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就这样简单(中)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就这样简单(中) 作者:雅蒙

    高森这时已经和余玉正式结婚了,高森的贪婪令余家的亲友愤怒。



    据说余林对高森说:“姐夫,父母的枉死还未破案,警方还在不时侦察中,父母尸骸未寒你们就要与我对簿公堂,恐怕会再度引起警方怀疑你与姐姐没说真话。”

    硬话说完后,余林微笑:“放心,等我21岁继承遗产后一定会与姐姐平分,何必现在就便宜了律师。”

    一番话说得高森没有意见。但余家至亲很担心余林的生命安危,因为如果余林死了,他的财产就会自动由姐姐继承了。高森一定比谁都明白这个“优势”。余家至亲最担心的高森却在这时突然丧生。

    在警察局里,“破案神探”老麦听到高森死了也很吃惊,高森才23岁,但更令他吃惊的是助手小雷说:“我刚去问余林,到底高森是如何死的,他说是姐姐开枪杀死小高,所以他在警察局里等候。”

    3年前余家夫妇余国麟与王美佳遇害时,余玉给老麦的印象是她完全被高森迷惑操纵,她是宁愿自己死也要维护情郎小高的。所以老麦一直怀疑她没有说真话。

    现在余玉杀死丈夫高森?老麦真的非常好奇。他与小雷也走出去先看到余林,他拍拍余林的肩膀表示安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余玉会杀死小高?”

    余林疲乏的苦笑,平静小声的说:“因为姐姐刚刚发现了父亲是小高杀死的。”

    杀父仇人

    老麦惊异却不太吃惊,他以前早也猜疑,尤其听说高森唆使余玉争遗产时。

    他凝视余林:“令姐如何发现是高森杀死你们的父亲?”

    余林轻声说:“她无意间发现小高暗中收藏着父亲那支自卫手枪。警方不是证明了父亲是被同型手枪杀死的吗?而且父亲的手枪在那晚失踪了,这不就证明了谁如果拥有那支手枪就是凶手吗?而且高森完全不在乎的承认了。他竟然还对姐姐说:“亲爱的,如果我不杀死你父亲,我与你今天就不能结合了,是他迫我的,他先用枪威胁我,被我抢了过来,在挣扎时他无意间中枪。”

    余林说:“高林以为姐姐被他牢牢的控制着。但父母枉死是血海深仇,姐姐不能原谅高森,所以用同一把手枪杀死高森。”

    余林冷静的说:“姐姐内疚,因为是她引狼入室,是她不是理父母的反对,才令到父母被这心狠手辣的小高杀死。”

    老麦问:“是你报警的?”

    余林点头。

    老麦又问:“余玉杀死小高时,你都看到?”

    余林迟疑了一下,坚决的点头:“是,他们争吵时,我就在旁边,姐姐叫我去的。”

    老麦与小雷点头走开。

    老麦问:“3年前你遇到余林时,你有什么感觉?”

    小雷说:“我觉得这个小伙子深不可测。最爱他的父母被人杀死了,他还能十分冷静。他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

    老麦点头同意:“是,只有非常聪明的人才会这样镇定。他能这样冷静,我想是因为他明白真相,我怀疑他早就知道是高林杀死余国麟的。”

    后悔隐瞒

    小雷说:“如果余林知道谁杀死了他的父亲,也就很可能知道他的母亲王美佳是如何死的。”

    老麦再点头:“我想也是,现在杀死余国麟的凶手冒出来了,相信余林会用法子迫另一个凶手出来承认杀死王美佳。”

    他轻叹:“如果余林早就知道是高森杀死了父亲,没理由余玉不知道。”

    老麦走进盘诘室隔壁听同事向余玉问话,他诧异的是,余玉说的话与弟弟余林的几乎一模一样,像是夹好了口供,或者是先商量过的。

    老麦用无线电要同事问余玉:“你一直非常爱高森,你怎会舍得杀死他?而且你是不是3年前就知道,杀死你父亲的就是高森,你就是因为太爱他而帮他隐瞒真相,即使死去的人是你的父母?”

    余玉一听几乎崩溃尖叫,然后失控说:“我后悔了,我后悔了,那时我不知道他根本不是真的爱我,他欺骗我、欺骗我!他那时就欺骗我!”

    老麦本来想叫同事问那把失踪3年的手枪是如何“失而复得”,但余玉已经崩溃,而且余林已经带了律师来阻止余玉再回答任何问题。

    老麦吩咐小雷去查3年前的余家夫妇惨死档案。

    小雷回来说:“头的,我查看了,当时有对高森进行谎言测试,有许多问题他都是在说谎,但是有关手枪的事,他没有说谎,是真的不见了,不是他藏起来。他也在担心手枪不见的事。”

    老麦微笑:“手枪那时是被人收藏起来,要在日后对付高森的。”

    小雷微笑:“我想,我也猜到是谁收藏了杀人的手枪,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这不是等于保护高森吗?”

    老麦皱眉:“现在我也想不通,不过我想他是在保护一个人。”

    小雷猜说:“会不会是为了保护余玉?”

    老麦眼睛一亮:“不,不对,不过,你这一个猜测令我想到王美佳是死在谁的手上。”

    小雷也是聪明人,他也想到了:“不可能吧?”

    老麦冷笑:“那是你还不明白爱情可以杀人。你没有听说过吗,有人说:爱情是女人的全部生命。为了爱情许多头脑简单的女性会做出终生后悔的傻事。”

    小雷还是叹息:“但是,会傻到杀死自己的母亲吗?”
    (三之二、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