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离婚的方法(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离婚的方法(下) 作者:雅蒙

    姚芳在发给冯吉的离婚信里,指控丈夫通奸。



    姚芳在离婚座谈会里,从那名榨取丈夫大部份财产的妇人那里得知,指控丈夫通奸最能获得法庭同情,而且通常会如愿分得丈夫一半财产,以及儿女的抚养权。

    妇人对她说:“如果你拥有证据,你就胜定了。”

    姚芳决定用这个方法离婚,但是她没有丈夫与别的女人通奸的证据,虽然她一直怀疑丈夫对她不忠。

    那位妇人也周详的告诉她:“照片是铁证如山,你可以请私家侦探社会为你找寻证据。”她还介绍了“刘侦探社”给姚芳。

    姚芳见到了侦探社的社长刘业兴。姚芳最后问:“如果找不到我丈夫的通奸证据怎么办?”

    刘业兴望着她,拖着声音说:“天下没有办不到的事,你当然听说有钱能鬼推磨,只要你肯付出较高的酬劳,我一定能帮你找到丈夫通奸的证据,让你如愿离婚。”

    姚芳已听那位妇人告诉她:“那位社长很有办法,他手下有一批女子为他服务。”

    姚芳明白这是使用诡计,但她只要离婚在所不惜,她答应付出更高酬劳给刘业兴,以获得证据。

    刘业兴看了冯吉的照片,这是一个英俊的男子,通常他对女性的要求会更高,因为他容易勾引到女人,刘业兴决定由手下最美丽的汪莉出马。

    以后的事是不是命运另外有安排,谁也不知道。也许命中注定汪莉能如愿以偿获得初恋情人的爱情。

    姚芳这时发现离婚不是她想像中那么容易,冯吉不肯答应她苛刻的条件,要与她对簿公堂。她的律师还很信心说:“你放心,有那批冯吉与女人上酒店开房的照片,我们赢定。”

    证明清白

    姚芳没有想到事情急转直下,她成为输家。冯吉反击说这是姚芳设计陷害,他否认与照片中的女人有染。他还提出铁证如山--证人汪莉。

    汪莉有证据证明是刘侦探社给她的任务,去勾引冯吉,让侦探社能够拍到他通奸的照片,是变相的陷害。

    冯吉还可以证明他们进入酒店中并没有做任何不轨的事,汪莉预先帮忙在酒店中安排了脚底按摩师在房中,然后冯吉先离开。2位按摩师可以证明他们那晚是一清二白。

    那晚汪莉向冯吉道出实情警告他:“你逃过一次逃不过第二次,你太太不会放弃用诡计陷害你。”

    冯吉同意她的看法。他们当时就订出反攻计划。因为当年的交情,冯吉信任汪莉。

    法官当然明白姚芳为何设下这个美人计,他相当震怒。姚芳惨败,她只获得法律上同意的最赡养费,令她大为失望痛苦的是,法庭怀疑她精神有问题,要她接受心理医生检验,不幸的被认为她有妄想症与被迫症,法官判决他们的2名儿子由冯吉全权抚养。

    冯吉把2名儿子送往老家由父母照顾,他想松懈早先因离婚官司带来压力,汪莉建议到巴里岛,因为冯吉喜欢游泳。

    冯吉这时也向汪莉求婚。

    汪莉住着的公寓是她的产业,她想结婚后就不需要自己的寓所,况且她不满意公寓愈来愈多龙蛇混杂的住客,她一提出要卖掉公寓,同事颜萍就提出想购买,她知道汪莉要到巴里岛渡假,更要求汪莉让她试住几天看是否真的喜欢。汪莉平日与她有交情,也答应让颜萍试住。

    心虚离开

    颜萍没有想到她是自己步入鬼门关。

    颜萍那天是第一天住入,她发现汪莉的衣柜没有锁上,就试穿汪莉的时装,她特别喜欢那件红色的衣裙,那时她的男友毕特正在浴室洗澡,他们准备要出去吃晚餐。正当颜萍对着镜子顾影自怜时,完全没发现有人进入屋子,而她瞬间香销玉殒。

    凶手不是职业杀手,他开枪后只顾及惊慌逃逸,他不知道毕特看到他的容貌,而且毕特认识他是刘侦探社的老板刘业兴。

    一败涂地的姚芳愤怒异常,她把所有的账都算在刘业兴与汪莉头上。

    她并不知道汪莉与冯吉是旧相识,只当汪莉是刘业兴的雇员。她去找律师,准备控告刘侦探社泄漏顾客的资料与秘密要求巨额赔偿。但姚芳也给刘业兴另一个选择—-杀死汪莉,她就取消控诉。

    刘业兴这时也对汪莉恨之入骨,因为汪莉的行为令到他的侦探社信用破产,顾客都纷纷却步。他答应姚芳杀汪莉,他本来也不是正派人。

    从报纸上得知杀错人后,刘业兴做贼心虚离开自己的寓所。

    他在小旅店中看电视,发现警方正在寻找他“协助查案”,他已心知不妙。然后他又看到电视中说,从灵通消息来源得知,死者颜萍的男友那时在浴室内,他看到凶手的样子。刘业兴只觉四面楚歌。当他听到警车的警笛声,他明白是旅店的职员通知警方,他不想逃也没办法逃。

    但人总是爱情生命,刘业兴为了要证明自己是不得已杀人,他供出姚芳是主谋。当姚芳到侦探社威胁他时,他像见顾客一样录影下谈话过程。

    等汪莉与冯吉悄悄结婚时,姚芳已经被送入精神病医院永久扣留。

    当医生诊断她的病情时,她说:“我不甘心,冤有头债有主如果有机会我要杀一个人。”

    医生好奇问:“你还要杀谁?”她冷静回答:“就是那个教我这套离婚方法的女人,她要负全责。”

    医生吃惊,在诊治报告中写道:完全疯狂,高度危险。
    (三之三、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