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离婚的方法(中)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离婚的方法(中) 作者:雅蒙

    汪莉的副业是为一家私家侦探社工作,来到时,先见到侦探社一名调查员走过来悄声告诉她对象的位置。



    汪莉一见到他就怦然心跳,这个男人即使化成灰她也会认得,更一辈子都记得,即使已经7年没有见到他,汪莉还是一眼就认出他——她14岁起暗恋的“初恋情人”冯吉。

    冯吉是长得相貌堂堂,但不是绝世美男子,但汪莉情人眼里出潘安,一直认为他是最英俊的男人。

    7年不见,冯吉更添一份成熟的男人味,汪莉觉得他真是一位英伟魅力男子。

    汪莉婀娜多姿的走向酒巴台,全场麻甩佬注目,汪莉很高兴今晚穿了红色衣裙,以前冯吉说过女性穿红色特别好看。

    汪莉在冯吉旁边的座位坐下,他脸露笑容没有太大的惊讶,他知道自己相当吸引女性,但汪莉却例外,因为她轻声说:“如果我猜到你最擅长什么运动,你是不是愿意猜我喝一杯酒。”

    他笑:“猜不到我也愿意请你喝一杯。这是男士的光荣。”

    她微笑:“无功不受禄,你最擅长游泳,对吗?”

    冯吉真的惊讶了,美丽的她显得神秘而吸引他了。两人谈笑甚欢,冯吉尤其惊奇汪莉好像对他的事了解甚深。

    汪莉凝视这位“初恋情人”,心里拿不定主意。她现在已经是成熟盛放的野玫瑰,对男女之事也习以为常。时常她想起冯吉时,也会幻想如果与他欢好,会是如何一番旖旎风光,况且现在这是她的任务要把他带上床。她想这真是公私两便。

    偷情被拍

    她提出要他带她到外边谈心时,冯吉却亮出左手无名指的婚戒,歉然的说:“我是有妇之夫,打情骂俏还可以,其他的请恕我不识抬举。”

    汪莉还没有遇到愿意拒绝她诱惑的男人,但她里反而欢喜:我没有爱错冯吉呀,他真是个好男人。她微笑:“如果我说出令夫人的名字,你是不是可以跟我走呢?”

    冯吉猜疑的望着她。汪莉微微低头细语:“她叫姚芳。”

    冯吉吃惊:“你是谁?你怎么知道。”

    汪莉带点凄然的微笑:“当然我知道,我亲眼见到你们的结婚典礼。怎么,你真的一点都认不出我吗?”

    冯吉认真的凝视她,然后说:“老天,真是你吗,难怪人家说女大十八变,你是汪莉!你变得我完全认不出了,那时你还是小女孩嘛。”

    他又带笑的轻斥:“你不该和我开这种玩笑。”

    汪莉正色说:“冯吉,我是要帮你才叫你带我离开这里,请你相信我。”

    冯吉再深深凝视她一会,轻声说:“我相信你。好,我们走。”

    他依稀记得以前这名女孩好像对自己有一种特别的感情,但他总是告诉自己不要乱想。

    冯吉跟汪莉走,他们到一间中级酒店开房。冯吉没有注意到一路上有人跟踪还被摄影。

    冯吉结婚7年,与妻子姚芳已有2名可爱的儿子,两人是奉子成婚,结婚前并没有深入的互相了解,婚后才发现彼此存有不少的岐见。姚芳对自己信心不足,总是怀疑丈夫背着她出轨,但两人都爱孩子,婚姻才勉强维持着。

    申请离婚

    这一年姚芳的疑心病更重,“七年之痒”令她加倍不安。丈夫仍然英俊潇洒,比他大一岁的自己已露出老态,更令她担心的是丈夫开设的公司近年生意愈好,收入大增。

    姚芳又被“男人饱暧思淫欲”这句俗语困扰,姚玉不知道自己的精神状态已经不妥了。

    两人曾经去见过“婚姻专家”,专家建议姚玉要另外找心理医生辅助,给她痛骂。她更怒骂这是冯吉的阴谋,要诬告她“精神不正常”方便离婚,这样他就可以独占两个儿子的抚养权。

    姚芳是个聪明人,以前才能击败其他情敌成为冯吉的妻子。她仍然心思细密,只是思想走入极端。她从“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句话悟出道理,她想如果吸毒者要重新为人脱离毒品带来的灭祸,就要戒毒远离毒品,现在婚姻令她痛苦,不如她快刀斩乱麻结束这段婚姻,只要冯吉不是她的丈夫了,她就无须为他痛苦了。

    除了婚姻心态走火入魔外,姚芳完全明白现实生活,她要拥有自己现在拥有的一切,尤其不能让冯吉与自己争夺儿子的抚养监护权,她甚至冒充离婚妇女去出席离婚者组织座谈会,她从其他离婚者那儿得到经验,在谈判离婚时要特别注意些什么,有什么方法在打离婚官司时令法官同情妻子,令丈夫一败涂地。

    并不是所有出席座谈会的离婚者都是来倾诉痛苦,更多的是来发泄恨意。

    婚姻最凶险的就是在过程中有时会令原本最相爱的人变成最大的仇敌。有一名打扮丽都的中年妇女,就是来告诉别人她的恨意以及她最后胜利的快乐,她夺去丈夫几乎一切财产。姚莉虚心向她请教。

    在冯吉与汪莉重逢后一个星期,冯吉在公司收到律师楼来信,妻子姚芳向法庭申请离婚,并要他即时搬出,暂时充许他每天傍晚与孩子相聚一个小时。他愤怒得即刻回家,发现锁头全换了,门口放着二个大行李箱装着他的所有衣物。姚芳赶他走。

    愤怒过后,冯吉平静下来,看来婚姻已经腐烂到无可挽救了,他心中有数,但是2名儿子他一定不放弃。

    他打电话给汪莉:“我知道是谁请你来引诱我了,我现在需要你的帮助。”
    (三之二、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