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毕虎(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毕虎(下) 作者:雅蒙

    毕虎第二天找小麦,他说:“这枚耳环的价值,在我们受薪阶级眼里是一个大数目,但在他们有钱人眼中只是九牛一毛的数目。我问了容仪,她说那枚耳环已经不是第一次掉失,先前一次是在朋友家里的小宴会,幸运的找回。她要我告诉你,如果她要去杀人,她不会佩戴一枚容易掉落的耳环。”



    小麦笑说:“好,我明白,会再去查,也许有人故意陷害容仪,我并没有忽略这个可能性。容仪说王宇的父母不喜欢她,讽刺她是掘金娘子,我查了王宇的遗嘱,他去世后财产由妻子继承,如果妻子不在人世或因故不能继承,财产就由王宇的血亲也即是他的父母继承。但我想即使再贪钱再恨媳妇,也不可能杀死自己唯一的儿子。”

    毕虎笑:“你说得对,也许可去调查如果王家两老不在了,现在王宇又不在人世,他们的财产由谁继承?”

    小麦笑:“对,谢谢你的提示。好了,说一下你的事,老兄,你现在与容仪走得这么近,局里不满意呢。”

    毕虎叹说:“小麦,这叫爱上没办法。”

    小麦说:“单恋不值得。”

    毕虎得意的微笑:“谁对你说我只是单恋?”

    小麦恍然大悟大笑:“那老兄你最好赶快把生米煮成熟饭。”

    毕虎笑:“谁又对你说我还没把生米煮成熟饭?”

    小麦哈哈笑:“老兄,真有你的。富贵指日可待。”

    毕虎坦白说:“老弟,十划还没有一撇呢,我要努力证明容仪无罪,否则她不可能继承王宇的财产。”小麦明白这是真的。

    熟人所为

    隔一天,小麦接到毕虎的电话:“小麦,容仪说那一晚她出门是佩戴钻石吊珍珠耳环,她说去了二个地方,其中一个是私人俱乐部的餐厅,那儿进出都有监视摄影机,你不妨去调查一下是否真的,如果她说谎,我不会再帮她脱罪。”

    小麦预料到俱乐部的监视摄影机,显示容仪那晚佩戴的是钻石吊珍珠耳环。

    小麦找毕虎:“叫容仪仔细想,有没有人要陷害她,故意放她的绿宝石耳环在现场。这个人肯定是熟悉她或者王宇的人。谋杀案时常是由熟人所为。”

    一个星期后,毕虎约小麦吃午餐,对他说:“容仪得知王宇可能是由熟悉的人谋杀,她很害怕,她要求我搬入,与她做伴。”

    小麦正色:“你与她的感情发展,我没有意见,但是…这么快?”

    毕虎明白小麦的意思:“你是指王宇的尸骨未寒,寡妇就投入另一个男子的怀抱?这也是我要告诉你的,容仪说,其实去年她就准备与王宇离婚的,是的,房事不谐是一个原因,同时王宇是个精神上的暴君,不许妻子有意见,都要听他的,包括那天戴那套绿宝石耳环。”

    小麦仔细聆听再问:“但他们没有离婚。”

    毕虎说:“是有原因的,包括王宇相信风水师的摆弄去种什么生基,因为他有病,活不久,容仪才放下离婚的事,所以容仪没有必要谋杀亲夫。”

    不择手段

    毕虎说:“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当时容仪准备离婚是她有一位亲密男朋友,也有钱,是王宇他们那一班玩高球的朋友罗伦,王宇做生意有点不择手段,罗伦被他愚弄,所以与容仪好也是一种报复的手法,容仪突然不离婚,同时得知他的心意是利用她来令王宇没有面子,她就与罗伦分手,罗伦可能是想一箭双雕的报复,他认得出容仪的绿宝石耳环。”

    毕虎说:“那天我当值保护市长,我认得罗伦,他当时也在。”

    小麦笑说:“好,我会调查他。”

    这时“破案神探”老麦正对助手小雷叙述他还是小麦时代调查王宇被谋杀的事。他说:“结果我调查了罗伦,他没有明确不在现场的证据,但也不是他杀死王宇。”

    小雷问:“没有破案吗?”

    老麦说:“算是破了一半。一名流浪者一日在兜售一支来历不明的手枪,赫然就是谋杀王宇的手枪,他说是当晚路过时看到一名男子把它丢在路旁的垃圾箱,他把捡起以为可以卖几个钱。”

    小雷追问:“那名男子可能是凶手,有抓到他吗?”

    老麦点起一根烟,摇头说:“没有,我想这名男子是故意让流浪者看到他丢下东西,也知道流浪者一定会检起。后来我想通了,在现场发现容仪的绿宝石耳环,让流浪者捡起杀死王宇的手枪,都是凶手的计划。”

    小雷说:“让我猜,现场找到耳环是让警方怀疑容仪,但是凶手又不想弄假成真,他要留后路保护容仪,让她可以继承遗产,所以让流浪者看到他不是女人,是一个男人杀了王宇。”

    老麦说:“对,不愧你跟我了这些年。凶手已经呼之欲出。”

    小雷惊讶:“老天,难道是他?为什么?”

    老麦说:“因为他有富贵的野心,他要得到她,她可以给他一切。他为她制造一个险境,接近她保护她援助她,她在孤独无依时一定会视他如海上的浮木,渴望他的保护爱上他。”

    小雷问:“毕虎知道你猜到了吗?”

    老麦微笑:“当然他不敢小看我。但他知道我没有证据,他率先调查他自己干下的谋杀案,把现场残留的一切可疑证据都先消灭。”
    (三之三、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