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停业手停口停 没援助金 小贩失落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被迫停业手停口停 没援助金 小贩失落

    (巴生10日讯)小贩等不到援助金,期望落空!



    我国实施全国大封锁后,夜市小贩禁止营业,早市小贩虽然可以营业,但是一些地方政府鉴于执法人员人手不足,仅允许部分早市开业,其中巴生区便只开放4个早市,大部分小贩皆在大封锁管制期期间被迫停业。

    中央政府配合全管令率先推出的“经济与人民强化配套加强版”(Pemerkasa Plus),没有特别发放援助金给小贩,因此小贩唯有寄托雪州政府于周三(9日)宣布的“我们的雪兰莪援助配套2.0”(Pakej Kita Selangor 2.0),岂料最终还是一场空。

    巴生市区流动小贩公会主席叶金发向《中国报》记者指出,去年封锁期间,小贩还有获得援助金,包括州政府一次性的500令吉援助。

    他说,大部分小贩在大封锁管制期,一声令下就被迫停业,但是他们手停口停,有者还要供屋、供车,在完全没有援助下,似乎没人理会小贩的死活。

    “小贩不能营业,家人是不用吃饭吗?每天都有很多小贩追问我,几时才可以开回?”

    他说,中央政府有援助德士、电招车、校巴司机等500令吉,州政府也有援助幼儿园业者450令吉和老师150令吉,同时中央和州政府也有各项援助旅游业者的拨款,唯独小贩被遗漏。

    他说,巴生早夜市迄今并没有传出感染群,不明白为何被令关闭?反观工厂出现许多感染群,却还是可以继续营运,小本经营的小贩却要苦苦求存。

    他希望,州政府能像去年3月封锁时一样,补贴小贩500令吉,同时小贩摊位和清洁费给予豁免或折扣。

    他也强调,既然国家安全理事会没有禁止早市关闭,那市议会应该允许早市重开,若是担心执法人手不足,应该让聘用志愿警卫员的早市,也可在自行管理和监督下,如常开业。

    随着一些早市被禁开摊后,巴生一些早市地点再度涌现车尾箱开摊的画面,犹如“车尾箱市集”。

    小贩车尾箱 偷偷开摊 

    小贩禁止营业后,车尾箱开摊现象重现,多地犹如“车位箱市集”!

    叶金发指出,小贩为了求存,只能和执法人员“博弈”,他们被迫偷偷开摊,把货物摆在车尾箱和箱、蓝内,并有人负责“把风”,方便逃跑,一旦发现执法人员到来,他们可以马上收起箱、篮,关上车尾箱,逃之夭夭。

    “明明是合法生意,现在为了生存,每天好像当小偷一样,非常无奈。”

    他说,小贩一旦被捉到,可能会被开罚高达1万令吉,但是他们没有选择,只能偷偷开摊,赚取生活费。

    小贩迫于无奈在车尾箱开摊,一旦执法人员到来,可以马上关门逃离。

    李富豪:工业区大筛检 合时宜 

    巴生市议员李富豪指出,州政府“我们的雪兰莪援助配套2.0”下,宣布拨款1070万令吉,展开第3轮免费社区大筛检,并把焦点投放在热点区和工厂区,他对此宣布大表欢迎。

    他说,锁定工业区绝对符合时宜,尤其巴生区,最高峰期的工业区大爆发是于去年11月、12月及今年1月,这段期间从西港英达岛、北港苏丹苏莱曼镇到加埔、中路等,爆发多个工业区感染群,累计病例都是数以千计。

    “如今,距离大爆发已经过了半年,过去几个月也舒缓下来,但是随着时间久后,又开始出现零星病例,不排除一些已经有抗体的确诊者,一如专家所言,抗体半年就会开始消失。”

    他说,如果抗体消失,意味着他们会再被感染,让人担心死灰复燃。

    因此,他支持接种疫苗、大筛检同步进行,尤其一些外劳和乡区居民,他们对于筛检费感到压力,如果有免费筛检则可以鼓励大家站出来,把隐藏患者通通揪出来,及早隔离医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