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公爵的遗嘱(中)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公爵的遗嘱(中) 作者:雅蒙

    有那么巧,这个早上有个约会的利奥公爵刚好乘坐马车经过《韩园》。看到大宅前面有警察守卫,不禁眉头一皱:韩园又发生什么丑闻了?自从韩弗公爵一时糊涂娶了那名出身不正的唐娜进门后,韩园就丑事与悲剧不断。



    事实上上流社会也把韩弗公爵再娶之事当是丑闻,而且谁也没想到韩弗公爵再婚不到2年就突然逝世了,更糊涂的把巨额财产都留给那名掘金娘子唐娜,亲生女儿韩黛喜只有一份嫁奁与年金。

    但熟知韩家内情的人都说:“这并不稀奇,韩公爵与去世的前夫人一向感情不睦,连带对与她生的唯一女儿韩黛喜也不喜欢。”

    所以韩黛喜虽然美丽高贵温柔大方,品格高尚,但一直不是富贵人家眼里的最佳媳妇人选,他们就是怕韩弗公爵会再婚生下其他儿女,那韩黛喜就更“不值钱”了,尤其是韩弗公爵2年前再婚,就更没有人上门提亲或者私下追求韩黛喜了。

    但利奥公爵明白,如果说没有年轻绅士追求韩黛喜也不正确,是有一位家世上等且出色的勋爵子弟与韩黛喜两情相悦多年了,但这个年轻子爵的父亲极力反对,用各种方法要拆散两人的情缘,所以韩黛喜才会在一个月前远走巴黎。

    利奥公爵会如此清楚这对年轻情侣的事,因为他就是那位父亲,与韩黛喜深深相爱的就是他的儿子利森子爵。

    韩黛喜为继母辩护

    如果说利奥公爵一直反对两人的恋情也不正确,在1年前韩弗公爵突然去世时,利奥开始表明不反对儿子与韩黛喜缔结良缘。

    所有的人都明白利奥突然改变心意,是因为那时的形势对韩黛喜有利,几乎所有的人都以为,韩弗公爵会把大部分财产留给女儿,韩弗公爵再宠爱新婚年轻娇妻唐娜,也不会把太多财产留给这名准风流寡妇吧。

    在遗嘱公布前的3个月,利奥公爵公开支持儿子与韩黛喜的婚事,甚至已准备儿子迎娶新娘的婚礼。

    韩黛喜已经着手缝制婚纱了,就在这时,韩弗的遗嘱公布,令韩家的亲戚吃惊失色:那笔庞大的财产,竟然全部留给唐娜继承。

    上流社会的人视此事为丑闻,背地里都讥笑:韩弗公爵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竟然会中了美人计,把财产留给一名身世不正出身下等的掘金娘子,这不是等于鼓励她再做出许多令韩家丢脸的事吗。

    这时更有人怀疑,韩弗公爵是被唐娜别有居心的谋杀,虽然有人说:“法医检验后证明韩弗公爵死于心脏病突发。”

    别的人笑说:“要令身体衰弱的男人在床上心脏病突发,那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吗?”

    反而韩黛喜为继母辩护:“唐娜不是别人以为的那种女人,父亲在世时,她尽力服侍父亲,令他开心,这是很不容易的事。”

    她更说:“唐娜也没有想到父亲会把财产留给她。唐娜对我很好,她要我一直住在韩园。她说韩园就是我的家。”

    利家需有钱儿媳妇

    在韩公爵的遗嘱公布后,韩黛喜等于是一个没有财产的女子,原本在那3个月内,许多突然跑来追求她的青年才俊,这时也一窝蜂的突然消声匿迹了。

    韩黛喜根本不关心这些,她爱的是英俊高大风流潇洒的利森子爵,只要利森在她的身边,她就心满意足了。

    再说,韩黛喜此时更相信利森是真心爱她,因为她已经等于一无所有,利森也笑说:“凡事有好也有坏,现在我更开心,可以向你证明,我要与你结婚不是为了你是巨额财产的女继承人,我是因为你是你才爱你。”

    韩黛喜极而泣的投入利森强壮温暖的胸怀里,接受他无限温柔多情的抚慰。

    但是利森的父亲利奥公爵可不这么想,他对韩黛喜本人毫无偏见,他甚至还相当欣赏韩黛的坚强与忍让。

    但是他需要的一是个有钱的儿媳妇,因为利家如今是外强中干,一切排场只是勉强充出来的,利家的财务已经窘迫到近乎山穷水尽的地步了,如果没有一个有钱的媳妇带着庞大的金钱来支援,已经摇摇欲坠的利家就要倒下去了。

    利奥很生气儿子不听话,他已经几次三番向利森晓以利害了,但是利森还是顽固的要与韩黛喜相恋结婚。

    父子激烈的争吵,利森认为韩黛喜也不是身无分文,她有一份妆奁,也有年金,够他们小夫妻过平凡简单的日子,利奥向他怒吼:“你身为利家的长子,就有维护利家门户的责任。”利森无言。父亲所言是实,所有豪门贵族的长子天生的责任就是继承家业。

    利森问父亲:“难道没有办法帮黛喜争取回韩家的财产吗?”

    利奥摇头:“现在即使唐娜死了,黛喜也不能继承财产,她不是唐娜的第一眷属,她们两人没有关系了,如果唐娜现在死了,财产也是唐家的人的。”

    他心内叹息:早知如此,在韩弗的遗嘱公布前就杀死唐娜,那韩黛喜就还有可能继承父亲的财产,如今太迟了。

    在唐娜死前一天,利奥公爵巧遇不久前与唐娜打得火热的贵族浪荡子弟杰森,杰森向他透露为什么他会抛弃唐娜的原委,杰森笑说:“他妈的,我真是白花功夫与精力服侍那贱货一场,一场空欢喜。”

    利奥呆住了,他没有想到韩弗公爵那份遗嘱原来不是外人以为的那样糊涂。
    (三之二、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