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创咖啡厅 文创小店进驻 茨厂街周边游客再现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新创咖啡厅 文创小店进驻 茨厂街周边游客再现

    (吉隆坡11日讯)随着大批新创咖啡厅、文创小店进驻茨厂街,加上早已“改头换面”的鬼仔巷“助阵”,茨厂街周边地区涌现久违游客人潮,而曾在行动管制令沉寂一时的食肆、商铺与街道也重现人气,令业者对未来重拾希望!



    自去年7月1重新开业中,茨厂街就喊着“零病毒,零外劳”的口号重新出发,借此洗脱“外劳街”的污名,尽管如此,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到访茨厂街的游客是也“零”。

    若非周末和假期,茨厂街人潮依然稀少。

    洗脱“外劳街”污名

    随着我国各经济领域开放,雪隆地区解除跨县旅游的限制后,多个旅游景点都布满游客人潮,但与往年相比,涌入各旅游景点的皆非外地旅客,而是本地公民,并且掺杂少数旅居本地的外国人,包括我国心脏地带吉隆坡的旅游重地,茨厂街周遭地区。

    近年来,隆市戏院巷被改造为鬼仔巷,以及位于苏丹街的旧电影院经过重生计划并转为文创空间后,茨厂街周遭地区逐渐成为年轻一代的“打卡胜地”,即使经历行动管制令的洗礼,其魅力却依旧不减,为当地商家带来商机,其中也涵盖茨厂街商贩。

    设于鬼仔巷周遭的食肆和新创咖啡厅,即使在平日下午都有络绎不绝的光顾人潮。

    吉隆坡小贩商业公会主席拿督洪细弟向《中国报》指出,目前仍不能跨州,所以茨厂街的生意也在恢复中,至少比管制令期间好很多。

    他指出,虽然现在是“零外劳”,可是也“零游客”,因此希望可吸引更多本地的消费者前去茨厂街走访和采购。

    他说,大家都等待政府宣布允许跨州,届时就可吸引游客前来。

    “虽然我们依然是惨淡经营中,可是也逐渐恢复元气中,也希望疫情在下半年可好转。”

    洪细弟指出,因茨厂街目前只有雪隆一带的人前来,因此在周末和假期才会较多人潮涌入。

    他说,值得开心的是,茨厂街、苏丹街等周遭有许多供大家创意打卡的咖啡馆和餐馆,也成功吸引很多吸引很多年轻人,也带动茨厂街的营业环境。

    他指出,在这2年时间,初步估计,有2、30间的咖啡馆和餐馆是有年轻人经营,绝对是很好的现象,该公会也非常鼓励如此有创意的打卡地点,也欢迎年轻市场加入茨厂街的商业团队。

    戏院巷经改造与包装后,以鬼仔巷的名堂重新出发,更成为全新的打卡胜地,吸引许多本地旅客观光和拍照打卡。

    冀年轻人回来老街走走 

    “我们也希望附近的学生和年轻人,可回来老街,一起来迈向‘新营业’趋势,恢复老街的生气。”

    洪细弟也希望茨厂街可逐步转型,尤其在网络上大力宣布,进一步吸引年轻人前去消费。

    他指出,其实很多咖啡馆都是在疫情前就涌入,所幸他们并没有因疫情的打击而离开茨厂街。

    他指出,年轻业者都积极在网上宣传,也获得很好的反应。

    “毕竟年轻人都是有创意的念头,可迎合年轻人的市场。”

    洪细弟指出,就以台湾和中国为例,很多老街都有年轻人创业。

    茨厂街周遭的新咖啡厅与文创空间林立,吸引不少年轻人争相驻足朝圣,继而带动茨厂街的贩商生意。

    洪细弟:20%小贩未开摊 

    茨厂街现今依然有10至20%的小贩,还未重返大本营开店营业!

    洪细弟指出,在遵守标准作业程序的情况,茨厂街小贩依然保留轮流模式营业,进出口也保留为4个。

    他指出,目前仍有10至20%的小贩还未开摊,因一些小贩已年迈,加上不允许聘请外劳。

    “在平时没有人潮的情况下,以往小贩都会营业至晚上11时左右,目前都提早休业,我们也相信疫情一旦压下,情况会逐步好转。”

    未开放跨国跨州旅游
    游客“无处去” 回流雪隆 

    鬼仔巷周遭的咖啡厅经营者接受《中国报》访问时说,由于如今还没开放跨境和跨州旅游,旅居且滞留本地的外国人和本地游客皆“无处可去”,纷纷将重心转移至雪隆地区的旅游景点。

    有鉴于本地游客蜂拥观光与消费,继而为他们带来商机,甚有者认为,如今的光顾人潮已回流冠病肆虐前的70%。

    尽管如此,部分茨厂街的商家认为,新颖咖啡厅和文创空间林立,确实对当地贩商带来商机,惟却无法“力挽狂澜”,如今有许多老字号遭受新冠肺炎疫情后,仍在苦苦支撑,顾盼政府早日放宽跨州旅游的限制,并恢复跨境旅游。

    “我们对日后的市场还保持希望,但相比起2019年,如今的游客人潮仅恢复20至30%,包括很多老字号都还在苦撑中,因此希望本地旅客能把握时机,尽早回来支持这些老味道,让他们能坚守下去。”

    部分茨厂街的贩商认为,老字号与老招牌是让茨厂街发扬光大的独有特色,希望本地旅客能给予落力的支持与捧场,抓紧时机光顾这些即将失传的老味道。

    吸引人潮打卡 

    凤凰饼家及茶王少东陈汝顺

    茨厂街附近新开很多咖啡厅,加上戏院街改为鬼仔巷,确实吸引很多人去打卡,之后也会“顺便”前来茨厂街逛街,举例若有10人去打卡,约莫半数会顺道过来,所以多少对当地商家的生意,多少有一点帮助。

    随着跨县旅游的限制解除后,我们的生意恢复了一些,周六日的人潮最为理想,但只占疫情肆虐前的20、30%,相信日后开放跨州和跨境旅游,游客人潮会节节攀升。

    其实最重要是人民的支持,以及政府对经济领域的政策,如果开放跨州,有信心人潮会回流7、80%,当然也很乐见恢复跨境旅游。

    目前,茨厂街都是仰赖本地人刺激本地的经济,所以希望本地旅客能回来吉隆坡看一看,因为茨厂街已经有很大变化,尽管许多老字号已经失传和结业,但仍有一些还在坚守。

    岁月不留人,虽然附近开很多新的餐厅,但这些都无法成为茨厂街的特色,最终仍要靠老味道或老字号,维持茨厂街的独特风味,惟许多商家要面对高昂租金,旅客和生意额却不增反减,希望大家趁着这些老字号还在的时候,过来捧场和支持,好让我们坚守下去。

    顾客回流70% 

    陈小姐(食肆业者)

    2019年搬来鬼仔巷隔壁,经历了第一与第二波的行动管制令后,顾客人潮几乎回流将近70%,相信是民众不能出国,转而在国内旅游,加上如今还无法跨州,所以很多本地旅客都前来观光,继而带动我们的生意。

    即使现在国际旅游还未恢复,但也靠着本地旅客活络当地市场,包括一些旅居本地的外国人,就如上周,发现有外国人和来自日本与韩国的外国人前来观光,其实我们是经营很多年的老字号,累积了一定的熟客,所以生意都不会有太大影响。

    鬼仔巷人潮旺

    大卫(鬼仔巷食肆业者)

    鬼仔巷有许多打卡地点,吸引不少年轻人前来观光,这也为我们带来商机,许多游客都会前来消费,所以我们从去年开业以来,生意都没收到太大影响,不过相比起茨厂街,鬼仔巷的人潮比较旺盛,毕竟我们是饮食业,会吸引比较多人。

    我们对未来的生意抱持信心,因为现在还未开放跨境旅游,生意已经恢复得不错,若日后开放,必定会吸引更多顾客前来。

    多了打卡地点 

    陈女士(55岁,家庭主妇)

    正值有条件行动管制令,我们无法跨州和出国旅游,所以就选择“大马旅游(Cuti-cuti Malaysia),透过上网发现茨厂街多了很多打卡地点,所以今天跟家人朋友一起前来,也发现很多本地游客前来,除了打卡也会关顾周遭的食肆,支持本地商家。

    然而我发现茨厂街有很多老字号都结业了,跟之前有很大变化,包括要买的古早为加央和海南茶都已结业,非常可惜,希望本地游客能多光顾这些老字号,避免日后更多老味道就此步入历史。

    茨厂街变化大 

    李女士(56岁,家庭主妇)

    我的孩子从小到大不曾到访茨厂街,以往都是到国外旅游观光,鲜少本地游,所以这次带孩子前来观光,并且发现茨厂街跟我早年前来是,有很大的变化,包括有很多新的打卡经典,非常适合年轻人,也成功吸引年轻人重返这个老社区。

    我觉得这是很好的变化,下次若开放跨境旅游,我招待一些外国朋友来马旅游时,也会带他们过来观光,但很可惜的是,很多老味道都没有了,包括中华巷早前都不曾到访,可现在已暗淡无光,所以希望民众经常前来光顾本地商家,继而刺激我国经济。

    何九茶室朝圣 

    李小姐(23岁,大学生)

    第一次来鬼仔巷,发现这边很有趣,很多打卡景点,这次前来是因为朋友介绍何九茶室,因此今日特地前来朝圣​​,也发现当地很多新景点和咖啡厅,但我还没实际去探索,所以下次还会前来,逐一去尝试这些咖啡厅的美食。

    (李文源摄)

    报导:刘淑美、蔡琦淮
    摄影:李文源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