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水率自由浮动压榨收入 适耕庄稻农抗议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扣水率自由浮动压榨收入 适耕庄稻农抗议

    (适耕庄27日讯)适耕庄一班稻农不满中央政府延长国家稻米局(BERNAS)特许经营权,且稻米扣水率自由浮动机制,压榨稻农收入,促政府正视稻农困境。



    当地稻农今日与适耕庄区州议员黄瑞林,一同集会抗议。

    (本报陈梓健摄)

    稻农们指出,农业部在2016年颁布稻米扣水率自由浮动,导致许多稻农面对高达20%至30%的扣水率,比起之前固定17%扣水率要高很多,收入面对很大的打击。

    “现在稻农耕种成本增加,肥料、农药、薪资、机械租金都在通胀,有者还要缴付田地租金,然而政府却在压缩农民收入。”

    他们说,过去扣水率是17%,然而自由浮动后,扣水率一般都是20%以上,若有者的稻谷品质较差,扣水率甚至达到30%。

    “这意味着我们种1吨米出来,只有70多至80%稻米能否卖钱。”

    他们说,稻米每吨售价也仅为每吨1250令吉,稻农收入严重受影响,若当季收成不好,甚至还要面对亏损。

    另外,稻农也促请政府,调高稻农津贴。

    “目前的津贴是每出售1吨米得360令吉,我们希望政府给予更高的津贴,否则稻农难以生存。”

    适耕庄稻农集会抗议政府延长国家稻米局特许经营权,并要求政府调低稻米扣水率,及调涨收购价。

    黄瑞林:国米局续垄断市场
    黄瑞林说,国盟政府延长国家稻米局特许经营权,让其继续垄断我国稻米市场。

    “在希盟执政时,已经要终止其特许经营权,然而国盟上台后,就立即再延长10年至2031年。”

    他指出,国家稻米局可以进口外国稻米,售价可以卖到每公斤3令吉,然而本地稻米却因是统制品,只能卖到2令吉60仙。

    他说,稻农也对自由浮动的扣水率感到不满,希望可以回到之前的17%。

    “现在浮动的扣水率,一般都是达到20%以上,会影响农民收入。”

    他说,如今的最低收购价为1200令吉,希望政府可以调涨到1300令吉。

    他指出,如今稻农耕种成本增加,若当季收成差,稻农要面对亏损,若不幸遇到虫灾,更是血本无归。

    “在过去,希盟政府允许让稻农种香米,这价格会更高,但就没有津贴。”

    他也希望政府调高稻农的津贴,从目前每公斤360令吉,提高至500令吉,以让稻农能够继续耕种下去。

    “稻农为了国家粮食安全而种稻,而非种植其他价值更高的农产品,政府理应照顾农民生活,让他们可以维持下去。”

    他说,若稻农无法维持,恐怕未来就没人要从事稻农行业。

    他促请农业部长亲自到适耕庄,与稻农们对话,了解稻农辛酸。

    “我们有致函给对方,但至今没有回应。”

    稻农希望政府了解稻农困境。

    稻农面临沉重压力
    ■罗志坚(稻农)

    我们集会抗议如今的扣水率太高,价钱又太低,对稻农造成很大负担。

    我们不满国盟政府这个决策。

    如果是在过去,收成高的时候,这个价格,我们还可以勉强维持生活,但近年收成不好,稻农都很大压力,有的甚至无法回本。

    冀扣水率维持17%
    ■索玛桑德兰(稻农)

    现在的扣水率太高,希望维持17%就好。

    现在稻农也很大负担,要负担租金,农药、肥料等也涨价。

    我们的收入却因扣水率和低收购价而减少。

    过高的扣水率,让稻农感到难以生存。

    稻农成本增加
    ■黄亚利(稻农)

    有的稻农要支付田地租金,还有肥料涨价,工人薪资也涨,稻农成本增加。

    但是高扣水率,低收购价,导致我们收入也减少。

    我们希望回到过去17%的扣水率就好,还有收购价也应该提高,否则稻农难以生存。

    维持17%最好,价钱也要调涨,否则难以生存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