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奇异的投资(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奇异的投资(下) 作者:雅蒙

    霍家华厦美伦美焕,好事的人形容为霍家皇宫。徐景峰来到时见到它虽然灯火辉煌,但寂静得毫无人气,忧伤弥漫整间大宅。



    在霍家当管家20余年的老吴,一见到徐景峰,就像见到救星:“老爷不吃不喝,这怎么行,你劝劝他吧,现在也只有你说的话他听得进。”

    徐景峰强颜欢笑:“老吴,你现在就去准备几样霍先生最爱吃的家常小菜,我跟你担保,他等下就会肚子饿,嚷着要东西吃了。”

    老吴呆一下,但他宁愿相信,急步走向厨房。

    虽然徐景峰知道要向霍连昌说什么,但是他进入霍氏书房前,还是站定吸一口气镇定自己。17年前的往事,涌上心头。

    17年前,还在霍氏工作的徐景峰是霍连昌的亲信,他的重要任务是不让死党霍镇远惹下不可收拾的麻烦。这一晚他要求见霍连昌,就因为这个麻烦需要霍先生自己定夺。

    2个月前,损友告诉霍镇远一个让他觉得新奇好玩的消息,一个妓院有一名少女妓女正找人开苞,价高者得。

    玩到没有得玩的霍镇远大少心动了,而且他还阔气的包下这名15岁的妓女3个月,但他玩了一个月,就有更新奇的玩意吸引他了,他完全把这件荒唐事丢在脑后。

    徐景峰迫得要为他善后。他去遣散这名小妓女时,她嗫嚅的说:“你能带我去看医生吗?我身上快3个月没有来了。”

    一句简单的话把徐景峰吓傻了。

    隐瞒生私生子

    徐景峰一定要把这件大事告诉大老板,霍连昌一听眉毛倒竖,压抑住怒气说:“一名妓女?你确定是真的?”

    徐景峰低声说:“她是处女,直至现在也只有接触过镇昌一个人,肯定是他的孩子。”

    霍连昌只低头考虑一下,就抬首冷酷的说:“安排这个妓女把孩子打掉,叫你看着镇远,你都没有做好。”

    徐景峰也预料到会是这样的,他只是希望或许霍连昌会保存这个“长孙”。他也明白这会是丑闻,霍老板不会容忍让人知道。他点头说好。

    霍连昌再问:“镇远自己知道吗?”

    徐景峰回答:“他还在欧洲玩,他不知道。”

    霍连昌说:“你就瞒着他,不要让他知道。”

    徐景昌最明白霍镇远,他是有钱公子,好玩,但他不是坏人,如果他日后知道徐景峰安排落掉他的孩子,他不会轻饶。

    徐景昌觉得霍连昌太残酷,连自己的孙子都不要,他对这名小妓女与她肚里的孩子,起了打抱不平的心,徐景峰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要安排小妓女把好友的孩子生下来,也许有一天,或者是几十年后,他再告诉霍镇远,他相信霍镇远会承认这个孩子。

    徐景峰不能把婴儿送到孤儿院,他迫得向姐姐求助,他不能告诉姐姐这是霍家的孩子,只好谎称是自己与一个女人生的,他的本意是要姐姐认做她自己的孩子,谁知姐姐却认为徐家三代单传,现在弟弟有一个儿子就非姓徐不可,她对人说这婴儿是自己弟弟的儿子,等徐景峰发现时跳脚,已经不能纠正了。

    12年前结婚前10天,妻子胡荣丽知道了,她做了奇怪的决定,决定认这个婴儿是自己4年前与徐景峰生的,事情就这样顺利解决了,但这12年来,徐景峰也没有机会告诉霍镇远,他有这么一个私生子,他不能破坏好友的婚姻,再说徐景峰也真的疼爱这个“长子”,他认为即使尉恩永远是自己的儿子也是好的。

    恢复雄姿霸气

    徐景峰不知道的是,精明的胡荣丽一知道此事,就当是投资日后可以得到的好处。

    她决定等霍镇远中年时继承霍家全部的家产,就告诉他这件事,这时他会认回徐尉恩为亲生儿子,尉恩一定不会忘记养父母对自己视如已出的恩情。霍镇远的儿女越少,尉恩的好处就会更多,被霍家认回的机会浓。霍镇远的妻子王明慧不肯再生怕破坏身材,胡荣丽没少下功夫。

    徐景峰与妻子是有共识,等霍镇远年纪再大一点,给他一个杰出的儿子,他一定会很感激,但他们都没想到,永远没有机会告诉霍镇远了。

    但是胡荣丽认为更大的荣华富贵来到了,她鼓励丈夫向霍连昌说出真相。如果霍镇远还在世,霍连昌的反应不会太强大,也许还是不肯让孙子认祖归宗,但是现在霍家只剩一名妓女生下的私生子,霍连昌不仅不会介意,更会喜出望外了。

    徐景峰进入霍连昌的书房,看到他病恹恹的,于是第一句话就说:“霍先生,你还有一名亲生的孙子,是镇远当年无意间留给你的。”

    他看到霍连昌十分惊讶,当他把往事说完后,霍连昌身子挺直,恢复了一贯的雄姿霸气,以不肯定的欣喜说:“你是说当年那个孩子是男的,你家那个很出色的大儿子尉恩是我的孙子,天啊天啊,老天爷,我太感激你了,你没有令我霍家绝后,我们霍家还有灯火延传呀。”

    霍连昌这回是欢喜得老泪纵横,“景峰,你是我霍家的恩人,你真是镇远最好的朋友。我不知如何感激你才好。”

    他恢复了龙马精神,“我饿了,等我吃饱了,我们马上讨论如何告诉尉恩这件事。他的身世我们只说一半真一半假。”

    他相信徐景峰会同意,不能让“霍尉恩”知道生母是一名妓女。
    (三之三、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