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就这样简单(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就这样简单(下) 作者:雅蒙

    老麦是业余三脚猫诗人,他吟道:“爱情如毒令人盲目,热恋痴迷如中蛊。”



    他对小雷说:“我们再去找余玉,我要问她,是什么时候又如何明白高森欺骗她。”

    但余玉不肯多说,她再三重复:“高森心中只有他自己与金钱,他是谋财害命。”

    但她还是脱口说出一句:“是弟弟令我从恶梦中醒过来。”

    但她再不肯多说。

    余林这时在父母生前的书房,面对着父母的遗照,他外表平静心中思潮起伏,他知道3年前父母不幸惨死时,大家都诧异他出奇的平静,却不知他的心每天都在淌血,愤怒与仇恨每天都在燃烧他的身心。

    他那时目睹父母是被谁杀死的。也许他们那时不是蓄意杀人,但凶手就是凶手。

    为了保护自己,他等了3年,时机成熟,要揪出杀父凶手不难,那是高森。

    手枪是余林藏着的,他要以这把枪收拾高森这名畜生,余林不想通过警方与法律这些程序,也许高森幸运利用法律的漏洞逃出法网,他不想等这么久,他要赶快报仇。

    余林从来没有原谅过姐姐余玉,是余玉引进了“家破人亡”的原凶,余玉要负责任。

    余林一早就计划,要余玉杀死高森。余林不想自己的双手染上血迹,他不想为高森赔上自己的性命,这由余玉来负担。

    就在今晚,他约了高森与余玉谈话,他直接揭穿高林是凶手。

    高森还不在乎的冷笑:“警方够怀疑了,还不是没有证据,拿我没辙。”

    余林微笑:“那时因为手枪被我藏起来了,今天它出现了。”

    他出示手枪。高森怔住:“为什么你藏住手枪?你知道是我杀死你父亲,你为什么帮助我藏起凶器?”

    余林冷笑:“你做梦,我会帮你?”

    揭开秘密

    他转头对吓坏了的余玉说:“你亲眼看到高森杀死父母,你是帮凶。你今天要为父母的死赎罪,我要你杀死他。”

    余玉惊慌的说:“不,我爱高森,我不能杀他。”

    她吃惊的是余林知道一切。她问:“你早就知道了,为什么你保密,你不可能是帮助我们。”

    余林微笑:“对,我不可能是帮你们。”

    他又说:“你以为高森真心爱你。”

    他转头对高森说:“好,高森,我恨余玉比恨你多,她是罪魁。这样吧,我给你枪,你杀死她后,我放过你。”

    他把手枪交给高森。高森检查枪膛有足够子弹,他心里微笑:“小鬼,别自以为是,我先了结余玉再杀你。”

    高森举起枪对着余玉开了枪。余玉吓呆了,惊怒且恐惧,但是余玉没有倒下。

    轮到高森呆住。余林冷笑:“小高。你以为我会这么笨吗,把真的子弹给你,你杀了余玉再杀我。哈哈,我只想让姐姐明白,你根本没有真心爱过她。”

    他递过另一把手枪:“姐姐,你再不开枪杀他,我就把你也送入警察局了。”

    余玉在余林的操纵下,对高森开枪。

    余林报警,余玉恐惧的叫:“不能报警,警方会抓我。”

    余林温柔的说:“不会的,你可以对警方说,是因为你受不了良心的煎熬杀了高森,陪审员会谅解你轻判你的。你是为父亲报仇,你是孝女。”

    大义灭亲

    但这不是余林唯一的目的。杀母之仇呢?余玉面对铁面警探的盘诘,差点又崩溃。不理律师的反对的,余林温柔的劝她:“我知道这3年你心理也不好过,你把真相说出,社会会同情你那时年轻不懂事,你把一切责任住在高森头上就行了。反正他不能辩护了。”

    余玉向警探供出:“那晚,是我杀死母亲,用一把花园种花耙松泥土的工具。是高森唆使我的。我也上高森的当,他骗我说妈妈喜欢他,企图引诱他,所以才反对我与他好,我气疯了,一怒杀死妈妈。”

    就在这时,余林停止为余玉聘请律师。他的理由说:“我怎么能够帮助杀死父母的凶手。虽然她是我的姐姐,但是此刻她是凶手,害我15岁就没有父母的凶手。而且我相信如果不是父母有灵,令东窗事发,可能她会听从高森的唆摆杀死我,以谋取所有的财产。”

    余玉因为谋害自己的父母,她已经丧失了继承余国麟夫妇遗产的资格,全部财产都是余林的了。

    没有人指责余林不对,亲友们甚至赞扬他大义灭亲。为父母报了大仇。

    余林也没有去看过余玉。他恨余玉多过高森,因为余玉引狼入室。

    高森是外人,但是余玉怎么可以杀死母亲再帮助情郎遮掩杀父真相。

    余玉两项杀人罪名成立被判终生监禁。

    老麦在法庭处遇到余林,他问:“我早就猜到你知道谁是杀死父母的凶手,只是不明白为何等上3年才揭发。”

    余林微笑:“麦探长,我让他们多活3年是为了保护我自己。3年前我才十五岁不到,如果余玉入狱了,我再也没有亲人,法庭只能把我送入政府福利部的少年收容所,我不想有这样的遭遇。我只有让余玉与高森再活多3年,等我十八岁成人了,法律认为我有足够能力照顾自己,再为父母报仇。”

    他微笑:“就这样简单。”

    老麦叹息:“余林,报仇也就罢了,你这样聪明,不要做坏事。”

    余林微笑:“哦,不会的,我不会令父母蒙羞。你放心好了。”
    (三之三、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