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疫”中求存投入种植 火龙果园 越来越多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年轻人“疫”中求存投入种植 火龙果园 越来越多

    (吉隆坡10日讯)疫情带来改变,让更多年轻人投入种植火龙果行业,雪邦和周遭一带火龙果园因此有增无减,从雪邦至双溪比力再到丹绒士拔一带,预计有2000英亩的火龙果园,有部分曾是油棕园。



    雪邦火龙果公会主席李振兴接受《中国报》电访时说,早期,种植火龙果是在雪邦一带,之后逐步往双溪比力发展,如今延伸至周遭一带,包括丹绒士拔、摩立一带。

    他说,雪邦和周遭一带种植火龙果的面积约有2000英亩,大部分是种植红皮红肉的品种,主要是该品种的经济效应比较高。

    他指出,在雪邦和周遭一带,种植火龙果的果园在这两三年来持续增加,即使是从去年迄今的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种植火龙果的果园数量还是有增无减。

    他说,在新增的果农之中,是以年轻人为主, 有部分是在去年发生新冠肺炎疫情之后,加入种植火龙果行业。

    “在这两三年,有更多年轻人加入种植火龙果行列,其中有部分是在自家芭地种植,但大部分是租地种植。”

    李振兴说,目前,雪邦一带的火龙果供应量是占了国内的70%至80% ,是国内种植量和供应量最多的地区。

    他说,在过去,柔佛是种植火龙果最多的州属,其次则是在马六甲一带, 随着柔州的火龙果种植量减少,如今雪邦、双溪比力一带也成为国内主要火龙果种植地。

    在雪邦一带,种植火龙果的园地已逐年增加,主要是供本地市场。

    李振兴:盛产期收购价低

    李振兴说,尽管如今并非火龙果的盛产期,但种植火龙果太多,以至如今也面对收购价偏低的情况。

    他说,如今是火龙果收购商到来收购火龙果,收购价偏低的情况已持续了一段时间,收购价迄今仍未见回升。

    他指出,果农大部分都是通过收购商销售火龙果,尽管火龙果的零售价也相当高,但收购价却出现偏低的情况,大约是每公斤1令吉多至4令吉。

    他说,火龙果分为双a、a、b和c等级,C等级的火龙果是每粒介于300至400克,双a则是每粒600克以上。

    “收购价太低,果农会自寻出路,包括批发火龙木到吉隆坡批发公市、售卖给网购商家,以及有部分则是自行通过社交媒体售销火龙果但不多,毕竟需要时间经营。”

    李振兴说,火龙果是每个月都有收成,每个月大约可收成一至两三次果,产量季节主要是在1月至9月,产量高峰期是在6月,10月至12月则是产量少的季期。

    他说,在6月,当好又是到其他水果的盛产期,尤其是榴莲,火龙果在此月的需求量也会被其他水果“超越”,价格也会比较低。

    火龙果每个月会有收成, 2月不是高产的季节,但收购价还是偏低。
    火龙果在开花结果时,果农用塑料袋包裹,预防害虫。

    戴祖兴:油棕园改种火龙果

    雪邦新村村长戴祖兴说,尽管在雪邦一带种植火龙果的是以小园主居多,但当地的火龙果园至少有数百英亩。

    戴祖兴接受电访时说,在雪州,最早种植火龙果是在雪邦开始,之后逐步延伸到双溪比力,之后就连丹绒士拔、摩立沿路一带都可见到火龙果园。

    他说,据了解,雪邦的火龙果园的种植面积在增加中,包括在双溪比力一带也是出现同样的情况,可能火龙果园如今是比雪邦还要多。

    他指出,在雪邦一带的火龙果园都是以三至五英亩居多,在这几年来火龙果园是有增无减。

    他说,在雪邦一带之前有不少芭地是种植油棕,但在遇到油棕价格爆跌时,当时也有一些油棕园改为种植火龙果。

    “一些油棕园主也因年纪大了而放弃继续种植,把油棕园出租给人,改为种植火龙果,也让火龙果园的种植越来越多。”

    在过去也有一些本地游客也会到火龙果园参观,让果园成为观光景点区,带动旅游和促进火龙果销量。
    在雪邦一带,有果农种植红皮双色品种的火龙果,果肉是粉红色。

    疫情没影响种植

    戴祖兴说,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有许多年轻人加入种植火龙果行业,火龙果种植并没有受到疫情的影响。

    “在当地,火龙果都是以外销为主,还有部分果园因位于道路两旁,果农则是在路旁设立摊位,售卖予路过的过客,增加收入。”

    他说,还有部分则是把果园兼设为旅游景点区,吸引游客来果园观光,但在疫情期间,游客受到管制令的影响,让果园的观光团降至低点,对于果园也带来一定的影响。

    ◆照片均由雪邦新村村长戴祖兴提供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