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员抨MCO3.0 不汤不水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议员抨MCO3.0 不汤不水

    (吉隆坡4日讯)雪州6县区实施行动管制令3.0,引起不少雪州议员反弹,有者甚至以“不汤不水,不温不火”形容最新的管制令,也认为首要阶段须关闭学校和斋戒月市集,避免人潮群聚方可有效控制冠病疫情。



    绝大部分受访的雪州议员认为,管制令3.0与目前没太大分别,尤其是学校如常开课、斋戒月市集获准营业的措施最为荒唐,皆因上述两个均是人群聚集的高危场合,若不加以控制或收紧限制,将难以控制病毒传播率。

    他们也不满,中央政府与国家安全理事会掌握最全面的资讯与权力,惟却将决策者的角色交给州政府与地方政府,令人匪夷所思。

    “雪州大臣已与州国安会商讨,表达立场和意见,当局理应制定指南让州政府跟随,岂料却将球抛给雪州政府!”

    同时,也有议员说,雪州和吉隆坡密不可分,两地之间有许多连贯大道,倘若吉隆坡没有和雪州同步落实管制令,将难以控制人流来往,继而导致抗疫效果事倍功半。

    ◆甘榜东姑区州议员刘永山
    目前疫情严峻,相信很多民众为了持平,甚至下调我国冠病确诊病例的增长曲线,都愿意接受短暂的限制和困扰。

    希望政府推行相对严谨的管制令,然而,中央政府却实施“不汤不水,不温不火”的行动管制令,不仅影响经济,更无法达到抗议效果。

    此外,过去中央政府在抗疫的执行表现依旧软弱,包括不同时期推行不同版本的管制令,且政策朝令夕改,今次新实施的行动管制令是否奏效,令人存疑!

    虽然政府在一些政策交由政府作出决定定,但事实上,执法单位也涵盖军警人员、卫生官员等,中央与州政府理应要事先讨论并达成共识,避免出现早前屡屡发生的“执法不协调”的现象;倘若中央政府要让州政府决定政策,双方都要有良好沟通,且中央政府也得言出必行。

    ◆万挠区州议员蔡伟杰
    按照目前情况,行动管制令3.0跟现在没有太大分别,包括学校是否停课,企业上班人数是否受限等,都没被提及。

    个人认为,现阶段有必要收紧更多限制,即除了禁止跨线、堂食以外,任何会造成群聚情况,例如夜市、斋戒月市集等,都应该落实收紧措施,但如今中央政府却把球踢给州政府。

    如今掌握最全面的资讯,以及权力最高者非中央政府和国安会莫属,他们都知道落实何等措施,才是最有利的抗疫举措,可如今却因政治因素,将责任推卸给州政府,令人匪夷所思。

    其实任何拥有高风险传播率的场合,例如商场、市集,都应该进一步收紧,至于学校方面,即使无法全面关校停课,也应收紧各种限制,例如透过轮班制,将学生分成居家学习和返校上课的部分,借此减少群众聚集。

    ◆史里肯邦安区州议员欧阳捍华据了解,学校在行动管制令3.0会继续开放,且斋戒月市集也能如常运行,这两项措施存有争议性,毕竟都是人潮聚集的高危地区,如学校的学生多,且空间有限。

    落实管制令3.0旨在控制人流,减少人潮群聚和流动量,倘若无法有效控制,最终只会取得事倍功半的结果,故我认为,学校应该要关闭停课,而斋戒月市集也应停运,毕竟民众仍可到其他食肆购买食物。

    此外,雪州和吉隆坡密不可分,既然雪州6个县区已实施管制令,为何吉隆坡却豁免?雪州和吉隆坡有太多连贯道路,难以控制人流来往,倘若吉隆坡没有收紧措施,将无法控制人流来往。

    ◆班达马兰区州议员梁德志
    斋戒月市集和学校理应关闭,因为这些都是传播病毒的高危地区,而禁止堂食则可有效降低感染率,因为近期发生太多因聚餐而感染的病例。

    中央政府宣布雪州6县实施MCO 3.0可以理解,但为何不能制定指南让州政府跟随,而是交由州政府去做决定?其实雪州大臣早已与州国安会开会商讨,并已反映州政府的意见和立场,为何中央不能直接做决定?

    按照目前多个“宽松”措施,预料管制令3.0的抗疫效果,会比MCO 2.0来得无效。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