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就这样简单(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就这样简单(上) 作者:雅蒙

    刚破了一件大案,这一晚破案神探老麦在忙着赶写报告给检察司。



    人有三急,他去了趟洗手间,经过盘诘室外,看到一名英俊高大的青年坐在室外等候。老麦先是不以为意,在走回自己的办公室时,他想:好像曾经在哪里看过这名青年。

    然后他想起来了,他是见过这名青年,但那时这青年还未长大成人,只是一名不到15岁的少年,老麦还记得他的名字叫余林,现在他长大了,身型变得很多,完全是一名高大的强健成人了。但是余林的面貌却改变得不算大,所以老麦才会觉得他似曾相识。

    但余林为何会在夜晚出现在警察总部呢?老麦希望他不会又遇到不幸的事。

    3年前,余林已经遭遇过一件人间惨剧了,已经够可怜与不幸了。余林在一夜之间同时失去了挚爱的父母亲。

    余家夫妇是一晚在家里遭人谋杀。凶手一直没有抓到,这也是老麦心里的一根刺--杀人凶手竟然在他手下逃脱。

    那时余林才14岁8个月,幸好他有一名19岁的姐姐余玉可以当他的临时监护人,不然余林可能会被送到福利部收容所,那对他将会是更惨的事,一名家境富裕从小被父母呵护长大的少年,在收容所的日子可不是好过的。

    老麦正在猜疑余林为什么会出现在警察局时,得力助手小雷进来呈上他写好的报告,老麦向他说及。

    小雷自告奋勇的说:“我去看看。”很快的小雷回来了,脸色相当严肃说:“这余家怎么会这样多不幸的事呢,头的,你再也想不到余家又发生命案惨剧了,那位小高死了。你还记得他吧。”

    中枪死去

    老麦一怔:“小高,记得,当然记得。”

    老麦还记得小高的全名是高森,长得非常英俊,身材高大壮实,虽然他那时才20岁,看起来已经完全是成熟的男人,充满了雄性的性感魅力。

    那时他还怀疑高森可能是凶手,曾经严厉的盘问过他,尤其是高森自己承认余家夫妇反对他追求余玉,不仅是余玉还年轻,高森那时带点轻佻的语气说:“他们嫌我是穷小子,没有家底也没有学识。极力反对我与余玉来往。”

    虽然余国麟夫妇严加防范,但是百密一疏,阻止不了余林与高森秘密来往,双尸血案发生那一晚,高森曾经到过余家与余林“谈情说爱”。

    那一晚是余家夫妇分别先后出去了,余玉打电话叫高森去幽会。高森说他离开时,余国麟与妻子王美佳还没回来。余玉与余林姐弟也证实了这点。

    对余玉的供证,老麦有所保留,因为他怀疑余玉爱郎心切可能连父母之仇都不顾而庇护情郎,她自己都承认“爱小高爱疯了”,但余林说他那时刚好从窗口看到高森离开。

    高森离开余家时已经是午夜了,很快的余家夫妇也分别回来了,他们几乎是即刻被人杀死。

    余林说:“我那时还未睡,因为上电脑网站与人谈天,所以没有理会父母回来。最多是10分钟后我下楼想到厨房找东西吃时,就看到父亲摇摇幌幌从花园进来,他全身是血,我惊慌得大叫一声,父亲也在这时倒下了。他是想说话但来不及说出凶手的名字了。我大叫妈妈与姐姐,但没有人回答我,我怕得很。幸好我知道要打电话叫救护车再报警,我怕母亲也出事,跑到花园看,妈妈也倒在地上,姐姐在旁边昏过去了。”

    凶器不见

    余国麟是中枪死去,而且查出凶器是与他自己的自卫手枪同一型,但余国麟的手枪却失踪了,怀疑可能是凶手带走了。

    王美佳死法离奇,她是颈项的大动胍断裂流血过多而死,凶器相当奇怪,她的颈项有四个伤口,凶器应该是尖锐且容易出力的,却一直找不到。

    余家夫妇双尸血案神秘更残暴,轰动一时,警方受到很大的压力,但却不能破案。

    老麦怀疑是高森,他是血案当晚唯一在余宅出现的“外人”。

    老麦怀疑他以甜言蜜语说服余玉为他掩饰,但是余林的口供却是有力可信的。

    全部亲友都说,如果余林知道是谁杀死父母,他绝不会放过凶手的。

    亲友说,余家夫妇非常宠爱这名儿杰出的儿子。余林品尝兼优,文武全才,功课好外也是运动好手。在学校内是模范生,师长们对他只有好话。

    人人都说余林待人礼貌亲切,笑容可掬,但是老麦却觉得余林的性格比外人看到的“复杂”。

    当余林说:“如果我知道谁是凶手,我发誓会亲手毁灭他们。”

    老麦注意到余林深沉阴毒的眼神,难以想像是出自一名纯洁的少年的眼睛,但老麦相信凶手绝不可能是余林,当余林说那时高森已经离开了,老麦不能不信,因为余家血案中最大的生存受害者是余林,他一夜间失去至爱的双亲。

    余林与姐姐一同生活,仍然住在“凶宅”。

    这间凶宅占地宽广,建筑富丽堂皇,地皮很值钱。余国麟与妻子王美佳都善于理财,留下相当可观的财产,在遗嘱里70%财产留给余林,包括凶宅,亲友们毫不意外,但据说高森这个外人却生气,一度唆使余玉提出诉讼指遗嘱不公平,要争取一半。

    据说是余林向他们保证,等他成年了继承财产时他将会公平分配。
    (三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