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公爵的遗嘱(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公爵的遗嘱(上) 作者:雅蒙

    这是个龙蛇混杂的下等地区,街道窄如小巷,四外散发着腐臭发霉的异味。



    下午时分人来人往,热闹得很,街边小贩高声吆喝,还有做白天生意的妓女站在小旅馆与酒吧外兜生意,一个衣着相当体面的男人就站在小旅馆前紧张又焦急的四处张望,任何人都看得出他是在等候人,多数是等一个女人吧。

    他怕人发现而戴着毡帽,把帽沿拉得低,又怕来人没有看到他。终于他看到她了,她似乎一点也不顾忌不害怕,施施然走着,他走前几步迎接她,小声说:“怎么约会在这种地方,那里不好过这里呢。”

    女人微笑:“但我你认识的人不会到这个地区。”

    他好像也放心了,对,她说得对,他们认识的人或者认识他们的人,不会来到这个低级地区。

    他小声问:“现在到那里去?”

    她微笑呶呶嘴,意指前面的小旅馆。他到底是男人,即时充满了幻想与期盼,他壮着胆子进去,付了租钱拿了锁匙就上了楼上一个简陋的房间。

    她先打开他不规矩的手,低声说:“先谈正事。”

    正事很快就谈妥了,两人有一个共同的意识:如果我们要永远在一起,甚至正式结婚,就只有一条路可走--把阻碍目标的绊脚石除去,不仅是为了生活在一起,如果不除掉这个人,恐怕他们前景茫茫。他们必须保住现存利益。

    她说:“时候不早了,我们必须回去。”

    他涎笑说:“还早,既然来到了,不要浪费房钱。”

    这时,她没有拒绝他不规矩的手,她必须要给他一点甜头壮大他的胆量,杀人到底不是请客吃饭这么简单。

    这一晚,唐娜绝对不会想到,今晚就是她香消玉殒的日子。

    继承巨额财产

    唐娜刚刚从一个热闹的化装舞会回来,她已相当疲倦,不然她还真不舍得这么早回家。

    这些日子她一直感到倦意。她没有忧虑,她知道是什么造成的,马车在巍峨堂皇的华厦《韩园》停下,她从马车下来时,习惯性的让自己尽量仪态万千,她今晚的护花使者韦廉子爵已经先一步下马车,温柔体贴的扶住她。

    他们行了贴面礼,唐娜微笑对年轻英俊强壮的韦廉子爵说:“我们明天下午见,一齐喝茶。”

    这是他们第5次见面,唐娜希望会有理想的进展。

    韦廉子爵年轻英俊强壮,在以前,出身门第不高的唐娜,是没有办法高攀上任何勋爵子弟的,即使排行第4的韦廉子爵空有名号而没有家族财产的继承权。

    但是如今不同,唐娜妻凭夫贵,即使韩弗公爵丈夫在一年前去世了,现在唐娜是“韩弗公爵的寡妇”,在上流社会中她是公爵夫人。而且她继承了丈夫的巨额财产,令上流社会其他贵族妒恨交加望尘莫及的巨大财产。

    唐娜非常明白,在以前,韦廉是多一眼也不会看她的,即使今年才28岁的她是一个美丽性感的女人,但没有财产的韦廉要的不是美貌的妻子,而是一个有钱的妻子,或者至少有丰富嫁妆的千金小姐。

    疲倦也要下装

    唐娜是名副其实的风流寡妇,丈夫韩弗公爵去世不到一年,韦廉子爵已经是她第三个情人。

    第二个情人杰克子爵才是她真正的心头爱,爱得她身心颤栗不能自己。杰克英俊狂野如森林中的精壮野豹,在销魂蚀骨的时刻,唐娜对他的要求无所不允,只怕他不开心。

    也是因为这样,才令她明白一个真相,她啼笑皆非觉得自己是“入宝山空手而返”。杰克一知道就拂袖而去,更冷冷坞的说:“浪费我的时间与精力!”

    唐娜伤心又气愤,即刻又结交了韦廉子爵。但这一次她学乖了,她不会告诉韦廉他的目标最后只是“望梅止渴”。

    唐娜进入富丽辉煌的《韩园》,到底夜深了,巨宅众多仆役已经休息了,只有贴身女侍桃丽与安妮不得不等着夜归的女主人,服侍她入寝。

    唐娜再疲倦也要仔细下装,脸蛋是她最珍贵的个人财产,当年韩弗公爵不也是贪图她的花容玉貌而不惜娶她入门吗。

    做好护肤美容后,唐娜还有最重要的一环,她对年轻的桃丽说:“把架上那个瓷器拿给我。”

    架上有多个精美瓷器盒,但桃丽明白女主人要的是那一个,她拿了递给唐娜,这时年纪较长的安妮也把热牛奶从楼下厨房送上来了。

    唐娜仔细从瓷器盒里杓了一小半匙美容药混入牛奶,缓缓喝下,然后她上床休息,她不忘吩咐女仆:“韦廉子爵明天下午来喝茶,他喜欢栗子蛋糕。”

    第二天下午,韦廉子爵来到《韩园》时,发觉情况有点不对,大宅内有一种紧张恐惧,然后一身继续笔挺礼服道貌岸然又彬彬有礼的管家欧文对他说:“子爵,你来得正好,警察厅的人要与你谈话。”

    韦廉微微吃惊:“发生了什么事?伯爵夫人呢?”

    管家严肃说:“韩伯爵夫人今早被发现在睡梦中去世了。”

    还自动说:“韩伯爵的千金韩黛喜已兼程从巴黎回来,会为继母办理后事。”

    韦廉一怔,一心只想挖金矿的他如今希望落空,他只想到一个问题:唐娜从亡夫韩弗公爵处继承得来的财产,如今归谁呢?是不是唐娜自己的亲人呢?听说唐娜以前结过婚还生过一个儿子,如今与前夫生活。
    (三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