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迪操场易名 岂有此理! 抹杀历史价值‧民间大反弹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遮迪操场易名 岂有此理! 抹杀历史价值‧民间大反弹

    (巴生5日讯)巴生市议会耗资230万令吉提升遮迪操场后,在毫无预警下突然为操场易名,结果引起民间大反弹,更掀起一股抹杀巴生百年历史价值的批评声浪!



    在民间反对声浪不断后,市议会一度以塑料袋遮挡新名字,后来在各国州市议员反对,并惊动州政府介入斡旋,市议会于周五(4日)正式把新名称字眼拆下,直到有最后定夺为止。

    (拆除前) 市议会在一片争议声浪中,把原本已经安装的字眼,拆除下来。

     

    (拆除后) 如今遮迪操场的入口处,没有任何字眼,等待最新定夺为止。

    据了解,遮迪操场(Padang Chetty)是印度社区在巴生的重要标签,早年是称为“Chetties”的印裔商界据点,他们已经落地生根超过百年,目前还有很多后裔居住在当地,而今当地依然是全国著名的印裔商贸重要地点。

    基于易名没有事先取得共识,因此掀起大反弹,尤其印裔社会更是反应激烈,担心历史遭抹杀、情怀被消灭。

    据了解,该操场有意把“遮迪操场”,改为“巴生市议会广场”(Dataran Perbandaran Klang),而且已经安装了相关的黄色大型字眼。

    对此,巴生市议会与巴生国州议员、市议员已于上月25日,召集一场会议,最终决定寻求州政府意见。

    出席会议的7名印裔市议员,在新字眼拆除后,发表联合文告指出,相信这个课题很快可以迎刃而解。

    他们感谢市议会主席阿末法兹里听取民意,即在命名有定夺前,先把字眼拆除下来,避免引发民间更多的揣测和不安情绪。

    “我们感谢大家的支持,这项课题已经由州行政议员甘纳巴迪劳带入州级会议讨论,获得大臣的关注。”

    他们也感谢巴生一国三州议员,协助解决这项重要的“历史”课题。

    之前的字眼明显可见,遮迪操场已经易名为“巴生市议会广场”(Dataran Perbandaran Klang)。

    市会主席:征求各方意见
    易名 仍未拍案

    针对这场易名风波,巴生市议会主席阿末法兹里较早前发文告披露,虽然操场易名已经获得雪州苏丹沙拉弗丁殿下的首肯,但其实还没有最终定夺,市议会还需要征求各方的意见。

    他说,市议会一直捍卫文化遗产特点,以便达到“皇城遗产地位”的目标。

    “例如,市议会遴选了巴生11座历史遗产古迹作为旅游胜地,并取名‘‘巴生皇城遗产走廊’,当中遮迪操场便是遗产走廊观光的出发点。 ”

    他说,市议会也联同国家文化遗产局,争取把巴生皇城申请列入联合国教科文化组织的世界遗产。

    他指出,民间反对遮迪操场易名,上个月尾开会后,决议把这项议题寻求雪州大臣拿督斯里阿米鲁丁的意见,任何易名定案都暂缓进行。

    出席会议的有巴生国会议员查尔斯、圣淘沙区州议员古纳拉兹、班达马兰区州议员梁德志及巴生港口区州议员 阿兹米占等。

    7名印裔市议员全力反对易名,并要求市议会暂时卸下新字眼。

    梁德志:保留原名立场坚定

    班达马兰区州议员梁德志指出,他已向市议会阐明,无论从历史、文化、经济价值等角度,遮迪操场都必须保留原名,这项立场坚定。

    他说,所有巴生人都知道遮迪操场的存在和其名称,只有保留富有历史价值的名字,才能让后代知道名字和历史的由来,不能随便更换名字,因此数名印裔和华裔市议员在内部会议,都强调必须保留原名的强烈立场。

    “遮迪操场已经有百多年历史,当年居住在附近的印裔遮迪人,常聚在草场运动,因此名字由此而来。”

    他感谢市议会在公园名字未有定案之际,率先把会引起争议的字眼遮盖和拆下,避免引起多番猜疑和争端。

    甘纳巴迪劳:带行政议会讨论

    掌管雪州社会福利与关怀的行政议员甘纳巴迪劳指出,行政议会已经商讨此事,大臣也允诺尽快解决问题。

    他说,他日前在会议上,提议保留“Chetty”字眼,不过可以把操场(Padang)改为广场(Dataran),因为当地确实不存在操场,因此新提议的名称是“遮迪广场”(Dataran Chetty),获得同僚赞同。

    “州政府会把有关提议,带上市议会讨论,希望尽快和气解决。”

    他说,他对市议会易名的动机,确实感到费解,早年的历史不能被抹去,这是重要历史足迹,更是巴生人的集体情怀,他也敦促大家保持冷静,相信这个问题会得到一个圆满的结果。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