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奇异的投资(中)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奇异的投资(中) 作者:雅蒙

    徐景峰对未婚妻胡荣丽说:“你要冒充尉恩的母亲是一番好意,但有必要吗?”



    胡荣丽微笑:“当然有必要,我不想他有童年阴影,不然他以后会问:我的妈妈是谁?在那里?你要怎么回答?”

    徐景峰点头,但仍有疑虑:“但纸包不住火,他尽早会知道你不是他的生母。”

    胡荣丽笑:“那时尉恩长大了,他会思考,我不担心这点,也许他更感激我给他母爱。再说我对自己有信心,如果母亲漂亮出色能干,每个孩子都以有这样的妈妈为荣。”

    胡荣丽心底微笑:我倒是希望有东窗事发的一天。

    胡荣丽是个当机立断的精明女子,第2天就叫徐景峰把徐尉恩接回来。

    徐景峰对4岁的尉恩说:“你不是一直问妈妈在那里吗,现在妈妈回来了。”

    胡荣丽下功夫讨好尉恩,带他到儿童游乐场让他玩个痛快,吃各种美味的零食,一天下来,小尉恩已经亲热不已的叫她妈咪了。

    她还让小尉恩出席婚礼当小宾相,他很投入父母的婚礼。徐景峰的死党霍镇远是男宾相,他诧异的说:“景峰,我竟然不知道你已经有一个儿子。”

    徐景峰掩饰说:“亏心事嘛,根本不公开。”

    连知道徐尉恩的小美都被瞒过,她尴尬的对胡荣丽说:“我不知道你与徐景峰是破镜重圆。”

    胡荣丽笑说:“这证明你真是我的好朋友,也让我与景峰决定公开真相,不能委曲孩子。”

    智商高是神童

    光阴如箭,徐景峰与胡荣丽结婚12年了,徐尉恩已是16岁少年,与胡荣丽母子情深,公开宣布:爱妈妈多过爱爸爸。他对下面的3个弟弟妹妹非常爱护。徐尉恩外表英俊,16岁就已经高大强壮如成人,心仪他的学校女生暗地里叫他学生王子。

    徐尉恩智商极高,从小就是神童,但父母不愿意他被拔苗助长,婉拒学校建议让他13岁就入大学,要他过正常儿童少年的黄金岁月。但明年17岁的徐尉恩还是要入大学了。

    在妻子的鼓励与支持下,徐景峰在10年前也脱离霍氏公司自行创业了。

    霍连昌不生气,更赞扬他说:“男儿是要有大志,可惜镇远不像你。”

    霍连昌还主动出钱资助徐景峰创业,不要的生意就介绍给徐景峰的公司。10年下来,徐景峰在商场也算小有名气了。

    徐景峰与霍镇远仍然是亲密朋友,只是来往比往日少得多,两个人都各自有家庭。霍镇远在父亲的决定下,与千金小姐王明慧结婚。第一胎就生了儿子,但是王明慧认为已经为霍家传宗接代了,就不肯再生了,因为生一个就已经令她美妙的身段走样了。

    渴望多子多孙的霍连昌气恼不已,但也没办法。

    霍家一直得意非凡,生意越做越大,俨然是国际大亨了。但这一年,霍家发生了惨剧,令霍连昌几乎站不起来。

    这一年,40岁的霍镇远与妻子王明慧带着9岁的独生子往欧洲度假,他们是现代贵族,畅游各个国家时,不耐烦地上行车的缓慢,都是乘搭私人飞机。

    这次他们要去看北极光,飞机坠落,霍镇远一家三口与机上人员无一幸存。

    一家三口遇害

    恶耗传到时,霍连昌正站着喝水,职员说他一听脸色雪白,身体一个摇幌,杯子从手中掉下,幸好几名高层站在旁边,将他扶着。

    不过,霍连昌也只这一刹那“失态”,然后他恢复了英雄本色,镇定冷静。他即刻亲自打电话把这个恶讯告诉儿子最要好的挚友徐景峰:“景峰,请你帮我一个忙,飞去欧洲把镇远一家的遗骸带回来安葬。”

    徐景峰即刻通知妻子:“尉恩正在放假,我想带他一齐去。”

    胡荣丽赞成:“你现在心乱如麻,带尉恩过去可以帮到你。”

    尉恩听到自小就认识的霍家叔叔一家罹难,也难过得很。虽然才16岁,但成熟的他的确在这次行程中帮了父亲不少。

    尸体泡在海水中形状很难看,徐景峰当机立断把霍家三口火葬。他哽咽的对儿子说:“霍叔叔没有后人了,你如今就认他是义父,在他灵前尽孝子之礼吧。”

    徐尉恩点头同意。有钱好办事,他们顺利把骨灰带回国,下飞机前,徐景峰对儿子说:“霍公公现在心都碎了,你就以霍叔叔义子的身份,捧霍叔叔的骨灰下飞机直接到灵堂。”徐尉恩也难过的说好。

    徐景峰则到霍氏公司见霍连昌,向他阐述经过。霍连昌见到徐景峰,终于老泪纵横:“景峰,镇远一家这么一走,霍家再没香烟灯火了。”

    徐景峰安慰他:“我叫尉恩认镇远为义父,在灵前行孝子之礼。”霍连昌感激的点头。

    徐景峰对妻子说:“真为霍先生担心,上个月医生还说他身体壮如青年,很可能会活到百岁,现在受到这个惨痛的打击,他了无生趣,我真担心他的健康会崩溃。”

    胡荣丽缓缓说:“除非他找到生存的希望。”

    她凝视丈夫,徐景峰明白,轻轻说:“你也认为应该这样吗。”

    她叹息:“是的,应该如此。”

    她心里真的为霍镇远难过,在她结婚前知道徐景峰有一个儿子时,她就等这么一天的到来,但没想到是这样的悲剧。她对丈夫说:“你即刻去找霍先生吧,他需要这一剂强心针。”

    (三之二、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