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命大福大(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命大福大(下) 作者:雅蒙

    郭慶昌是精明的人,他沉思:一件表面上人人都認為是意外的車禍,為什麼羅振傑警員會懷疑是謀殺?顯然羅振傑知道一些秘密。莫非母親沈萱在婚后仍然與舊情人羅振傑偷情?



    郭慶昌為父親打抱不平。如果羅振傑真的與母親偷情,他有責任為父親討回公道。他要給予羅振傑適當的懲罰。他不會吝嗇這筆花費。

    郭慶昌打聽到60出頭的羅振傑已經退休多年了,但一直在東馬的他已在去年遷回西馬,主要是他的長子羅世宏警長如今是在西馬服務。

    這時是清明節,郭慶昌帶著家小掃墓,在祖父墳前他還是掉眼淚,然后他到父母的墳墓,這時他覺得很諷刺,父母生前已經是怨偶,死了還被合葬。

    這時他聽到妻子說:“咦,有人來過,送上一束玫瑰。”

    郭慶昌即時想到:羅振傑來過,玫瑰是母親最喜歡的花。她生前自詡為玫瑰--美艷誘人但多刺,不容易被男人擁有。

    郭慶昌覺得自己沒有猜錯,玫瑰是放在母親這一邊。他想既然羅振傑來了,就找他談話吧。

    羅振傑一口答應見他。

    郭慶昌與他寒暄后就單刀直入問:“你的我母親的舊情人?”

    羅振傑微笑:“是,我是沈萱的舊情人。”

    郭慶昌再問:“就因為如此,你懷疑是我父親企圖殺死我母親。”

    羅振傑沉重的說:“沒錯,郭達明的確企圖殺死沈萱。”

    郭慶昌沉著氣責問:“因為你與我的母親沈萱繼續偷情,被我父親發現了,才導致此事。”

    有權力知道真相

    羅振傑卻微笑:“不,沒有這樣的事。在沈萱結婚前,我與她說好了,以后我們一刀兩斷了。你不要把沈萱想得太壞。”

    郭慶昌發怔:“那麼為什麼父親要殺死母親?”

    羅振傑沉默一陣,歎息說:“我覺得你不知道是最好的。”

    郭慶昌生氣:“我有權力知道真相。”

    羅振傑長歎一聲:“真相?因為郭達明在孩子出世后發現,這不是他的親骨肉,是沈萱與另一個男人的孩子。我的孩子。”

    郭慶昌怔住,他發怒:“你卑鄙,你剛剛還說在他們婚后,你們就一刀兩斷。你怎麼可能令母親懷孕。”

    羅振傑平靜說:“我沒有說謊。是沈萱婚前一個星期與我告別,說好永遠不相見了。我們有過最后一次的要好,誰會想到就令她懷孕了。沈萱在婚禮前一個星期就珠胎暗結了。孩子出世后,郭達明起初還很高興,不知他怎麼樣發現了真相。”

    他繼續說:“出事那天下午,沈萱是婚后第一次給我電話,告訴我這件事,沈萱說:‘振傑,如果孩子不是郭達明的,就肯定是你的孩子。’我當時也很吃驚,但是我相信沈萱的話,這個孩子就是我與她臨別秋波要好時留下的。所以,我才會懷疑這不是車禍意外,是郭達明有心要撞死沈萱與嬰兒。”

    郭慶昌這時心敵如麻,他一直想一件事:難道羅振傑才是我的親生父親?

    故意不鎖好車門

    這時他聽到郭達明有心殺死嬰兒,想到那是自己,就問:“你怎麼知道?”

    羅振傑說:“我與調查人員研究過,那是后座車門沒有鎖上,嬰兒搖籃才會在衝力下飛出去。當然是郭達明故意不鎖好車門。”

    羅振傑顯然也明白郭慶昌在想什麼,他望著郭慶昌再歎息:“你在想我是你的親生父親?不,不是,你不是我的兒子,我也不是你的父親。”

    郭慶昌再大吃一驚:“這是怎麼回事,一下你說男嬰是你與我母親婚前要好有下的,一下你說你不是我的親生父親!”

    羅振傑苦笑:“因為你不是那個男嬰。沈萱為我生下的兒子一直與我在一起,就是我的大兒子世宏。”

    郭慶昌發呆,這是什麼樣戲劇化的荒唐事。

    羅振傑自動解釋:“事有湊巧,那個下午當沈萱告訴我,男嬰是我的骨肉時,我馬上想到,既然郭達明知道了,他不會善待這個嬰兒,我可不能讓他虐待我的兒子,我就想要如何把這個孩子換出來。那個下午我就到孤兒院去了,看看有沒有合適的男嬰。剛好就有一個一樣是出世3個月大的。”

    羅振傑繼續說:“當晚車禍后,我即刻抱了我親生兒子到醫院。是很遲才到,我騙人說警車拋錨了,但我抱去的不是我與沈萱生下的男嬰,是孤兒院那個。我當晚即刻到孤兒院去,應用我的特權,先抱走了這個嬰兒,我叫家人把我自己的兒子送到私人醫院去檢查,我抱到醫院的是一名身世不詳的孤兒,就是你。”

    郭慶昌震驚極了。他只能喃喃自語:“沒有人發現被偷龍轉鳳了。連祖父也沒有發現。”

    羅振傑低聲說:“3個月大嬰兒,幾乎都一個模樣,郭震成也沒有看過嬰兒多少次,再說,他心裡希望這是他的孫子。他根本不想懷疑。”

    郭慶昌終於恍然大悟:原來我是一名身世不明的無名孤兒。

    他苦澀問:“羅先生,我的生身父母是誰?”羅振傑苦笑:“對不起,我當時沒有問,孤兒院的人也不會洩密的。”

    郭慶昌這時想:如果當時羅振傑沒有從孤兒院抱走我,冒充我是郭家子孫,我如今會是怎麼樣的一個人?當然絕對不會有一個愛我如命的祖父,我也絕對不是現在的富商。羅振傑算是我的恩人嗎?還是我真的命大福大。
    (三之三、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