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毕虎(中)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毕虎(中) 作者:雅蒙

    那一天容仪是有看到毕虎,但不知他是警探,负责保卫她的前夫王宇的安全,王宇出钱建立了一个儿童游乐场与少年宫,有关方面就请他剪彩。



    那天衣香鬓影好不热闹,容仪转头看到站在后面的毕虎,她以为英俊高大的他是一位来溱热闹的电影明星。

    直到3个月后,容仪再见到毕虎,才知道这位年轻男子是一名刑事调查警探,他是来告诉她,其丈夫王宇刚刚被发现身亡。

    王宇是在大街僻静处一条小巷被人开枪杀死。有人从他身后开枪。

    起初是一位叫小麦的警探(后来的“破案神探”老麦)盘问她这一晚的行踪──你今晚有出去吗?几点时你在什么地方,有人可以证明吗?容仪吃惊生气:“你们怀疑我谋杀我的丈夫?”

    小麦冷冷的说:“在任何谋杀案里,死者的伴侣总是先被列为重要嫌疑犯,尤其是牵涉到庞大的财产。”

    容仪要发作了,但这时毕虎和颜悦色的说:“王夫人,我的同事说的是事实,我们通常是这样开始调查。但我们的作用也是先剔除你的嫌疑,然后我们就可全力追缉凶手,所以你越与我们合作,就是帮我们早点找到真凶。”

    容仪的气才平了。她看到毕虎向小麦打一个眼色,小麦笑笑走开。由毕虎继续问话。

    有利无害

    容仪觉得毕虎是一个有人情味、能体谅别人的警探,她很愿意由毕虎来问话。

    事后她自问,这与毕虎是一名英俊猛男不无关系。

    毕虎先提醒她:“你需要找一位律师在场吗?对你有利无害。”

    容仪摇头:“不需要,我没有谋杀丈夫,没有不可言之事。”

    问了一些容仪与王宇如何相识结婚的事后,毕虎正色说:“我现在叫刚才那位同小麦一齐来问话,问题会很尖锐令你不快,但希望你能回答,真实的回答才能避免嫌疑,我必须先说,不要低估我们警方查案的能力。”

    小麦再过来与毕虎一同问话──王宇去世留下庞大的财产,谁会是最大的得益人?容仪苦笑:“我。是的,我们有签署婚前协议书,如果10年内离婚,我不能要求分财产。”

    她也说:“是的,他的父母还在世,他们强烈反对王宇与我结婚,主要是认为我们门户不相当,他们一直认为我是掘金娘子,我大学出来就当王宇的私人秘书,3年后结婚。他比我年长18岁,我们没有孩子。”

    毕虎插嘴:“王夫人……”

    容仪拦截说:“你可以叫我容仪。”

    毕虎微笑:“好,容仪,为什么今晚王宇会出现在那个不适合上流社会人士前往的地方?那里是龙蛇混杂。”

    容仪苦笑:“那里有一个王宇笃信的风水师,我觉得这个人妖言惑众,但王宇却入迷,他上两个月就每半个月去一次,就是新月与月圆之夜,还要再去两次。”

    小麦问:“王宇请他做法?”

    容仪又苦笑:“他请那个风水师为他种生基,延年益寿。”

    毕虎皱眉,小麦笑说:“自从发生老甜甜的事,种生基的事大为流行了,风水师赚到笑。”

    毕虎轻声问:“这应该是王宇的秘密,有多少个人知道?”

    这时王家的律师赶来喝声说:“不要回答,容仪。”

    但容仪已经说了:“王宇说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叫我不要告诉别人。”

    感情用事

    毕虎下意识认为,容仪不可能杀害亲夫,外表美丽纤秀的她,是个性情温驯的温柔女子,她看起来不是一个精明到会谋财害命的女人。

    小麦已经说:“那么王夫人,你就是今晚唯一知道王宇行踪的人了。”

    律师顿足:“容仪,不要再说话。”

    出来时,小麦不满意的说:“阿虎,你怎么啦?查案要理智,不能因为她长得好看就感情用事。”

    毕虎叹息:“小麦,你说得对,我看我不适合再跟进此案,你与我一同向波士说好不好,叫他另派手足与你查案。”

    毕虎踌躇一下说:“今晚算是我最后一次调查此案,我有个看法,不止容仪一个人知道王宇每个月的新月与月圆之夜,会到风水师那儿,风水师当然知道,也许他对别人说了。”

    小麦点头:“你说得对,我们当然要调查风水师。”

    这名风水师舌灿莲花,他狡猾说:“有的人靠出卖力气找生活,有的人靠用脑,小弟我则是靠一把嘴巴找吃,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王宇愿意相信种生基,我只是顺水推舟,没有理由叫我把钱往外推是不?”

    但他也被小麦逼出承认,他向好些人说过王宇几时会到他的风水馆,“只是为宣传作用而已。”这意味容仪的嫌疑减少。

    小麦重回犯罪现场仔细再搜寻,调查员发现了一枚绿宝石耳环,一看就知道它的价格昂贵。

    小麦上门拜访容仪,见到毕虎也在,他并不吃惊。

    毕虎已经不负责调查此案,他可以当容仪的朋友给她意见。

    容仪见到耳环惊讶说:“你们从那儿找到的,那天在为儿童游乐场与少年宫开幕时,我遗失一枚。”

    她交出另一枚耳环。小麦说:“但当时你没有叫人找,现在也不能证明你是否真的遗失一枚耳环。”

    容仪急说:“我是回到家才知道,还是王宇先发现我丢了一枚耳环。”
    (三之二、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