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幸运女郎(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幸运女郎(上) 作者:雅蒙

    下午,虽然太阳当空,但在住宅区小公园一隅阳光照不到,更有大树浓荫遮庇,2名住在附近的六七岁小女孩正兴高采烈的在玩家家酒,附近也有其他小男孩在踢足球。



    2名小女孩是姐妹,大的快7岁,小的还不到5岁,大的因为天生娇小,最近更刚病好,体型看起来与妹妹相差不大,但智力却明显的比妹妹开窍,她一本正经的吩咐妹妹:“哪,你知道怎样玩了,如果你犯规要罚的呀。”

    妹妹天真的问:“罚什么?”

    姐姐想一想说:“罚你今晚不能吃雪糕,要让给我吃,嘻嘻。”

    她们的爸爸答应今晚买雪糕回来。妹妹急了:“我不会犯规的,我要吃雪糕,爸爸答应会买巧克力的味道。”

    姐姐心里其实不会霸占妹妹的雪糕吃,她只是要妹妹玩得投入一点。对5岁的妹妹来说,这个游戏还真复杂令她容易出错。

    她们手里各自抱着自己心爱的洋娃娃,姐姐说:“哪开始,林太太,请喝茶,嗳哟,你的女儿好美哟。”

    妹妹想一想也说:“王太太,你的女儿也好美哟。”

    林太太与王太太实有其人,都是邻居主妇。

    这时,一个30多岁的男子走前来,与她们搭讪:“小妹妹,你们喝茶呀,能不能请安哥喝一杯。”

    妹妹虽然小却警觉性较高,对姐姐说:“妈妈说不要与陌生人说话。”

    陌生人轻佻的笑:“我不是陌生人,我知道你们是姐妹,更知道你们的名字。你们叫安琪与安芝。”

    姐妹相当奇怪:“你是爸爸的朋友吗?”

    陌生人有点意外:“这么聪明,是的,我是你们爸爸的朋友。”

    他问姐姐:“你是安琪?”

    姐姐看着妹妹笑,然后她指着妹妹说:“她才是安琪。”

    小女孩被绑架

    陌生人这时转头望着姐姐:“那你是安芝?安芝,你乖,你跟我走,我们去买烧鸡腿吃。”

    姐姐一呆:“我不要去,妈妈说不能与不认识的人走。”

    陌生人急了:“谁说我是陌生人,我是你爸爸的朋友。”

    陌生人伸手强拉姐姐,姐姐机警的才叫一声救命,就给陌生人用大手掩住嘴巴迅速把她抱起,急步走向公园树木浓密的一角。妹妹傻了一阵,然后才急急的跳起,逃向有小男孩玩着的另一个方向,一边哭叫:“救命救命!”

    这时是20年后了,老麦在向助手小雷叙述,自己还在小麦年代的一个女童失踪事件。

    他说:“这件案子更令我下决心要打击不法份子。”

    小雷也说:“绑架小孩是最卑鄙的行为,人人得而殊之。这名叫安芝的小女孩结局如何。”

    老麦眉头皱一下说:“安芝没有事,安琪死了,几乎是当天被绑架后不到半个小时就死了。”

    小雷浓眉一皱:“我搞糊涂了,不是安芝被陌生男子掳绑吗?”

    老麦说:“不是,被掳绑的是安琪,姐姐叫安琪,妹妹叫安芝。当时她们在玩身份掉换游戏,变成姐姐叫安芝,妹妹叫安琪。2个小女孩当时还认真的玩着游戏。”

    翻查20年前案

    小雷难过问:“这个安琪有被坏蛋侵犯吗?”

    老麦叹息:“有,法医说这个人面兽心的魔鬼强暴她后,就把她扼死了。”

    小雷震惊:“这么残暴?他根本没有必要杀死安琪,她这么小,受到这么严重的伤害,受惊过度可能什么都记不起,更可能害怕到不想说。”

    小雷又问:“当时你们以为是蓄意吗?”

    老麦说:“相信是随意选择,当时只有这一对小姐妹在比较偏僻的一角玩家家酒,因为太阳照不到。至于带走姐姐,相信是因为这头色魔看得出姐姐比较机警,妹妹力不足说不出什么。”

    老麦严肃说:“不过我推断,这头色魔带走安琪时就不准备放她生还了。”

    老麦说:“当时我还没有升级为警探,只是一名警察,案子不是我调查的,虽然我觉得整个案件有说不出的诡异。”

    小雷问:“会不会是寻仇?安琪的父母有仇家?”

    老麦摇头:“没有,他们是普通一等良民,妈妈江玉凤是主妇,邻居都赞她安静沉默不多事不多口。爸爸杨志杰是中学数学教师,全校师生都说他是好好先生,他们没有仇家。”

    小雷问:“头的,后来你进了刑事调查组,你有没有跟进这件案子?”

    老麦瞪他一眼:“你以为我得空呀,犯罪事件天天有,我忙到长期睡眠不足,而且当时在安琪的尸体找到后,基本上已经结案了。”

    他想一想说:“既然你有兴趣,你可以跟进,也许你会看到什么特别的事。”

    小雷真的从档案组要来了20年前的掳绑杀童案。他还带回家研究,更叫聪明过人的美丽妻子小飞帮忙看看。

    小飞果然不同凡响,她从小事着眼,先发现安琪的血型与父母的不同。小雷得知后眼睛发亮:“这是不可能的事,除非安琪的父母另有其人,或者至少她的生父是另一个男人。”

    小雷向老麦报告,老麦也大感兴趣,他说:“你可以找安琪的父母谈谈。”

    但要找杨志杰夫妇也不容易,他们在惨剧发生后,不想触景伤情,已搬到另一个城镇了。

    小雷想:即使他们搬迁但并不富裕也需要工作,也许杨志杰是继续教书。小雷到教育局询问,果然得到杨志杰夫妇的下落。

    (三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