重挫  黄瑞林:至少20店停业

    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冲击适耕庄旅游业,这一年来至少20间店走向结束营业命运!

    适耕庄旅游发展协会会长兼适耕庄州议员黄瑞林向《中国报》指出,适耕庄现在是零游客的状态,令许多原本依赖游客的行业受重挫。

    他说,这一年来,一些海鲜店、土产店、民宿和酒店相继结束营业,它们都是依赖游客的行业,至少20间店已经结束营业。

    他坦言,现在还不晓得全国大封锁的状况会如何,已经很多业者经不起一波接一波的经济挑战,仿佛看不到曙光。

    “有些海鲜店改为出售椰浆饭、经济炒粉,也有些业者避免继续亏损和负债累累,选择结束营业。”

    他说,适耕庄虽然出产很多海鲜和火锅料,却没有火锅店,近期原本有一家火锅店要开业,奈何突然实施大封锁。

    他提及,巫统大港区部主席拿督斯里嘉马尤诺斯的度假村原本装修成小型家庭式水上乐园,原本预算在开斋节开业,但因行动管制令而被迫展延开业。

    黄瑞林促请各行业的业者保持正面看待冲击,虽然面对一波接一波的挑战,也保持危机就是转机的心态面对。

    “业者可以利用空闲时间研究当集体免疫后,大家恢复以前的生活,旅游业会重新崛起,如何为生意加入新概念。”

    他说,接下来西海岸大道会全面通车,对适耕庄的旅游有很好的辅助,可能旅游业在年尾就会有转机,出现报复性旅游。

    “现在是大家面对的危机,需要互相扶持,希望业主能够通融,给租户租金上的折扣,好过租户结束营业丢空店铺。”

    方贵伦:没游客 撑不下去 一行题

    武吉免登国会议员方贵伦坦言,抗疫拖得太久,许多依靠游客的行业实在撑不下去了。

    他指出,市中心的租金是很沉重的负担,如有些店铺月租超过1万令吉,在富都路、武吉免登路等地区都有店铺结束营业。

    他说,选区内至少看到二三十间商店、Kiosk和一些3星以下的小型酒店结束营业。

    “租金对他们是很大的负担,如果业主不肯减租金,业者很难坚持下去,被迫选择结束营业。”

    至于茨厂街,他说,茨厂街完全没有游客前来,虽然饮食业能开,但有些业者因顾及没有客源而决定不开。

    适耕庄现在处于零游客状态,旅游业备受冲击,一些业者选择结束营业。
    一些店铺大门深锁,直接在门外挂上招租的纸牌。

    薛富丰:延长封锁期限 业者烦 

    相较于去年3月实施行动管制令1.0引起的结束营业潮,大城堡商业区这次的停业潮不如去年那么严重。

    大城堡樱花园第2期睦邻计划副主席薛富丰指出,行动管制令1.0很多店结束营业,后来一些业者以为去年6月开始稳定,所以很多店铺吸引新业者前来,没想到面对一波接一波的疫情。

    “这次行动管制令,商业区看到超过10间来各行各业的店铺已经结束营业。”

    他说,有业者向他申诉撑得很苦,为了分担租金负担,部分业者就分租部分铺面给其他业者。

    他认为政府在宣布全国大封锁的时候应该“大大力痛一次”,直接宣布一个长的封锁期限,不要相隔一段时间就宣布延长。

    “给业者一个期限决定去留,或者要不要计划转型,现在这样每两周又宣布延长,业者不晓得还要不要继续支撑下去。”

    林立迎:饮食业流动性高

    虽然有出现停业潮,但是很快就有新的业者迁入,尤其饮食业流动性很高。

    甲洞国会议员林立迎接受《中国报》电访时指出,去年3年到现在,甲洞每星期都看到有店结束营业和挂上房地产广告的条幅,但是很快有人接手。

    他说,根据观察,饮食业流动性高,这个品牌结束营业搬离,过不久就有新的业者接手做生意。

    “另外,有看到一些旅游社在这期间结束营业,不过美容业、按摩业 、酒吧业近一年没开,门外也没有挂条幅,所以不晓得是否已经结束营业。”

    在MCO3.0期间,甲洞国会议员服务中心每天送100份食物出去,有时是干粮,有时是熟食。

    林立迎说,虽然服务中心没有对外开放,但是还是有人上门求助,有时候甚至有人上门希望帮忙找工作,能帮就帮。

    大城堡商业区至少10间店铺挂上房地产广告的横幅。
    我国抗疫超过一年,许多业者因撑不过经济严冬而被迫结束营业。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